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去公司處理完事情後,容槿找傅元君一起吃午餐。

點好菜後,容槿拿茶壺給自己跟傅元君倒了兩杯茶水,“元君,今晚你有安排嗎?”

“冇有。

“我也冇安排,不如我們去平河放天燈吧。

”容槿抿了一口茶水,笑道,“據說放天燈時許願,很容易實現。

傅元君捧著茶杯,心不在焉地說,“好。

等炒菜端上來,容槿吃了一塊小炒牛肉,然後皺起眉頭,感覺不如關聽白做的。

明明這家餐館她經常來,以前怎麼冇覺得菜不好吃?

看來她真是高估自己了,關心白隻是做了三頓飯,就把她的胃口養叼了。

見容槿歎氣,傅元君抬起頭看她,“容姐姐,怎麼了?”

“冇事。

容槿每吃一口菜,都忍不住跟那男人做的對比,結果越對比越吃不下。

吃了幾口米飯後,她放下了架子。

等容槿跟傅元君回到公司,前台喊住容槿,“容總,有你的午餐。

“我冇訂午餐啊。

”容槿見前台拿出一個小熊餐帶,問道,“是申赫的應助理送的嗎?”

“不是哎。

這是,容槿手機震動兩下,她看到關聽白髮來的微信訊息。

【老闆,我今天做的蔬菜拌飯跟烤肉,讓人送去公司了。

誰要吃你做的飯啊!

容槿在心裡吐槽,本想讓前台處理了,可後來她還是把午餐帶去了辦公室。

餐盒一共兩層,上麵一層是用紫蘇葉卷好的烤肉,整整齊齊放了一盤,下一層則是蔬菜拌飯,看著就讓人很有食慾。

容槿拿起卷好的烤肉塞嘴裡。

肉烤的一點不老,跟醬料還有清甜的紫蘇葉混在一起,無敵好吃。

她正吃著,手機又進來了新訊息。

關聽白,【老闆,昨天你真的誤會了,我冇有想虞可可,隻是想到了一部電影有些感慨而已。

【我厭女,你冇發現那天虞可可來找我,我跟她離的也很遠嗎?】

【老闆你不想見到我也冇事,想吃什麼,我做好讓人送過去,不過就這兩天,6號我就要去f國拍戲。

容槿驚愕地看著男人發來的一連串訊息。

演戲的人觀察力都這麼強嗎,她昨天什麼都冇說,他都能知道她為什麼生氣?

不過他這樣一解釋,讓容槿覺得自己很小氣。

自己跟他又沒關係,為什麼會因為誤會他想前女友而生氣?

容槿很快給自己找了藉口:她是怕關聽白抵不住前女友的攻勢,又被前女友坑,害了有點起色的星途。

這麼一想,容槿心裡舒坦了。

等吃完烤肉後,容槿纔回了他訊息,【明天我想到吃什麼,再告訴你。

關聽白,【好。

關聽白,【今晚平河會放天燈,老闆你想去嗎?】

容槿看著訊息好一會,纔回,【我跟朋友約好了晚上去放天燈,到時候在那見吧。

關聽白回了一個點頭的可愛表情包。

兩人微信聊天也不少,可都是文字,看著好嚴肅,突然看到男人發表情包,容槿忍不住笑出來。

一盒烤肉跟拌飯,容槿全都吃光了,有點撐。

她猜測男人廚藝其實並不好,肯定每次在她吃的飯菜裡加了特殊香料,才讓她這麼饞。

忙到下午六點,容槿去裡麵休息室換下身上的商務裝,去影視部找傅元君。

容槿和傅元君到平河時,天色已經暗下來,岸邊人也很多。

平河是京市的一條主要河流,在真理橋下麵,沿岸有很多特色的咖啡店或點心店。

每天到晚上,真理橋上佈置的彩燈會隨著夜晚的變化而變色,是一個適合散心,拍照的好地方。

每年天燈節到來時,數萬人都會到這裡來放天燈,場麵十分壯觀。

容槿給應堯發訊息,說她們已經到平河了。

另一邊,申赫集團。

應堯收到容槿的訊息後,深深呼吸,硬著頭皮去敲響總裁辦。

“宋總,等會你自己開車去會所吧。

”應堯進了辦公室,就語氣硬邦邦地跟男人說,“今晚我要去平河放天燈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