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正曦抬起還能動的右手看了看,掌心彷彿殘留著一些溫度,他五指握緊,似乎想留住那抹溫暖。

然後霍正曦從枕頭底下摸出一部手機,撥了個電話出去。

隔天早上,容槿剛點好外賣,女兒又又就打開了電話,委屈的嘟噥:“媽咪,你不說今天陪我跟哥哥去野營嗎?你跟爹地一樣說話不算數。”

“讓舅舅陪你們去好不好?”容槿柔聲安撫女兒,“媽咪要照顧一個病人。”

“你不會丟下我跟哥哥,跑了吧?”

容槿失笑道,“不會,等這個病人好點,不需要媽咪了,媽咪回去好好補償你跟哥哥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

跟女兒打完電話,外賣恰好到了,容槿拿著外賣去霍正曦的病房,見他已經醒了,氣色比昨晚昨晚還要好。

“姐姐。”霍正曦跟她打了聲招呼,太陽穴旁的短髮捲起來,多了幾分可愛。

容槿將病床升起來,打開熱騰騰的肉粥,吹冷後餵給他,試探性的問,“霍正曦,你想起自己怎麼騎摩托的嗎?”

“記得。”霍正曦吞掉嘴裡的食物,告訴容槿,“那天我騎著摩托車從濱江路經,看到前麵有輛豪車開的很快,突然撞開護欄飛了出去,我就趕緊打電話給110,想過去看看人怎麼樣,冇想到路上有油,摩托車打滑,把我也摔了出去。”

霍正曦說的,跟那個警員說的一樣,他們警局當時也確實接到一個電話,是霍正曦打過去的。

容槿急迫的問,“你摔山坡下後,有看到邁巴赫車裡的人嗎?”

霍正曦努力想了想,然後搖頭,“我那時候渾身好疼,後腦勺也疼,隱約看到坡底下的車子,然後就昏了過去……”

“怪我不細心。”他低著頭,懊惱的說。

“我早看到路上有油的話,不至於連車帶人摔下去了,等警察來的時候,我還能從旁邊下去,看看那個人怎麼樣。”

容槿見他這麼自責,輕聲安撫道,“沒關係,你已經做得很好了。”

換做其他人,可能對交通事故置之不理,霍正曦看到了第一時間報警,還想著下去救人,很難得了。

要冇有霍正曦那通電話,這場交通事故可能會很晚纔會被髮現。

霍正曦瞅著容槿的臉色,小心地問,“姐姐,你為什麼問我這個,你跟邁巴赫的車主認識?”

縱然裴雪羽不配為母親,但那是上一輩的事,容槿不想扯到霍正曦身上,所以冇有在他麵前,揭穿他母親真正的身份。

容槿抿了下唇,失落的說,“嗯,他是我男人,我兩個孩子的父親。”

霍正曦似乎有些驚訝,“警察還冇找到他嗎?”

“冇有,隻找到了車子。”容槿以為霍正曦在後麵摔下山坡,應該看見了傅宵權,冇想到他也冇看見。

隻有車,冇人,這個結果隻會讓容槿往壞地方想,心裡更慌。

容槿請了個護工過來照顧霍正曦,結果回去還不到三個小時,護工就打來電話,說霍正曦不肯吃飯,狀態也不是很好。

容槿讓護工把電話給霍正曦,歎氣道,“霍正曦,你不吃飯,身體哪好的起來?”

“姐姐你說過會多陪我幾天……”電話那端,大男孩的聲音悶悶地,“結果早上就走了,是不是……我對你冇利用價值了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