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天後,裴修宴要回去d國處理赫爾特集團的事,順便看看兩個孩子,臨走時,打了個電話給宋時。

這段時間,容槿一直收到霍正曦的微信訊息。

霍正曦可憐巴巴的問她為什麼一直不理自己,是不是他冇去看她,她生氣了。

等裴修宴出國後,容槿纔回了霍正曦的訊息,隱晦的說自己因為他受了傷,他跟霍夫人應該請自己吃頓飯了。

怕霍夫人不來,容槿讓霍正曦訂好晚餐,彆提她的名字就行。

容槿去香江赴約那天,恰好是關聽白要跟陳雪伶結婚的日子,網友們跟媒體都在等待,雙方都發微博說工作繁忙,婚禮往後延遲,為此還引來了不少罵聲。

容槿到香樟酒店後,就看到在門口等著的霍正曦。

男孩穿著一套灰色的衛衣褲,太陽穴旁的短髮髮尾捲起,給他添了幾分可愛,身上氣質乾淨,少年感十足。

霍正曦正百般無聊看著手機。

抬頭見容槿進來酒店,他眼眸一亮,立即大步走上來,嗓音清透好聽,“姐姐。”

容槿嗯了一聲,想到他跟傅宵權的關係,心裡憂心忡忡。

霍正曦帶著容槿去搭電梯,餘光見她臉色似乎不太好,關切的問,“姐姐,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

“冇事,”容槿笑了笑,“你媽媽來了嗎?”

“嗯,在包間裡。”進電梯後,霍正曦按了下十六層的按鍵,“我媽媽很好相處,她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。”

容槿知道霍正曦信了自己,想帶霍夫人跟自己吃頓飯道謝,而這卻是她為霍夫人做的鴻門宴。

想到自己利用了霍正曦,她心裡很愧疚。

上一代的事,她也不想牽扯到霍正曦身上。

到包間門口後,容槿輕聲跟霍正曦說,“我很想吃邵記的葡萄蛋撻跟菠蘿包,你去幫我買,好嗎?”

“好。”霍正曦點點頭。

他剛轉身要走時,忽然又折回來,將手裡的袋子交給容槿,“姐姐,你幫我把東西拿進去。”

容槿嗯了一聲,接過袋子。

目送霍正曦進電梯後,容槿打開手機給傅宵權發了條微信,發完收起手機,推門進去包間。

包間是古典中式裝修,並不大,一眼就能把整個包間儘收眼底。

容槿的目光很快落在圓形餐桌上,見一名貴太太端坐在桌前,她烏黑的長髮盤了起來,露出修長脖頸,肌膚雪白,那股雍容貴氣彷彿渾然天成。

如果容槿不認識她,不知道她真實年齡,還以為麵前的女人隻有三十來歲。

貴太太抬眸看向容槿,一點也不驚訝進來的是她,端起碧螺春抿了一口,“利用我兒子喊我出來,容槿,你夠厲害的。”

“如果我單獨約你,你也不會出來。”容槿走到桌前,看向女人,“你說是不是,裴雪羽女士?”

女人麵色依舊平淡,“我不知道你再說什麼。”

她話剛落,包間門被推開。

傅宵權他見包間除了容槿,還有其他人,這人他還認識,他摘下了口罩,問容槿,“容容,你怎麼約了霍夫人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