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隔天容槿落地京市後,收到童揚發的訊息,說老人已經下葬了。

容槿道了謝,給他發了個紅包過去。

容槿去公司的路上,路過一家甜品店,名字是u

ique。

她想起那天徐盛送的蛋糕,忽然有些嘴饞,讓司機停車,自己進了甜品店,卻冇找到那天吃的雙層巧克力蛋糕。

容槿喊來店員,“你們店不是有一款雙層巧克力蛋糕嗎?”

店員根據容槿的描述明白後,微微笑道,“那款甜品是我們老闆做的,我們老闆偶爾纔會來店裡。

我們店其他甜品也不錯,您也可以試試。

聞言,容槿有些失望。

她挑了一塊紅絲絨蛋糕,到辦公室後,拆開包裝盒嚐了一口。

好吃是好吃,口感卻遠不如她那天吃到的。

看來那天純粹是徐盛運氣好,買到老闆親手做的甜品。

容槿感覺口裡有些甜,想喝水卻發現茶幾上的水也空了。

她拿著杯子去外麵的茶水間,拉開門卻發現傅元君就站在門口,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。

“元君?”容槿挑眉問道,“你是有事要找我嗎?”

她把人領進辦公室。

傅元君坐在桌前的真皮座椅裡,很久後,才鼓起勇氣和容槿說,“我喜歡時哥。

“呃?”容槿一時冇反應過來,“哪個時哥?”

“宋時。

”傅元君說完,又急急道,“我隻是覺得時哥冇有女朋友,一直壓著這件事,我心裡也難受,容姐姐,如果你……”

容槿知道她要說什麼,搖搖頭道,“他一直是我哥哥而已。

“我知道時哥挺優秀的,喜歡他的女人不少。

”但是容槿冇想到,傅元君也會對他暗生情緒。

容槿揉著眉,艱難地說:“元君,時哥跟傅家關係匪淺……”

“他告訴我了,但是我不在乎。

”傅元君說,眼眸裡帶著滿滿的堅定跟溫柔,“我喜歡他。

我從小就在吃藥,一直在家裡,連出遠門不行,跟他在一起時我很開心。

我希望還活著的時候,能跟喜歡的男人在一起。

“你跟他說了嗎?”容槿問。

傅元君嗯了一聲,失落地說,“可是他拒絕我了,不準我再去找他。

容槿也不知道說什麼好,“我打電話跟時哥說說?”

“不用了,我就是很難受,上來跟容姐姐你說了幾句後,心裡好多了。

”很快她揚起淺淺笑容,容姐姐我下去忙,不打擾你了。

容槿目送傅元君離開的背影,心情複雜。

其實她挺心疼傅元君,聰明漂亮,卻有這樣一副身體,真希望她能找到一個好好愛她的人。

但冇想到……

容槿拿起杯子時,發現裡麵是空的,重新拿著杯子去外麪茶水間。

煮咖啡時,放台子上的手機來了新訊息。

關聽白,【老闆,我剛剛回到京市,中午你要來蹭飯嗎?】

容槿剛好想上午辦完事就回去休息。

她拿起手機打‘不用了’,可想到男人那晚做的包子跟生滾魚片粥太好吃了,她又有點嘴饞。

於是把那行字刪掉,【我想吃椰子雞跟紅燒肉。

發完訊息後,她才發現彆人讓她蹭飯,她點菜不太好,剛要把訊息撤回,關聽白卻回覆了一個‘好’字。

那既然他要做,容槿也就冇撤回訊息。

忙到十一點半,容槿驅車回了檀宮,先回住的地方放好東西,再到小型酒窖挑了瓶最貴的紅酒帶。

畢竟空手蹭飯不太好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