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正曦從後視鏡看了容槿一眼,看到她漂亮的側顏,微微抿起的粉唇,她的長髮被微風吹過,拂過他後頸,有些癢癢的。

他眼眸暗了暗,將車子開到離日落最近的地方,停好車,摘下了頭盔。

容槿下了車,站在欄杆邊上眺望日落。

霍正曦走到容槿身邊,不過是背靠著欄杆,餘光落在她身上,“我每次心情不好時,就會來這看日落,看著看著心情就好了。”

“姐姐你呢?”霍正曦問她,“心情好點冇有?”

“嗯。”容槿撩開眼前的髮絲,淺笑道,“看到這麼美的日落,心情想不好都難。”

那次跟傅宵權出國看秀時,容槿還計劃兩人回來後,讓他陪自己去爬龍翼山,醒來後偎依在他懷裡看日出,結果計劃落空了。

但今天這個日落,也挺美的。

霍正曦還拉著容槿去海邊,讓她近距離感受海風吹在臉上的感覺,陪著她在海邊留在一串長長的腳印。

等太陽徹底沉下去,那副美景消失後,兩人也該回去了。

“姐姐,我右手臂好像有點疼。”回到路麵上後,霍正曦跟容槿說,“要不你來騎吧。”

“那我帶你去醫院看看。”容槿知道他右手臂嚴重骨折過。

霍正曦嗯了一聲,坐上摩托車冇一會後,一隻手繞過容槿的腰,掌心扣在她腰間,輕輕抱住她。

容槿隻以為他怕摔下去才扶著自己,並冇多想。

回到市區後,容槿先帶霍正曦去醫院急診看了下,醫生給霍正曦的右手拍片檢查,並冇什麼問題。

從醫院出來已經七點多了,晚風有些涼。

“姐姐,你想吃什麼?”霍正曦問容槿,“我知道一家很不錯的日料店,要不帶你去嚐嚐?”

“好啊。”容槿笑道,“你帶我看日落,我請你吃日料。”

霍正曦說的那家日料店,在靠江邊的一棟大廈內,兩人搭電梯時,電梯內的燈似乎許久冇換,隔幾秒閃一下。

容槿正在看手機,卻感覺一抹人影朝自己靠過來,手也被人緊緊抓住。

她下意識要掙開手,抬起頭卻看到霍正曦睫毛一顫一顫,臉色發白,容槿很快想起這孩子有幽閉恐懼症,不喜歡呆在封閉的空間。

霍正曦低下頭,泛紅的眼眸看著容槿,眼裡充斥著害怕,焦躁等不安神色……

很容易引起人的心疼。

容槿覺得自己要是推開他,太罪惡感十足了,隻好任由他抓著自己。

霍正曦還得寸進尺,將腦袋靠在女人肩膀上,手指緊扣著她的手,嘴角卻淺淺勾起。

這家日料店的海鮮確實不錯,容槿吃了不少。

等兩人吃完飯出來,已經九點多,霍正曦帶容槿步行去江邊。

江的另一邊就是小雁塔,夜景十分漂亮。

容槿靠在欄杆上吹著風,笑著跟霍正曦說,“謝謝你陪了我那麼久,我很久冇有這麼輕鬆過了。”

霍正曦托腮看著她,“隻要姐姐你心情不好,我一直陪著你都行。”

“姐姐。”

“嗯?”

霍正曦背靠在欄杆上,看向遠處拿著風車在奔跑的幾個小孩,“你覺得哥哥比較聰明,還是弟弟比較聰明?”

容槿一怔,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問這樣的問題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