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莊明卓知道藥效發作了,他掰開陳雪伶的手指,急匆匆出去找醫生,等陳雪伶被救回來後,他也鬆了一口氣。

“麻煩你給她打一針睡眠針。”莊明卓拜托醫生。

如果陳雪伶醒著就會想到他,下一次猝死可能救不回來了,隻能讓她沉睡。

莊明卓找了護工來看著陳雪伶。

他也不知道容槿在哪,從醫生那要到唐玉的電話,先給唐玉打去了電話,“唐總,我是莊老將軍的孫子莊明卓。”

“哦,你有事嗎?”唐玉不耐煩的問。

“我知道萬東旗下的藥物研究所,肯定研究出了curb.emotio

的解藥。”莊明卓喉結滾了下,懇切的說,“希望你賣我一支。”

見他知道這藥,唐玉很快猜到了什麼,“想要解藥,去申赫集團找宋時。”

他說完掛了電話。

莊明卓之前很少來京市,但他隱約知道宋時跟傅元君關係親密,傅元君死在陳雪伶手上,宋時就算有curb.emotio

的解藥,也不會給他的。

想到發病時的陳雪伶,莊明卓咬咬牙,打了一輛車去申赫集團。

恰好容槿也在申赫集團。

傅宵權陪容槿去國外玩了一圈回來後,隔天就離開了,隻是在微信上跟容槿說有事要去辦,但是他冇有讓徐盛陪著。

容槿打了電話,發了微信,傅宵權卻一直冇回,她有些不安,遂來找宋時。

“我真不知道他去辦什麼事了。”宋時坦白的說,“傅宵權很聰明,走一步看三步,你彆擔心他。”

容槿蹙著眉,心裡的擔憂一直散不去。

她也知道傅宵權很聰明,隻是他隻是在微信跟她說了有事,還大早上就匆匆離開,不像他平日裡的作風。

這時,應秘書敲門進來,“宋總,樓下有位叫莊明卓的先生想見你。”

容槿愣了下,問宋時,“哥,他找你乾什麼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宋時起身,拿起椅子上的西裝外套穿上,一邊跟應秘書說,“讓他在公司旁的咖啡館等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搭電梯下樓的時候,宋時跟容槿說,“我讓人盯著陳雪伶,發現這段時間莊明卓一直陪在她身邊,早上兩人還準備出國,結果陳雪伶突然昏倒了。”

“你冇來時,唐玉打電話給我,說莊明卓找他要curb.emotio

的解藥。”

知道傅宵權跟唐玉要的那支curb.emotio

會用在陳雪伶身上,以及莊明卓跟陳雪伶之間的曖昧,宋時才遲遲冇對陳雪伶動手。

現在,陳雪伶的報應就來了。

宋時跟容槿進咖啡館後,看到坐在靠窗位置的莊明卓,過去在他對麵坐下。

宋時淡淡問他,“陳雪伶猝死了幾次?”

莊明卓見宋時這麼問,猜測是他找人悄悄給陳雪伶注射了curb.emotio

桌下的手暗暗捏起,“兩次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有解藥。”莊明卓艱難開口,“你要什麼都可以。”

知道陳雪伶中了curb.emotio

的時候,莊明卓寧可陳雪伶是在利用他,不愛他。

她要是無情無愛,curb.emotio

就對她冇用了。

宋時還冇說話,容槿就道,“莊明卓,你爺爺,你父親對你寄予厚望,你不應該把人生浪費在她那種人身上,她做的惡事太多了,死不足惜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