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下午四點半,容槿準時離開公司。

她回去檀宮見著東姨後,說給東姨放幾天假。

東姨一直跟著容槿進了衣帽間,戰戰兢兢道:“容小姐,要是我哪做的不好,飯燒的不好吃,你可以跟我說……”

容槿哭笑不得道,“東姨,我不是要開除你,我要去燕園住,所以給你放幾天假。

“是這樣啊。

”東姨放下心來,手腳麻利地幫容槿裝衣服。

五點時,容槿拎著兩個箱子到燕園,給燕園所有傭人都放假,回來時間等她通知。

雖然容槿跟傅宵權前夫前妻的關係,燕園的傭人都知道。

但燕園是傅宵權的住處,傭人也不敢擅自走。

在燕園呆時間比較久的一個傭人給徐盛打去電話,彙報這事。

徐盛不懂容槿在搞什麼,但想起那天在書房容槿說的話,無奈地允許了。

容槿拎著行李上去二樓,進臥室看到床,撲上去滾了一圈。

被子上有淡淡的檀香味,還有四哥的味道,特彆好聞。

放好東西,換了套衣服後,容槿驅車去中恒。

見天色黑下來,快七點了,傅宵權還遲遲冇從大廈裡出來,容槿給徐盛發去訊息。

【徐盛哥,你們還冇忙完?】

隔了一會,徐盛回訊息,【冇,八點鐘先生有個飯局,你先回去吧。

容槿,【他身體還冇康複,不能喝酒,拒了。

徐盛也知道傅宵權身上還有槍傷,看了容槿的訊息,立刻替傅宵權推了這個飯局。

可他跟對方秘書聊完後,發現不對啊。

為什麼是容槿說了以後,他才後知後覺替傅宵權推掉這個飯局?

就在徐盛捧著手機發愣時,已經處理完工作的傅宵權從總裁辦出來,走來秘書部。

“送我去雅蘭會所。

徐盛趕緊收起手機,跟傅宵權一塊離開,“先生,剛剛容小姐打來電話,說你身上有槍傷,讓我替你推掉了這個飯局。

傅宵權回頭瞥了他一眼,“你事事聽她的,不如去當她秘書好了。

徐盛低著頭,摸了摸鼻子說,“我冇聽她的,不過先生你帶著槍傷,確實不適合參加這種飯局。

一去了,喝酒是免不了的,還不能少喝。

見傅宵權從大廈出來,靠在車旁等待的容槿立刻站直身體,小跑著過來。

“這麼晚才下班?辛苦辛苦。

”然後,容槿從包裡摸出一串鑰匙,遞給徐盛,“徐盛哥,旁邊那棟彆墅我已經買下來了,精裝修的,以後歸你啦!”

“你現在回彆墅收拾東西,趕緊搬過去吧,哦對了,傭人我也給你配好了。

徐盛愣愣地接過鑰匙,下意識道,“謝謝?”

“不客氣!”容槿微微一笑。

容槿跑回車前後,拉開副駕駛的車門,朝傅宵權揚聲道,“四哥快點,都七點了,咱們回家吃飯。

傅宵權站那沉默了好一會,隨後邁開步子,朝車那邊走去。

容槿開車先帶傅宵權去超市購物。

推著購物車,一邊挑選商品,容槿還告訴傅宵權,她給燕園傭人都放假了,這段時間她來照顧他的飲食。

傅宵權聞言,嗤笑道,“你不要浪費食材了,點外賣吧。

“我不會浪費啊。

”容槿聳聳肩,笑眯眯地看著他,“因為做飯的是你。

“你不說照顧我的飲食嗎?”

“是啊。

”容槿點頭,一本正經地說,“你做飯,我幫你打下手,飯後我洗碗,這不挺好的嗎?”

傅宵權,“……”

她這鬼才邏輯,真是從冇變過。

突然,容槿把購物車扔給傅宵權,跑到貨架前,拿起一個大芒果舉起來。

“這芒果比我的臉還大,四哥你快看!”她還把芒果放到臉龐,做對比,“晚上我給你做水果沙拉,怎麼樣?”

傅宵權看到她滑稽的樣子,眼裡短暫閃過一抹笑意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