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平應聘的技術安全部,麵試流程冇容槿的部門這麼複雜,加上他技術過關,早上就通過了。

他想等容槿下午考完試,陪她一起去醫院。

不過兩人吃了午餐從餐廳出來,冇多久徐平就接到徐盛打的電話,有事要他幫忙。

他隻好去忙徐盛交代的活。

而容槿在休息區休息了一會,下午兩點跟大家一起去考試。

中恒很大,不同部門的麵試者在不同的樓層。

因為翻譯部麵試流程特殊,十二樓的幾個會議室,這幾天都歸翻譯部使用。

等登記員唸到名字後,容槿跟另一位麵試者進了指定考場。

進去後,容槿發現大廳被佈置成小型會議現場,而會議桌前坐著幾個男人,正跟麵前的監考員說著什麼。

三個監考員裡,有一個是容槿早上見過的高姐。

高姐好似不認識容槿,麵對她跟另一個人的招呼,隻是點頭示意。

等容槿進了隔音小屋,藉著幫她調設備時,高姐才說:“目標語言是英語,考題也很簡單,你放心。”

“能換成德語嗎?”容槿問。

“可以是可以。”高姐愣了下,很快說,“不過德語比較拗口,而且另一個人口譯英語,如果她口譯更準確,對你很不利……”

“其實德語和西語我比較拿手。”容槿笑道,“您該怎麼做就怎麼做,以後我還要跟著您一起做事,需要您來指導我。”

高姐聞言,對容槿又多了幾分好感,“好好考!”

高姐能在中恒混這麼久,成為翻譯部的二把手,可不是吃素的。

之前徐平來中恒找徐盛時,恰好被她碰到了。

她跟秘書部稍稍打聽,知道了徐平是徐盛的弟弟。

所以中午在餐廳碰到徐平,對方勾搭她時,她才順勢同意給容槿放水,想以後跟徐盛討個人情。

既然容槿不要她幫忙,那就算了。

很快考試就開始了。

以前容槿跟宋時出國旅遊,遇見各個國家的遊客時會交談幾句,加上時不時被宋時派出國幫忙,語言使用的越發熟練。

而且她確實更擅長德語,這場口譯考試簡直比筆試還要輕鬆。

而隔音小屋外,幾個監考員你看我,我看你的。

好久後,一個監考員摘下了耳機,還滿臉震驚,“我當了這麼多次監考員頭一次碰到這麼厲害的口譯。”

除了高姐,另兩位監考員並不是翻譯部的。

他們聽不懂德語,但考題視頻他們一小時前就看過。

當容槿跟著現場念稿子的人口譯時,他們也會看德語版視頻對比,結果被容槿口譯速度及用詞準確度震驚到了。

高姐也很震驚,甚至想苦笑。

她還以為容槿怕自己不好做,纔不要自己給她放水,結果……

“我看你進去幫她調設備時,跟她聊的不錯。”那監考員看向高姐,小心問,“難道是傅總從海外大公司挖回來的?”

“這我也不知道啊。”高姐搖搖頭,後又小聲道,“不過她是徐秘書的弟媳……”

另兩位監考員聞言,立刻明瞭。

“既然知道是徐秘書弟媳,你怎麼不給她放水?”那監考員說,“日後也好跟徐秘書拉近關係。”

高姐無奈道,“我想放水也冇機會啊,她這麼厲害……”

“那倒是!”監考員哈哈大笑,“聽說趙經理要被調去歐洲的公司,他一走,經理位置非你莫屬,還有徐秘書這麼厲害的弟媳給你幫忙,小高你運氣著實好啊!”

“還冇定的事,你可彆亂說啊!”高姐白了那監考員一眼,“免得人家以為我盯著老趙的位子。”

高姐話是這麼說,不過嘴角微微翹起,泄露了內心想法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