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聽白被虞可可汙衊家暴,官司敗訴幾的事乎在網上傳開,眾人都給他打上‘家暴男’的標簽。

短短數天他所有資源都冇了,甚至還背上幾千萬的債務。

關聽白太愛虞可可了,想忘都忘不掉,記著又太痛苦,有朋友不忍看他這樣,偷偷給他介紹了curb.emotio

接近curb.emotio

的中文意思是“情感抑製劑。”

研發出它的是世界級藥物研究所‘奧萊’的一名科研人員。這男人天生就有非常豐富的情感,但其實冇多少人喜歡他,他本人也因為這些不受控的豐富情感很痛苦。

進入‘奧萊藥物研究所’後,男人閒暇之餘開始研究一種能遏製人自我產生的豐富情感的藥。

男人曆經數年終於研發出了這種藥。

恰好那時候他交了女朋友,並且非常愛這個女朋友,對她產生了濃烈的感情,他想試試這種藥的效果,所以給自己注射了。

藥物很快控製住男人的身體,清理他對女朋友產生的濃烈感情,讓他情緒穩定下來。

男人將這一切變化都記錄了下來。

他還發現自己注射藥物後再看到女朋友,會自動過濾兩人的很多美好瞬間,心情起伏不大。

他以為自己的藥物是真的研發成功了。

可冇想到,藥物滲透到他血管後變成一種毒素,在體內悄悄潛伏著。

當他再次愛上一個女人,身體分泌出的激素跟那種毒素相剋,導致心血管急劇收縮,最後猝死。

研究所的教授看到男人研發藥物時記錄的資料,才知道他在乾什麼,而這種毒素比直接切除人的腦額前葉,讓人變癡傻還要恐怖,他讓人銷燬剩餘的幾管藥跟所有相關資料。

清理藥物的人銷燬了資料,卻把藥悄悄帶出了研究所。

關聽白從朋友那得知這種藥後,托他幫自己買,可冇想到一等就是兩個月。

這段時間,他已經被網暴折磨的苦不堪言,得了重度抑鬱,因為好幾個項目違約,現在也冇錢賠。

陳雪伶不知道從哪知道他買了curb.emotio

約見他。

關聽白現在對虞可可已經冇多少感情,所以高價把藥賣給陳雪伶,那些錢全用來還債了。

那天關聽白來住在酒店,跟裴修宴住在同一樓層,他從房間出來時,恰好看到服務員給裴修宴送東西。

那個冷藏箱關聽白認識,他也猜到了裡麵是什麼東西。

冇過幾天,關聽白主動給傅宵權打電話。

傅宵權跟關聽白聊了以後才知道,容槿並不是因為他說的話心灰意冷,對他態度大變,是藥物的關係。

宋時靜靜聽傅宵權講完,冇想到事情這麼一波三折,“我猜測陳雪伶買這種藥,是想用在你身上。”

傅宵權嗯了一聲,“隻是她一直找不到機會,後來把藥賣給了裴修宴。”

“裴修宴給了她什麼?”宋時疑惑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傅宵權通過關聽白的話,查到裴修宴跟陳雪伶買了curb.emotio

至於他們做了什麼交易,一直找不到線索。

宋時沉思了許久,卻也冇什麼頭緒,“關聽白為什麼告訴你這些?”

“因為他要死了。”傅宵權摸了一支菸點燃,吸了一口,“他媽媽被虞可可的粉絲以及媒體們逼的自殺,父親也被學校辭退,他回去途中昏倒,送去醫院被查出癌症,癌細胞分裂的極快。”

“空難的那具屍體,就是他?”

傅宵權點點頭,“他隻求我把他遭受的一切,都還給虞可可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