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元君看著漫天的天燈,正回頭想問問容槿要不要現在放天燈,卻發現身邊空無一人。

她剛摸出手機要給容槿發訊息,一通電話打了進來。

傅元君冇有猶豫地接了電話,“喂。

“你在哪?”

“我跟容姐姐在平河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

”電話那邊的宋時呼吸微喘,似乎在疾步走路,“你們在哪邊,靠近寺廟這邊嗎?”

傅元君愣了下,“不是,寺廟另一邊,這邊很多咖啡館。

她抬起頭看向對岸,藉著漫天燈光,從人潮擁擠裡看到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,一邊走,一邊在打著電話。

很快,男人也眼尖看到她,兩人四目相對。

宋時冇有停下腳步,他掛了電話,手往前麵指了指,不遠處有一條小橋,可以橫跨它過來岸的另一邊。

傅元君心神領會地點點頭,穿過人群,和對岸的人一塊朝小橋跑去。

小橋上也有不少人,點燃天燈放飛。

傅元君氣喘籲籲上了小橋,看到對麵的男人後她腳步頓了下,隨後不顧一切地朝他跑過去。

宋時看著飛奔過來的女人,忽然想起一句話:

我不記得我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,隻要聽到她的笑聲,我就會不由自主地看向她,和她說上話的日子就很開心。

如果她和彆人關係很好,我就會特彆在意,見不到她的日子就很無趣。

我們倆獨處的時候,我會希望,如果能永遠這樣就好了,當我意識到的時候,她已經成為了這個世上最特彆的人。

他有些認命地站在那裡,張開雙臂,等傅元君撲過來後,將她緊緊抱住。

宋時歎息著,低聲說,“傅元君,我不是一個好人,我的過去你應該知道,我的一切都是容容的,我一無所有。

如果容容現在有危險要我替她去死,我都毫不猶豫,你明白嗎?”

“我明白,但是我不介意。

”傅元君緊緊抱著他,“我隻希望能跟你在一起。

“我不能娶你,不能跟你上/床,這樣你也願意嗎?”

“願意。

”傅元君說,努力踮起腳,在他唇上落在一吻,“親你,抱你可以吧?”

宋時感受唇上的柔軟觸感,忽然不知道說什麼,“你還年輕,又不是得了絕症,我希望你能有個美好人生。

“我的人生一直不美好。

”傅元君說,“但是現在有你,就變的美好了。

她滿目熱烈的看著男人,語氣溫柔又堅定,“我什麼都不在乎,隻要能跟你在一起度過每一天,能抱著你,我就滿足了。

宋時撫摸著傅元君柔軟的頭髮,捧著她的臉頰,輕輕吻住她的唇。

兩人在人群中,在漫天燈火裡擁吻。

容槿摘掉狐狸麵具,看到男人麵容時微微有些失落。

很快她問男人,“你來了怎麼不跟我說?”

關聽白朝她晃了下手機,微微一笑,“我剛要給你發資訊,卻發現身後的聲音很熟悉,回過身就發現老闆你來了……”

他眼眸閃了下,問容槿,“老闆,你剛剛在喊誰?”

“你背影跟我一個故人有點像。

”容槿漫不經心道,她也不知道怎麼,無端端想起那個男人。

明明她很早就不愛他了。

關聽白聞言,眼底泛起點點笑意,“是嗎?那老闆你覺得他帥,還是我帥?”

他知道容槿現在對一個不會再有強烈的情感波動。

但她剛剛能喊出他的名字,明顯還記得他的。

容槿掃過男人棱角分明的臉,給出中肯回答,“當然你比較帥,因為你是明星,天生骨相優越,不過……”

她又補充道,“他有的很多東西,你都冇有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