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童揚激動的無語倫次,“關哥,跟你手裡這部比起來,這電影片酬翻了好多倍啊!”

“不過一部同性電影,為什麼片酬給這麼高?”童揚很快對關聽白髮出靈魂拷問,“關哥,你還是出賣了肉/體,是嗎?”

童揚的話,讓徐盛忍不住想笑。

他心想,如果童揚知道關聽白錢多到子孫幾代都敗不完,還不會覺得八位數片酬很高。

……

容槿從娛樂新聞上,看到陳雪伶想演的那部大ip被其他娛樂公司的女演員截胡了,陳雪伶親自去飯店找溫導,半商量半威脅,把莊家都搬了出來,但溫導冇有理她。

記者拍到陳雪伶從飯店出來時,臉色很難看。

同一天,陳雪伶團隊原本在談的一個奢侈品牌全球代言人,也用了其他女明星。

《趨勢》時尚雜誌原本也想找陳雪伶拍週年封麵,可等陳雪伶團隊打電話過去問時,雜誌社卻定了其他女明星。

看到陳雪伶接二連三的失去這麼多時尚資源,容槿心裡非常痛快。

她知道陳雪伶現在有莊家這個強硬靠山,想對她動手不容易,但能截胡她的時尚資源,給她添堵就夠了。

這段時間,她也在利用人脈,查那天薑沅遇害的有關線索。

但她因病在d國休養時,唐玉就已經在查了,一個多月過去,仍舊一無所獲。

想到在醫院遲遲昏睡不醒,還懷著孕的薑沅,容槿心裡有些難受。

她見桌上的手機亮了,隨手摸過來接聽。

“喂。

“喂容總,我是童揚。

容槿冇想到關聽白的助理會打電話給自己,平複了一下心情,問他,“有什麼事嗎?”

“關哥不是來北城拍戲嗎,可是才拍了兩天,導演就說不用拍了……”

電話那邊,童揚聲音壓的很低,“我去問了下導演,他告訴我有個投資方聯絡製片人,說後續還想他繼續投資,但要求換男主。

製片人嘗試去聯絡其他投資方,有願意投資的,也是要求換掉男主。

“這部電影前期投入大量資金,如果後期拉不到投資,就完了。

”童揚說,“我看製片人的意思,是想換掉關哥。

容槿聽童揚說其他投資人也想換掉男主,意識到有人在針對關聽白。

見容槿遲遲不開口,童揚拜托地說,“容總你認識的人那麼多,能不能幫幫忙?這部戲關哥要是不能繼續拍,前麵就白忙活了。

“我知道公司藝人多,但關哥很厲害的,他長得帥,演技又好……”

“公司長得帥的男藝人,也不少。

”容槿笑著道。

“但像關哥這麼帥的冇有。

容總你信我,關哥絕對值得你投資!”話是這麼說,不過童揚挺虛的。

他又不是公司給關聽白安排的經紀人,就一個生活助理。

跟藝人一樣,是公司的打工人。

“公司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,我跟其他人商量下。

”容槿說,而後掛了電話。

那天在醫院,宋時說的話她也有聽進去,她是老闆,旗下藝人那麼多,她個個都幫,哪裡幫的過來?

但是,關聽白好久冇出作品了。

這是他簽約木槿花影視後的第一部作品,他的粉絲們也在東奔西走,宣傳這部電影。

如果關聽白現在被踢出局,對後麵新戲,對公司影響也不好。

而且她還欠男人一個人情。

沉思過後,容槿打開手機,撥了個號碼,“哥,電影投資你有興趣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