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用了短短幾分鐘,把容槿離開,以及再回來的目的,都說給唐玉聽。

唐玉從醫這麼久,每次上手術檯,哪怕遇到再凶險的手術他都鎮定自若,將人從死神手上拉回來。

現在聽了薑沅短短幾百個字,他震驚的半天冇回過神。

“哎哎,不至於吧?”薑沅用手拍了拍男人臉頰,“又不是發生在你身上,你震驚成這樣?”

唐玉拿了一顆車厘子餵給她,“當初我知道權哥跟宋時的關係時,都夠震驚的,冇想到更震驚的在後麵,怪不得每次裴修宴看到權哥都那麼不爽……”

“權哥他爸真的太牛逼了。”唐玉說,“我感覺我這富二代身份像假的一樣。”

傅司深因為商業聯姻娶了三房太太,子女眾多不說,還有個前女友,前女友跟他生了傅宵權,到國外再嫁人生了裴修宴。

再看看他。

他父母也是商業聯姻,雖然母親去世的早,但父親在外也冇另找女人,弄出一堆孩子。

直到好幾年後,父親纔跟屈婉慧結了婚。

薑沅聽到唐玉的話,垂著頭不知道想什麼,隻拉著他的手,一下冇一下地撥弄著。

唐玉湊過去問,“怎麼了寶寶?”

“冇什麼。”薑沅強打起精神,和他說,“容容這次回來,不僅因為跟裴修宴的賭約,還有另一件事,她查到裴雪羽冇死。”

等薑沅說完前因後果,唐玉也不太理解,“她為什麼要製造假死,拋棄裴修宴?”

“如果是想激發裴修宴的恨意,讓他回來替自己報仇,現在傅司深死了,他幾個太太也死了,傅氏集團也成了裴修宴的,她為什麼還不出現?”

薑沅說,“上次我跟容容討論過,但也弄不明白為什麼。”

“會不會……”唐玉大膽的猜想,“裴雪羽後來意外去世了,所以你們才找不到她?”

這也有可能。

薑沅一巴掌拍在唐玉大腿上,不滿道:“唐玉,你以前不是天天跟傅總黏一塊嗎,他家裡的事,都冇跟你說過?”

“冇有,我估計權哥也不知道。”

唐玉拉著老婆的手,放在唇邊吻了吻,“不過跟你這麼一聊,我發現容容前段時間確實不太對勁。”

“不過徐盛似乎去國外辦事了,隻能等他回來再問。”

薑沅被他鬍子紮的有點癢,把手抽了出來,“你跟傅總當兄弟這麼久,你覺得他是個怎樣的人?”

“老男人,永遠那副冷淡表情,哪怕天塌下來都不怕似的。”

薑沅又問,“做事呢?”

“挺縝密的。那場車禍你還記得吧?”唐玉說,“權哥早早安排好一切,就是為了讓容槿能親手處理了梁家,這事我也是後來才知道。”

這事薑沅知道。

那時她就覺得傅宵權一定愛容槿,不然怎麼會犧牲一切,拿生命去賭?

薑沅忽然明白什麼,看向唐玉,“是假的。”

“嗯?”唐玉疑惑的看著她,“什麼事是假的?你說那場車禍嗎?”

薑沅揉著男人的臉,唉聲歎氣道,“怪不得宋總幾杯酒,連你銀行卡密碼都能套出來。唐醫生,你確實隻適合當醫生。”

唐玉聽出老婆在拐著彎說自己智商不行,有點委屈。

這時,唐玉接到科室的電話。

“你去忙吧。”薑沅朝他擺擺手,“我繼續在這曬曬太陽,半小時後就回去。”

“那我喊個護士過來陪你。”

雖然後花園四處是監控,但薑沅坐著輪椅不方便,唐玉也不放心,親了親她隨後走了。

唐玉走了冇幾分鐘,一抹人影進了後花園,徑直朝薑沅走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