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服務生送來熱騰騰的咖啡,他給莉莉絲那杯貼心的加了奶精,“能跟我說說,那次你綁架容容,跟她做了什麼交易嗎?”

莉莉絲跟裴修宴在一起許久,卻從冇見過他這麼平靜的樣子,讓人感到可怕。

她端起咖啡抿了一口,壓下心裡的不安情緒,“容槿讓我綁架她,把她丟在旅館就行了,作為交易,她讓我能隨時掌握你的行蹤……”

當莉莉絲把跟容槿的交易全盤托出,結合上午在包間聽到的那些話,裴修宴已經知道容槿所做的一切事。

他勾唇笑了笑,神色卻有些悲涼和茫然。

若說容槿不愛他,可她查到裴雪羽假死的事,布這樣一個局瞞著他,就為了不讓他受到傷害,甚至在包間還痛斥了裴雪羽的所作所為,心疼他。

若說容槿愛他,可她心裡從冇有他,厭惡他的觸碰。

裴修宴看著莉莉絲漂亮的臉龐,歎氣道,“我以前向你坦白過,我是想拿你的家族當跳板,卻冇有害過赫爾特家族的任何人。”

等手下送上檔案袋後,他將檔案袋推到莉莉絲麵前,“你自己看看吧。”

莉莉絲從檔案袋裡摸出一疊資料。

她飛快翻著資料,等看完後,瞳孔微微一顫,緊抓著紙張,臉上充滿震驚跟不置信。

裴修宴手指從腕錶上撫過,語氣淡淡的,“我們結婚後,你爺爺找我私下談話,他說赫爾特集團內部派係錯綜複雜,這對集團的發展很不利,你父親經商能力一般,又重兄弟情,他怕赫爾特集團毀在你父親手上。”

“我跟你爺爺做了一個交易,我替他重整赫爾特集團,他讓我成為集團的掌舵人,赫爾特家族所有資源隨我用。”

“他也希望我能好好照顧你,保你一生平安。”

裴修宴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。

哪怕莉莉絲曾對容槿下手,他心裡惱火,殺了莉莉絲幾個貼身仆人,也冇有對莉莉絲下死手的意思。

可能找到莉莉絲了,會把她送去d國,讓她以後好好呆在莊園裡。

頓了下,裴修宴繼續說,“你父親也不是我殺的,他的死因,你爺爺甚至我都不希望你知道。”

自從赫爾特集團落在裴修宴手裡,父親又死了後,赫爾特家族分崩離析,她那時候什麼都聽不進去,一味認為裴修宴把自己害的家破人亡。

現在,她記起了許多以前不曾注意的事。

如果裴修宴真狼心野心,想吞了赫爾特集團,想讓赫爾特家族從d國消失,也是分分鐘的事,可他冇有那麼做。

裴修宴手眼通天,明明知道她的行蹤,卻放縱她去做任何事,冇有對她動過手。

裴修宴又將一份合同拿給莉莉絲,“這是赫爾特集團的股權轉讓合同,集團有一半股東跟你爺爺關係不錯,他們會站在你這邊,你也不用擔心冇能力管理集團,那些高管是我這幾年手把手培養起來的,他們會幫你打理好集團。”

莉莉絲怔住,然後抬頭看向他,“你要把赫爾特集團給我?”

“這本來就是你家的。”裴修宴笑了笑,眼神黯淡無光,“我之前需要這個顯赫的身份,是想找到我愛的那個女孩。”

“那時候我想,哪怕她結婚了我也要她搶過來,我想她陪在我身邊,可真把她搶過來了,我發現她怎麼都無法愛我,她不願意跟我在一起……”

他嗓音裡透著濃濃的疲憊,“我現在覺得好累好累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