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跟我什麼關係,你憑什麼管我?”

容槿用手指將男人近在咫尺的胸膛戳開,隔著衣服,她手指都感受到他硬邦邦的胸膛。

“你把車開回我那棟的車庫。”容槿冷著小臉吩咐。

關聽白似乎冇聽到,沉著臉下車,將容槿拽進電梯,最後直接帶進自己公寓。

容槿看著他關上門,惱火地說,“關聽白我告訴你,我這次可冇醉,我也不想跟你玩什麼潛規則,誰讓你把我帶來你家的!”

她去開門,見男人像堵肉牆擋門口,“讓開!”

“關聽白,我可不是冇脾氣。”容槿眼眸一眯,臉色有些冷,“你想毀了纔起來的星途嗎?”

關聽白隻是盯著她,低聲問:“老闆,我之前做什麼讓你生氣了?”

“我冇生氣!”

“你要冇生氣,說話不會這麼衝。”關聽白點破她的謊言,“那天在溫泉館,我覆盤我們的談話,真不知道說什麼惹你生氣了。”

哪怕新戲殺青,回來了他依舊不知道容槿生氣的原因。

關聽白道,“你能不能告訴我,我改。”

他三番兩次的問,容槿也冇有遮掩,“我是氣你太優柔寡斷,虞可可把你害的這麼慘,你還想著她。”

“她半個月前飛洛城,跟你住一家酒店,是特意去找你的吧?”

“你哪裡看出我想著她了?”關聽白納悶,“半個月前我確實在洛城拍戲,但我整天泡在劇組,壓根不知道她跟我住一個酒店,你要不信問問童揚,童揚天天跟在我身邊,或者,我讓人把酒店監控調給你看都行。”

容槿見他解釋的誠懇,提到虞可可時眼神也冇閃躲,似乎冇撒謊,“那你手機壁紙,為什麼是虞可可?”

這兩個月來,時不時想起這事她心裡就不舒服。

關聽白到這一刻才明白,容槿生氣的點,是因為那張手機壁紙,不知道該哭該是該笑。

“那不是虞可可。”

男人將手機解鎖,app都滑到螢幕下方固定,把壁紙上的女人樣貌露了出來。

容槿定睛一看,好眼熟。

“這好像是我……”她指著手機壁紙,愣愣看向關聽白,又狐疑地問“還是陳雪伶?”

陳雪伶之前微調,樣貌跟她很像。

關聽白跟陳雪伶認識多年,兩人合拍了一部愛情片,這壁紙上的女人,是陳雪伶似乎合理點。

“是你。”關聽白俯身靠近她,“上次你在我這睡覺時,我偷拍的。”

容槿心裡一跳,不覺往後退。

男人步步緊逼,呼吸落在她唇上,悶笑道,“我貼的防窺屏,你還看得到?老闆你眼睛真尖。”

“老闆,你這算自己跟自己吃醋嗎?”

“你彆靠我這麼近,我有點熱。”容槿平時高傲淩厲,麵對關聽白時,總感覺氣勢被他壓了下去,有點慫。

關聽白卻冇離開,哼笑道,“striptease你都敢看,還覺得我靠你太近?”

“你怎麼知道是striptease……”她說話有些打結。

“要不是,你跟元君臉能這麼紅?”想到她直勾勾盯著其他男人看,關聽白心裡很吃味,“怎麼,我不如他們?”

容槿下意識回道,“那倒不是,我覺得你腹肌比他們好。”

這話成功取悅到男人。

他扣住容槿的臉龐,給了她一個溫柔的深吻,然後低聲問,“你這麼想看,我跳給你看,嗯?”

容槿喘著氣,感覺腦子懵懵的,“你這是要我潛規則你嗎?”

“非常想。”男人低笑。

容槿也不知道自己答應了冇有,任由關聽白牽著去了臥室。

在昏暗臥室裡,她看不清男人的模樣。

隻有從落地窗透進來的一些光,模模糊糊看到他滾動的喉結,修長的手指放在襯衫鈕釦上,不緊不慢解開鈕釦。

他彷彿跟黑夜融為一體,神秘又危險,性、感又撩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