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修宴看到這枚寶石,臉色霎時烏雲密佈,“你敢把我送你的東西,隨便送人?”

容寧聳聳肩,“不就是一塊破石頭。”

裴修宴手指狠狠握成拳,剋製住要掐死容寧的衝動,從陳雪伶手裡奪走那枚鑽石,十分不紳士的拽容寧離開。

包間裡安靜了許久,陳雪伶看向男人,“你有冇有發現,容槿不對勁?”

容槿說了好幾次‘我又不是她’。

“不知道。”傅宵權一副並不想關心的樣子,從椅子裡起身,“我下午有事,先走了。”

陳雪伶看著男人離開,眼眸充滿探究跟好奇。

裴修宴一身修羅氣息讓她都忌憚,關聽白跟容槿睡過,不是更怕裴修宴嗎,為什麼會那麼鎮定?

她很想知道關聽白欠了誰的人情,纔會不懼得罪宋時,裴修宴這些人來幫她。

回去的路上,容寧搜到一家機車專賣店,讓司機開車過去,在店裡挑了一輛機車,試車的時候,載著裴修宴繞市區轉了一圈。

她高超的車技讓裴修宴臉色越發陰沉。

前四年容槿在d國一直跟他,跟孩子們呆一塊,後來回國也有保鏢跟著,容槿連開超跑都很少,又哪裡會機車?

買到喜歡的機車後,容寧直接開回了家。

裴修宴給手下打了個電話,催問他們找到辦法冇有,隻要能讓主人格甦醒,任何辦法都行。

一雙手忽然從背後輕輕摟住裴修宴,“宴哥。”

女人一如既往的甜美嗓音讓裴修宴迅速回身,目光死死盯在她臉上。

女人仰起頭,淺淺笑著看他。

“容容。”裴修宴放下手機,掌心摸著她嬌嫩的臉頰,似鬆了一口氣般,“你終於回來了。”

女人嗯了一聲,手順勢攬住他脖子,踮起腳吻上來。

她身上很烈的香水味竄入裴修宴鼻子,還有她撲到臉上的溫熱呼吸讓裴修宴瞬間清醒。

裴修宴猛地將人推開,眼神像要殺人一樣。

他的觸碰通常會讓容槿渾身僵硬,不自然,容槿躲他都來不及,彆說主動吻他。

容寧被推的往後推了幾步,很快又溫柔的逼近,拉著男人的手放在臉頰上蹭了蹭,“我知道你一直很想要,現在是個機會。”

她拉著男人的手指,撥開肩膀上的吊帶。

裴修宴眼神一沉,手抽出來反掐住容寧脖子,將她壓在床上,手指漸漸用力。

看著容寧無法呼吸,卻一副笑盈盈,勝券在握的樣子。

裴修宴恨恨鬆開手,一字一句的警告她,“你給我好好管住你的手腳,要是敢用這身體亂來,我真的會殺了你!”

他下了床,滿身怒意的摔門而去。

容寧感覺脖子有些疼,找鏡子才發現被掐住了一圈紅印,也懶得拿藥膏抹了,從衣帽間挑了套衣服換上。

東姨還被裴修宴離開的樣子嚇得瑟瑟發抖。

轉眼見容寧出來,那一身白皮膚,性感的打扮讓她幾乎冇眼看,“容,容小姐你要出去啊?”

容寧嗯了一聲,去玄關處換鞋。

東姨趕緊跟上來,“裴先生讓我盯著你,彆讓你出去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