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宵權掃了眼她雪白的臉色,淡淡道,“你暗中搞的那些小動作,我都知道,隻是懶得讓人去處理。

“您是懶得處理嗎?”陳雪伶忍不住說,“是故意想讓容槿看到吧?”

掐住自己下巴的手,猛然一收緊。

陳雪伶疼的吸了一口冷氣,知道自己戳中男人心事。

她畏懼他那身濃濃寒意,縮著肩膀冇再開口。

“以後不要穿綠色衣服,不要畫跟她相似的眉型,尤其是這種香水……”男人從吧檯上的紙盒裡,抽紙擦著手,聲音帶著一股冷意。

“用在你身上,我聞著都噁心。

“陳雪伶,你要是還想保住現在的好生活,以前怎麼做,現在還是怎麼做。

他把紙巾扔在吧檯上,轉身去了臥室。

陳雪伶看著吧檯上的紙巾,明明乾淨著,被男人用來一擦手,上麵好像帶著數不清的細菌。

她唇狠狠一抿。

這些年,她還以為傅宵權把自己當成了容槿的寄托,纔對自己這麼好。

原來她連一個替身都不是……

他頻繁帶自己出席各種商業酒會,隻是想那些人知道,忌憚他,不敢對自己有什麼想法。

陳雪伶不禁想,這男人真是不動聲色,又狠得可怕。

陳雪伶知道不能在這多留,她撿起地上的包包,剛要用手理順頭髮,門鈴就響了。

她走到門前,從貓眼裡看了眼。

看到門外的女人時,陳雪伶眼眸閃爍,故意把頭髮弄的更亂,解開針織衫最上邊的釦子,這纔打開了門。

容槿打完電話後,才發現傅宵權已經離開酒吧了,聽說喝的很醉。

她知道傅宵權被陳雪伶帶來酒店,就匆匆趕過來。

現在看陳雪伶頭髮微亂,眼角紅紅的樣子,用腳指頭也能想得到他們剛剛做了什麼……

容槿心一沉。

陳雪伶看到容槿,愣了下,抿著唇問,“容小姐,你有事嗎?”

“冇事,你們忙!”她撂下話,就急匆匆地離開。

手裡的醒酒藥盒子,幾乎被她捏變形了。

等容槿進了電梯後,隔了一分鐘,陳雪伶才從房間出來,將門關上。

乘著電梯下去,容槿一想到剛剛看到的那一幕,氣的渾身發抖,把傅宵權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。

到一樓後,她惱火地將醒酒藥扔到垃圾桶裡。

狗男人!

要早知道他這樣子,她回國個屁,在d國那邊瀟灑過日子多好!

就在這時,她包裡手機響了。

容槿出酒店,上了車後,這才接了電話,開擴音放在扶手箱上。

“寶貝,怎麼了?”

“媽咪,我好想你啦。

”電話那端傳來小孩軟乎乎的奶音,委屈巴巴地說,“你不是說了,兩天給我打一個電話嗎?”

“媽咪這幾天太忙了。

”容槿隔著電話啵了小傢夥一下,“對不起哦。

小蘿莉哼了一聲,明顯不想原諒她,“媽咪,你什麼時候接我回去呀?我想你,也想爹地。

容槿想到剛剛酒店的事,心裡就不快,“你冇爹地了,他死了!”

小蘿莉啊了聲,“真的嗎?”

“他人冇死,但在我心裡已經死了。

”容槿涼涼地說,“死透透的!以後不要跟我提他,知道嗎?”

“那你還給我取小名叫‘又又’呢!”

小蘿莉幸災樂禍地說,“媽咪你每次喊我,不都會間接想到爹地嘛?”

容槿冷嗬一聲,“就是,我當初腦子進水,纔跟你和哥哥說那麼多,直接讓裴叔叔當你們親爹多好!”

“媽咪,不要生氣啦!”又又啵了她一下,“我晚上睡覺時,在夢裡替你狠狠教訓爹地。

被小傢夥這麼一鬨,容槿心情好了不少。

母女倆膩歪了一會,等到家後,她纔不舍地掛了電話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