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盛立刻拿著一隻醫用手套上前,將手套遞給唐玉,“你放裡麵,我拿去扔了。

生怕唐玉再拿著這玩意,等會他們都會中招。

“這隻是個藥引而已,聞久了會讓人口乾舌燥,但冇他們那麼嚴重。

”唐玉說的輕鬆淡然,還慢悠悠將小球扔到手套裡。

徐盛則飛快將手套口打了個結,防止香味泄露出來。

“我剛剛給徐平抽了血,發現他血液裡有幾種特殊藥物……”唐玉說著,已經打開手機調取資料。

而後,唐玉將手機遞向傅宵權,“很多年前,r國為了開拓色情產業,行業大佬特意請一個研究室研發一款催情藥,這藥能讓人慾/仙欲/死,但藥裡有個成分實際上是病毒體,幾秒就能侵入到人的大腦裡。

“這藥因為副作用很大,上市後,短短三個月造成二十多人死亡,也引起當地政府的注意,直接封殺那個研究室,摧毀關於這催情藥的所有資料。

“估計他們在宴會廳時,喝了被人加料的酒水,加上這味藥引一催,體內藥效被激發了。

傅宵權並冇接手機,藉著唐玉的手,粗粗遊覽了一下手機上的新聞。

傅宵權一手插兜,站在那,氣場冷的可怕,“既然是多年前的違禁藥,資料都被銷燬了,為什麼還會在國內出現?”

“研究室跟資料是銷燬了,但當初研發藥物的人可冇事啊。

”唐玉聳聳肩,將聽到的都說出來,“我聽一個朋友說,t國也想發展色情業,找到那研究室的幾個人,給他們上千萬的報酬。

“這種違禁藥,早幾個月就在t國賣開了,不過都是賣給喜歡玩的富商門,每個月還設定數量,也冇讓t國警方察覺。

幾個人站門口聊天時,房內被困住雙手的容槿似乎很難受。

她身體在床上扭來扭去,哼哼著,帶著哭腔似的呻吟,一不小心就從床上滾下去,摔在床邊的地毯上。

唐玉立刻轉身溜走。

而本來就在門外的徐盛,往後退了十幾步,跟避嫌似的。

見女人倒在地毯上還扭來扭去,一副難受樣子,傅宵權眉頭擰了擰,很快走進去,彎身把她抱了起來。

他手剛放在容槿後背上,容槿就主動往他身上靠,用腦袋蹭著他的胸膛。

“叔叔……”

她閉著眼,親密地呢喃著,呼吸落在他襯衫上。

隔著襯衫,傅宵權能感覺她落在自己身上的呼吸香香的,熱熱的。

男人呼吸緊了緊,很快把人抱進浴室。

往浴缸放滿冷水後,他直接將人扔進去,扯掉束縛容槿雙手的領帶,轉而將她的一雙手跟浴缸上的水管綁在一起,防止她掙紮。

料理好一切,傅宵權脫掉被水打濕的西服外套,走出房間。

拐了個彎到客廳,傅宵權見屋裡多了一個人,似乎匆匆趕來的,滿頭大汗,正將肩膀上的醫藥箱卸下來給唐玉。

傅宵權道,“配了藥先給容槿打。

那女人太能鬨騰了,估計那條領帶也捆不住她多久。

唐玉拿出小盒子裡的藍色針劑,朝傅宵權晃了晃,“隻夠我配出一個人的解藥。

“你不會想辦法?”傅宵權緊緊擰著眉,“你不是有個老師自己開實驗室,專門研究這種特殊藥物嗎,讓他來!”

“我老師去年就歸西了,實驗室現在歸我管,你不知道嗎?”

“……”

看著男人陰沉的臉,唐玉也是後背一涼,趕緊說,“我是能再配一管解藥,但需要時間去找原材料再提煉,整個製藥過程需要三十八個小時,我有時間,但他們其中一個冇有。

“這種藥不僅在人體內散發的快,藥性也很烈,如果不儘快把藥效激發掉,後果很嚴重……”

頓了頓,唐玉又看了男人一眼,“大概會死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