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外公。

看到客廳裡的老人,她快步走過來,坐在老人身邊挽住他的手臂,“醫生說你身體不好,囑咐你要早睡的。

莊老本來想嚴厲訓斥陳雪伶,可被她這麼一關心,臉上的青色少了許多。

“阿寬給我打來電話,說你買通一個貨車司機撞死了人。

”莊老扭頭看著外孫女,“你為什麼要這麼乾?”

陳雪伶眼神一沉,冇想到有人暗中給莊老傳話。

莊老惱怒地說,“雪伶,外公是個軍/人,不是黑/社、會,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,會給你三個舅舅帶來多大的災難?”

“上次我警告過你,你跟我保證不會再做這種事,你為什麼又犯了?”

因為陳雪伶幾次在他麵前哭委屈,他又疼這個外孫女,暗中想讓人給傅宵權一點教訓。

可他冇想到,陳雪伶竟然這麼狠辣,借用他的身份聯絡一些人,什麼醜聞都往中恒集團的那些高管身上按,把人家屈打成招。

最後生生毀了一個龐大的集團,連傅宵權也死了。

莊老一生都為國家效力,從冇借自己的權利乾過什麼事,也不允許兒子跟商人勾結。

因為二女兒從小丟失,他太太還因為找不到女兒,鬱鬱寡歡而死,所以他格外心疼這個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外孫女,比親孫女還疼。

也為了陳雪伶,他不再拒絕那些商人,幫他們忙,就是為了讓陳雪伶在娛樂圈不受欺負。

可陳雪伶眾目睽睽下買凶殺人,讓他難以忍受。

見老人這麼生氣,陳雪伶趕緊幫他撫背順氣,低聲道,“外公,我知道錯了,您彆生氣,對身體不好。

“不是我想這麼做,是他逼我的。

陳雪伶抽了下肩膀,委屈地說,“外公,之前你不是讓人替我料理了一些照片嗎,我被人設計陷害,被拍了視頻,照片。

那男人就是主謀之一,他手裡還有視頻,用視頻威脅我給他錢。

“我給了一次,他又要了第二次,第三次,金額也越來越大,最後還要我……”

陳雪伶咬了咬唇,幾乎說不下去,“我不想再被他這麼威脅了,也不想那視頻,讓您跟舅舅們臉上難看,我纔買凶殺人。

莊老冇想到是這樣的,歎氣道,“你怎麼不跟外公說?”

“您身體不好,我不想您擔心。

”陳雪伶說,“如果事情被人發現了,錯也在我身上,跟您沒關係。

“外公您信我,要不是被逼到冇辦法,我不會這麼做的。

她說著,趴在老人肩頭上啜泣著。

“好了,外公心疼你都來不及,怎麼會怪你?”外公拍著她的手,“這事不會有人發現的,外公會讓人處理好。

陳雪伶嗯了一聲,“謝謝外公。

等陳雪伶上樓睡覺,莊老還坐在客廳裡。

許久後,他歎了一口氣,和一旁的司機說,“珍珍小時候可愛溫柔,最像她母親,怎麼生的孩子,性子會這麼狠辣?”

“可能雪伶小姐更像她父親。

”司機回道,“其實也不怪陳雪伶小姐,是那些人欺人太甚。

莊老歎著氣,冇說話。

他看不慣陳雪伶用的這些損招,可這外孫女是女兒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脈,他又怎麼能讓她有事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