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後半夜容槿冇再發高燒,一覺睡到了天亮。

她醒來時感覺鼻子有點塞塞的,想起睡的昏沉時感覺有點窒息,可後來又好了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抽血後體質弱,感冒了……

容槿正要下床洗漱,發現徐平就斜斜躺在一旁的椅子裡,揉著亂蓬蓬的頭髮,似乎剛醒。

“你昨晚就在這裡睡的?”

“臥槽,我敢不守著你嗎?”徐平打了個哈欠,“你昨晚……”

容槿見他不說了,疑惑道,“我昨晚怎麼了?”

徐平想起唐玉昨晚的臉色,又怕說出來把容槿嚇到,就換了個說辭,“你昨晚咳了幾聲,好像感冒了,正好昨晚是玉哥在醫院守夜,我喊他給你打了一針,又在這守著你。”

“辛苦你了。”看他替自己守夜睡椅子,容槿有點過意不去。

徐平擺擺手,毫不在意,“以前睡雷區我都體驗過,椅子可比那地方舒服多了,你趕緊去洗漱吧,今天得去公司。”

今天是容槿他們那部門出成績的日子。

“好。”

容槿去盥洗室洗漱,換了一套牛油果綠的套裙,襯托出修長身材,俏皮又可愛。

而徐平後進去就洗了把臉,抓了抓頭髮。

兩人出醫院後,在醫院附近的早餐店吃了點東西。

因為徐平昨晚不是開車來的,吃完了兩人打車去中恒集團。

去公司的途中,徐平摸出手機刷了一會,突然看向容槿,“容容,你到底布的什麼局?”

見他這麼問,容槿意識出新聞了,把徐平手機奪了過來,看到他正在看微博。

而微博熱門話題都是關於她的,關於中恒的。

起因是有人爆料昨晚去中恒麵試時,發現有人麵試隻是走個過場,早跟中恒的主管勾搭上,要走後門。

而走後門的那人,就是容槿。

中恒集團是很多精英擠破腦袋想進的地方,因為門檻高,能進去的人寥寥無幾。

本來很多麵試失敗的人就心生不爽,這會發現有人公然走後門,狂噴中恒不做人。

#容槿連自家公司都作冇了,草包一個,還能進中恒,真是笑死了!#

#我聽某個記者爆料,他在一場高級晚宴上看到了容槿,是作為傅總女伴出席的。#

#她這種人,傅總怎麼可能瞧得上!#

#八成是借當過傅總女伴的噱頭,勾搭上了中恒的高管。#

遊覽網友們言辭激烈的評論,容槿心裡倒冇什麼波瀾,還想這些人要知道傅宵權跟她領證了,估計更懷疑人生。

見容槿不說話,徐平湊了過來,“你要不想看到這些新聞,我可以讓微博黑屏幾天。”

容槿滿臉驚訝,“你這麼厲害啊,讓微博黑屏都行?”

“這些東西就是數據,搞壞數據有什麼難的。”徐平挑了下眉,不以為意,“隻要國安部不找我就行。”

容槿,“……”

“我冇想到陸菁菁為了整我,這麼捨得花錢。”容槿把手機還給徐平,歎氣道,“這下我也冇轍了,願賭服輸吧。”

徐平哇靠一聲,“容容,你在逗我嗎?”

不用容槿回答,徐平看她那表情,一點不像跟自己開玩笑的樣子,心都要裂開了。

走廊上,陸菁菁正跟幾個女人站在一起,議論容槿走後門的事。

陸菁菁還抽空看了下微博,見網友都在討伐容槿,讓她滾出京市,嘴角浮出一抹冷笑。

很快,她們議論的女主角容槿就來了。

陸菁菁看到容槿後,三兩步走了上去,“容槿,昨天跟你同一考場的人,說看到你跟翻譯部的高姐交談,考試時高姐給你放水了。”

說著,她下巴還朝旁邊的會議室揚了揚,“高姐正在裡麵被調查呢!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