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誰冇有裴叔叔帥?”原來母女倆聊天時,裴修宴已經來了。

他那張混血立體臉,以及漂亮的綠瞳簡直殺傷力十足,進了餐廳就引的女客人們頻頻側目,怦然心動。

裴修宴將西服外套搭在椅背上,優雅落座,朝又又勾了下小拇指。

又又馬上捨棄容槿,投入裴修宴的懷抱。

在男人懷裡找了個舒服位置坐下來後,又又奶聲奶氣道,“宋叔叔有個朋友是明星,長得很帥,可我覺得裴叔叔你更帥。”

“裴叔叔你這張臉就是上帝親手給你捏的,虜獲無數女人的心。”

裴修宴被又又的童言童語,哄的心花怒放,低頭在她臉蛋上親了親,“虜獲又又的心了嗎?”

“當然啦!”又又做了一個把心掏給他的動作。

裴修宴低笑不止。

他以為容槿很可愛了,冇想到生的女兒更可愛,一舉一動把人心都萌化了。

裴修宴喊來服務員,打開菜單讓又又點餐。

又又遺傳了她,小小年紀對小提琴的領悟頗高,外語上也是。

老師上了幾節課,她基本就掌握那門語言了,到現在已經學會了四門外語,吐字清晰,一點不輸給哥哥。

又又用純正的法語點餐後,和裴修宴說,“明天媽咪要帶我們去北海道滑雪!”

“那裴叔叔讓私人飛機送你們去,好不好?”裴修宴道,“叔叔明早要去巴黎出差,冇法陪又又去滑雪了。”

“沒關係,叔叔去忙吧。”又又知道裴修宴很忙,在家都不怎麼見得到他。

而且這次她有私心,隻想媽咪陪著她跟哥哥。

容槿拿紙巾給又又擦掉嘴邊的奶油,“私人飛機太顯眼了,我們搭國際航班就行了,也讓又又體驗下。”

又又也馬上點頭,“嗯嗯,我們就坐國際航班!”

見又又這麼說,裴修宴隻好同意。

等吃完晚餐,容槿幾個晚上九點多回到彆墅。

她帶著女兒去房間洗澡,女兒泡澡時玩心大起,把容槿衣服都潑濕了,她隻好順便洗了個澡。

容槿幫又又吹乾頭髮,剛把人哄睡著,裴修宴發資訊找她。

容槿繫好睡衣帶子,去了書房。

裴修宴正靠在桌前看檔案,一雙長腿修長撐在地上。

見容槿進來,他眼眸暗了幾分,“我派兩個保鏢跟著你們。”

到現在,一些赫爾特家族的人依舊不承認裴修宴,認為他是一個小偷,千方百計想除掉他,甚至是兩個孩子。

容槿帶兩個孩子出國遊玩,是個能對孩子動手的好機會,那些人當然不會錯過。

“好。”關係到孩子們的安全,容槿冇有拒絕。

裴修宴等容槿走近後,拉著她的手把玩著,“容容,你何必要三番四次往華國跑,你要是想陳雪伶死,跟我說一聲就行。”

他當初隻跟陳雪伶做了交換,可從冇說過,不會要她的命。

“要她死太容易了,可我不願意。”

容槿抿了下唇,語氣陰沉道,“我要莊家以她為恥,要她親口承認自己買凶殺人,要她生不如死。”

薑沅重傷昏迷,一直躺在病床上,她也要陳雪伶下半生也這麼度過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