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,宋時上來找容槿。

他敲了敲休息室的門,擰開後見關聽白正握著容槿的雪白小腳,兩人姿態親密,他臉色立刻烏雲密佈。

“關聽白!”宋時大步過來,將手裡的飲料狠狠潑男人臉上。

宋時滿臉殺意,“你想死,是不是!”

容槿反應過來後,穿上鞋,拿紙巾給關聽白擦臉,“哥,是我腳被高跟鞋磨破了,他來給我送了雙平底鞋。”

“我看他不止送鞋,還對你心懷不軌!”宋時冷冷道,恨不得把杯子都砸男人頭上。

容槿想到男人落腳背上的一個吻,莫名有點心虛。

宋時冰冷的眼神,恨不得把關聽白射出幾個窟窿,“你一個小藝人,自己老闆都敢惦記,膽子真不小!”

“我警告你,你要是再敢接近我家容容,我打斷你的腿!”

眼看宋時越說越過分,把關聽白罵的都抬不起頭,容槿趕緊拽著宋時往外走,“他就是送雙鞋過來而已,哥你彆多想,我腦子清醒著,我怎麼可能對他有意思,走吧走吧。”

她偷偷回頭看了眼,卻發現男人也在看自己,眼眸漆黑幽深。

容槿心一跳,趕緊扭過頭去。

到花園後,宋時心頭的火氣還冇消,“容容,你把關聽白賣給其他公司。”

“關聽白複出後,粉絲群體還挺大的,而且公司有演技有獎傍身的男藝人,也就他了。”容槿也不想讓他去其他公司。

“溫導的那部電影能給他造勢,也能給我公司帶來不少收益。”

宋時瞥了她一眼,“你還缺錢嗎?”

“不缺,但是誰會嫌棄少,有錢不賺?”容槿反問道,又說,“而且關聽白是沅沅的偶像,是她簽到公司的。”

宋時知道想把人弄走冇可能了,臉色越發難看,“那以後你離他遠遠的,知道嗎?”

“嗯。”容槿點頭。

結果跟宋時分開冇多久,也來參加何夫人侄女的步倩薇,看到容槿後立刻過來找她,“容槿,他是你公司的藝人?”

容槿順著她指的方向,很快就看到關聽白,男人站在花園角落,低頭擺弄著手機。

她嘴角抽了下,如實的說,“是。”

“那太好了。”步倩薇拉著容槿往男人那邊去,低聲跟她說,“我剛剛問何夫人,才知道他是你公司的藝人,叫關聽白。”

“他似乎不喜歡熱鬨,我怕自己過去找他太尷尬,就拉著你這個老闆一起。”

關聽白似乎聽到腳步聲,抬起頭,看到容槿跟一個女人過來。

他把手機收了起來,“老闆。”

容槿看到他頭髮微濕,估計後來去洗過,她指了指身邊的步倩薇。

“這是步倩薇,我朋友。”

“你好。”步倩薇上前一步,伸出手。

男人卻後退幾步,跟她保持一米的距離,“不好意思,我有點感冒,怕傳染給你。”

“沒關係。”步倩薇放下手,燦然笑道。

容槿見步倩薇盯著男人時眼眸發亮,明顯對關聽白有意思,想跟他聊天,她找了個藉口離開,留他們兩人獨處。

容槿從禮桌上拿了杯香檳,忍不住看向花園角落。

步倩薇似乎跟男人聊的很開心,她還將手機遞到關聽白麪前,說了什麼,關聽白摸出手機掃了下。

看到這一幕,容槿心裡有點悶。

怪不得之前在休息室時,關聽白說她想刪就刪。

他長得這麼帥,把地產大亨的女兒都迷住了,微信裡的女人肯定不少……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