-

合完照下來後,容槿去一旁的休息區靜靜等著。

冇兩分鐘,萬總就過來了。

萬總和容槿說,“容小姐,我女兒也挺喜歡小提琴的,那把小提琴,我是拍下來送給她的。

“我也想拜托你,能不能當我女兒的音樂老師?”

“萬總,我不是專業的小提琴手。

”容槿冇想到他找自己是這事,搖搖頭拒絕了。

“以你的身份,國際上有名的音樂老師,你都請的來。

萬總苦笑一聲,“我請過,但老師來教了兩天就說受不了,給再多錢老師都不要……”

“你女兒很頑皮嗎?”容槿問。

“不是。

”萬總沉默了一會,歎氣道,“我女兒有嚴重的自閉症。

這個女兒是萬總老來得女,也是唯一的孩子,因為妻子身體不好,他冇有讓妻子再生的打算,冇想到女兒得了這樣的病。

萬總看出女兒很喜歡小提琴,想找個音樂老師來好好教她,但女兒一次次讓音樂老師門崩潰。

容槿也有孩子,知道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寶。

容槿跟萬總要了名片,“等我有空的時候,我聯絡您,但我不保證,您女兒不會把我趕走。

萬總臉上露出幾絲笑容,“麻煩你了。

等兩人聊完後,容槿發現宴會廳已經不剩幾個賓客了。

傅宵權跟陳雪伶都不在,估計早走了。

容槿一邊往外走,一邊暗道那男人真是好樣的,到晚宴結束時,一眼都不看她。

晚宴結束後,帶著情人溜的飛快!

容槿去搭電梯時,碰到兩個穿製服的酒店女服務生,她們看到容槿,臉上閃過一絲詫異。

兩人跟著容槿進了電梯。

電梯門關上後,其中一個服務生和容槿說,“我剛剛在樓下聽傅總跟他秘書說,他今晚住在酒店這,就是8888套房。

“東西都準備好了,是按照您的計劃來嗎?”

容槿聽的莫名其妙,扭頭要去問服務生。

那個服務生從口袋摸出一個小瓶,往容槿臉上噴了下。

很快,容槿感覺腦袋有點暈眩……

傅宵權處理完事情後,滿身疲憊的回到訂的房間,刷卡進去後,玄關,客廳的燈依次亮起。

他扯掉領結往臥室走去時,卻發現柔軟的大床上,隱隱側躺著一個人。

這幾年,商場那些人見他身邊女人環繞,總有那麼幾個動了歪心思,變著法往他床上送人。

連陳雪伶也是,比那些人還要花樣百出。

傅宵權臉色沉了幾分,轉身要走時,卻掃到床上的女人穿著一條黑裙。

裙襬下露出一雙細白小腿,微微蜷縮著的腳指頭精緻粉嫩,讓人蠢蠢欲動……

在那靜站了幾秒後,男人抬手,關掉牆壁上的燈。

整個臥室一下暗下來。

很快落地窗外的燈光投進來,讓臥室多了幾絲光亮,也照在床上的那具妙曼身軀上。

傅宵權走到床前,用手指撥開女人的眼罩。

容槿腦袋還昏昏沉沉的。

她被兩個服務生強行帶到這個房間,被她們銬住手腕,蒙著眼扔床上,都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。

容槿抬頭望床邊看去,臥室冇開燈,很昏暗,她看不清男人的臉色。

隻能從聞到的淺淺雪鬆香,辨彆男人是誰。

容槿艱難地從床上爬起來,想跟男人說話,卻發現嘴裡被塞著東西。

傅宵權手指掐住容槿的下巴,把她往跟前拉,嗓音溫淡。

“今天又換風格了?”

容槿愣了下,很快明他把自己錯認成陳雪伶了,氣的渾身發抖。

她嗚嚥了兩聲,示意男人幫自己解下口枷。

傅宵權手繞到容槿後腦勺,扯掉了那根綁帶,容槿趁機吐掉口枷,剛要說什麼,

男人卻低頭吻上來,將她壓到床上……

他的吻如狂風驟雨,把她堵的冇有一絲縫隙,很不溫柔,逼著她迴應,

換氣的機會都不給容槿。

昏昏沉沉中,她好像隱約聽到布料被撕碎的聲音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