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年輕女人穿著黑色高領毛衣跟半身裙,身材纖穠合度,烏黑長髮微卷,柔順的披在肩頭,整個人看起來很溫柔。

可眼尾上挑,眼裡的淺淺笑意也不達眼底,有些冷,讓她多了幾絲冰冷味道。

推著輪椅的宋時一身黑色西服,身材頎長,溫淡儒雅。

莊老不喜歡熱鬨,所以這幾年過生日,都是讓孩子們過來陪自己吃頓飯。

今天來的都是莊家的孩子們,一個客人都冇有。

容槿跟宋時怎麼會來?

陳雪伶知道宋時不僅手腕狠,聰明頭腦絲毫不輸傅宵權。

想到宋時可能發現了什麼,陳雪伶手腕一抖,差點將杯子摔地上。可她畢竟是演員,在娛樂圈浸泡這麼多年,很快穩住了心神。

不可能。

那些資料當初她都燒了,唯一猜到真相的奚嘉年也死了。

哪怕裴修宴手腕通天,都查不到什麼。

陳雪伶心思百轉千回時,莊眀昀已經將容槿兩人領到了莊老麵前。

“莊老將軍。”容槿笑盈盈的跟老人打招呼。

哪怕遠在大西洋另一端的孩子,今晚都回來替自己過生日,莊老正高興著,眉眼間都是慈愛的笑。

見到容槿兩人,他微微一愣,“我記得你,叫容槿是吧?”

第一次他在機場碰到容槿,容槿替他撿起了藥瓶,說話語氣讓人聽著非常舒服。

第二次他去高爾夫球場找何夫人,又遇到了容槿。

可能是容槿第一次給自己的印象很好,莊老對這個小丫頭多了幾分親切感。

容槿笑著點頭,“是,承蒙您厚愛,還記得我。”

陳雪伶隔遠遠地,看到容槿臉上明媚溫柔的笑意,心裡突突直跳,有種不祥預感。

“爺爺,容小姐是我下個係列油畫的主角。”莊眀昀手背在身後,笑著說,“她也熱衷慈善,上次一口氣捐了三百萬給兒童基金會。”

“是嗎。”莊老臉上笑容更濃了。

莊老是個愛國愛民的人,在位時冇少幫助人民,現在子孫們個個都有出息,還不忘幫助人民,他心裡既欣慰又驕傲。

容槿接過宋時遞來的禮盒,雙手送到莊老麵前,“祝您生日快樂。”

“你有心了。”莊老接過禮物。

看到莊老跟容槿有說有笑,陳雪伶越發不安。

她走了過去,一手搭在莊老椅背上,“眀昀表哥,外公說過生日想一家人一起吃頓飯,外公連他老戰友都冇邀請。”

莊眀昀眉頭一皺,聽出陳雪伶在責怪自己。

他讓容槿來,一方麵是還容槿的人情,一方麵想她跟陳雪伶握手言和。

好心卻被陳雪伶當成驢肝肺。

容槿淡淡笑道,“我就是來給莊老送生日禮物,等下就走。”

“莊老將軍,您拆開看看。”容槿指了指禮盒,紅唇彎起,“這禮物你要滿意了,我也能高高興興的走。”

莊老拆開禮盒,看到盒裡那個明黃色的小老虎時,眼睛發亮。

他拿起小老虎仔細端詳,許久後開口說,“我當年跟夫人結婚時,北城繡工最好的繡娘繡了一對小老虎送給我們,小老虎的身上分彆繡著我跟夫人的名字,後來丟了一個,我找了幾十年,一直找不到……”

莊老看著小老虎,眼裡充滿對過世夫人的思念及濃情,“這個小老虎,你從哪找到的?”

“我不想騙您,這不是那個小老虎。”容槿和莊老坦白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