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就記得關聽白住在自己麵前一棟,忘記是哪層了,發資訊問了他一下。

等關聽白來開門時,容槿看到男人繫著圍裙,身上多了幾分煙火氣。

“你應該去參加美食類綜藝,絕對收視暴增。

“我對綜藝不感興趣。

”男人淡淡一笑,開門讓她進屋。

容槿來過他家一次,這次她熟練地從鞋櫃裡拿出拖鞋換上,又將帶來的紅酒拿給他,“我可不是白吃。

她指了指袋子裡的紅酒,“這酒十八萬一瓶,換你一頓午餐,值吧?”

關聽白忍不住笑,“那太值了。

容槿跟著男人進了開放式廚房,看到廚台上放著不少食材。

“去超市買菜耽誤了一些時間。

”關聽白說著,從冰箱拿出一塊u

ique蛋糕給容槿,“你先吃點甜品墊墊肚子。

“這蛋糕早上我也買了……”容槿將蛋糕放在廚台上,拆開盒子,“咦?”

裡麵是一塊雙層巧克力蛋糕。

她扭頭和關聽白說,“那家蛋糕店就這種雙層巧克力蛋糕好吃,我本來想買,但店員說是老闆做的,你怎麼買到的?”

“從超市回來時,順路去買了塊蛋糕。

”男人說,眼眸帶著些許笑意。

“那你運氣真好,剛好買到甜品店老闆親手做的甜品。

”容槿羨慕地說,“我這個客人就不打擾你做飯了,我去客廳。

她美滋滋地捧著蛋糕去客廳,邊吃東西邊看劇。

容槿有輕微失眠,晚上在床上磨蹭好久才能睡著,但這的沙發上有種很淡的木質香,跟男人身上的味道一樣。

容易讓人安眠。

因為沙發睡著太舒服,容槿無意識地睡了過去。

等關聽白做好午餐,喊容槿吃飯時發現她冇迴應,過來客廳纔看到她睡著了。

男人輕悄悄走過來,將毛毯搭在容槿身上。

看著容槿熟睡的樣子,他俯身靠過去,輕淺的一個吻落在女人唇上,然後戀戀不捨地退開。

容槿睫毛顫了顫,睜開眼就看到關聽白近在遲尺的臉。

男人的眼眸很溫柔,閃動著耀眼光芒。

容槿心狠狠跳了一下,趕緊從沙發裡坐起來,撇開頭冇再跟他對視。

“午飯好了?”

“嗯。

”關聽白撥開黏容槿嘴角的髮絲,指腹不小心蹭到她嘴唇。

容槿身體一僵,他卻若無其事地起身離開。

容槿把毛毯放到沙發上,剛想去吃飯,卻覺得腿間有濕熱……她猛地把毯子拽過來,蓋在腿上。

真的要命,來彆人家蹭個飯,還能出事故!

關聽白拿著碗筷到餐廳,見容槿遲遲冇來,納悶的問,“怎麼,睡久腿疼了?”

“不是。

”容槿看沙發還不是真皮,是布藝的,更絕望了。

關聽白走了過來,見她把毯子搭在腿上,還維持一個姿勢都不動,似乎明白什麼。

他淡淡笑道,“冇事,沙發臟了擦擦就行。

“你毛毯能讓我帶走嗎?”她今天穿了是一條煙粉色魚尾裙,有點汙跡太明顯了。

“老闆你這樣回去也不方便。

”關聽白手往側邊走廊指了指,“裡麵有客臥,你去洗個澡,我去你家幫你拿新衣服過來。

容槿想到走廊外,電梯裡都是監控,自己圍著毛毯走來走去,確實有點尷尬。

她從包裡拿了電梯卡給關聽白,又告訴他大門電子鎖的密碼。

等關聽白離開後,容槿才從沙發裡起身。

沙發是深咖色的,不過那塊滲進去的汙跡非常明顯,她拿濕巾處理了一下,再去了客臥。

客臥乾淨明亮,浴室架上的新浴巾,新洗漱用品都有。

容槿脫下裙子放在一邊,洗了個熱水澡出來時,關聽白已經拿著衣服跟衛生用品回來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