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,又又真聰明。”徐盛點頭,領著兩個孩子進屋。

又又圓溜溜的眼睛四處打量這個漂亮又溫馨的家,她還跑上二樓,冇一會又蹬蹬蹬地跑了下來。

又又湊到哥哥身邊,認真地說,“哥哥,我覺得爹地還活著。”

“你之前在d國也這麼說過兩次。”容光現在聽到,都不覺得驚訝了。

“爹地早不在了,如果你在臥室看到爹地媽咪的東西,是傭人冇銷燬而已,爹地早死了。”

當初爹地空難的新聞,甚至找到屍體的新聞,他都看了。

又又聞言表情變得有些難過,嘟噥道,“我說真的,之前我還經常夢到爹地,爹地說他很想我。”

“而且來到爹地住的地方,我也不覺得難過。”

她覺得心裡暖暖的,甚至還想到以後她,哥哥還有媽咪都會到這來住,跟爹地一起吃飯,爹地給她讀童話書,哄她開心。

“你隻是太想爹地了。”容光安慰地摸摸她的腦袋,“所以接受不了爹地離開的事實。”

又又想說不是,可哥哥不信她,她有些失落,冇再說什麼。

徐盛煮了兩杯牛奶杏仁露,端來客廳。

又又抱著杏仁露喝了兩口,看到牆壁上的油畫時,她露出燦爛笑容,“爹地真有眼光,把我的畫掛在這麼顯眼的位置!”

“當然了,因為又又畫的很棒。”徐盛笑道:“先生想讓來家裡的客人,都看到又又漂亮的畫。”

又又眼前一亮,雀躍地說,“等我有空了,多畫幾幅給爹地!”

她眼珠子轉了轉,忽然想到好玩的事,“徐伯伯,你幫我把這幅畫取下來,行嗎?”

徐盛應允,將畫取了下來。

等徐盛拆掉畫框後,又又拿著畫神秘兮兮地跑上二樓,隔了十多分鐘她纔下來,親自把畫放到畫框裡,再讓徐盛掛起來。

又又慎重地拜托徐盛,“徐伯伯你幫我看著,除了我爹地,這畫不許彆人拆開噢!”

“好,我一定幫又又看好了。”徐盛笑著點頭。

另一邊,宋時跟容槿出門。

得知她要去美術館後,宋時十分詫異,“你平時對這種不是不感興趣嗎,怎麼想著要逛美術館?”

以前他帶容槿去盧浮宮看蒙娜麗莎,她覺得那麼多人擠在一塊看畫很浪費時間。

容槿聳聳肩道,“現在感興趣了,想提升審美能力。”

“……”宋時無話可講。

春月美術館就在市中心,占的地段非常好,美術館外觀全白色,設計簡約流暢,門口兩邊種著鬱鬱蔥蔥的竹子。

人一眼望去,綠中夾雜著一抹白色,色彩一點不突兀,反而讓人心情舒暢。

宋時跟著容槿進入美術館,翻開接待員給的的小冊子,看到好幾幅作品後,他又瞥了眼容槿,才知道她來美術館的目的。

美術館今天換了一批新畫,其中有幾幅是國內有名的油畫大師的作品,所以慕名來賞畫的人很多。

宋時說去看看一位大師的作品,中途跟容槿分開。

而容槿手臂上挽著包包,兩手插在口袋,不緊不慢地走著,挨個欣賞大師們的畫作。

不久後,容槿在一幅畫麵前駐足。

靜看了有幾分鐘,容槿打了個手勢將工作人員喊了過來,打開包抽出卡遞過去。

“我想買下這幅畫。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工作人員將價格告訴容槿,還說,“我們跟兒童基金會有合作,每一幅畫賣掉後,百分之三的收入捐給基金會。”

“你們老闆挺會做慈善的。”容槿笑了笑,“那我多捐兩百萬給兒童基金會吧。”

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工作人員接過卡,去幫容槿辦買賣手續。

容槿依舊站在畫前欣賞著,偶爾看一眼腕錶,心想她花了這麼大一筆錢,怎麼也能等到那位老闆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