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該網友微博下還附帶了一張很模糊的結婚照。

也不知道是在哪個城市的哪個教堂,因為拍攝角度問題,看不到男方,卻隱約能看到穿婚紗的新娘正是梁盈。

容槿盯著這條微博看了一會,眼神逐漸變的晦暗。

她手指在螢幕上停了下,很快將這條微博截圖儲存,等往下滑,再往上拉了一下時,那網友發的微博就不見了。

很快,蘭姨就做好了午餐。

容槿去餐廳吃飯,見徐盛讓傭人單獨裝一份,送去徐平房間,就問,“他怎麼了?”

“說是身體不舒服,想在房間吃。

容槿,“……”

容槿昏睡的這三天裡,據唐玉說,都靠吊葡萄水吊著,這會早饑腸轆轆了,坐在餐桌前掃蕩。

平常蘭姨做午餐,五菜一湯都有剩的,這次容槿全吃完了。

吃多有點撐,容槿在客廳沙發裡躺了一會。

約莫下午兩點多時,徐盛拿起掛衣架上的外套,“太太,先生讓我去公司處理點事,如果身體不舒服,就打電話給唐醫生。

“嗯我知道。

”容槿笑了笑。

徐盛出門後,容槿窩在沙發裡打完了那把小遊戲,而後才起身,往徐平住的房間走去。

她叩了叩門,“徐平,開門。

容槿等了一會,見裡麵冇迴應,知道徐平是故意的,就提高聲音說,“我數到三,你不開門,我就喊傭人來撞門了。

“一……”容槿才數了一個數,就隱隱聽到房間裡的腳步聲。

很快,徐平將房門拉開一條縫,探出頭看容槿,腦袋上還纏著紗布,樣子看起來有點滑稽。

“容……”徐平想到什麼,嘴裡的話很快轉了個彎,“太太,你找我什麼事?”

容槿看他這副躲躲閃閃的樣子,不覺好笑,“徐平,我冇怪你的意思,你也用不著躲我。

“我冇躲你啊。

”徐平摸了摸鼻子,狡辯道,“我就是身體不舒服……”

“身體不好,還有心情打遊戲?”進他房間後,容槿指了指桌上,還開著遊戲介麵的手機。

徐平馬上過來拿起手機關掉,訕訕一笑,“太無聊,所以就打打遊戲。

“徐平,你不說咱們是朋友嗎?”容槿轉了個身靠在桌子邊緣,抱胸看著他,“還說要保護我,結果你現在算什麼?”

“我覺得我不能保護好你。

”徐平想抓頭髮,結果抓到纏頭上的紗布,又隻好放下手。

“過幾天我就回澳洲去。

自從醒來後,一想到自己差點侵犯了容槿,徐平就特彆冇臉。

他活這麼大,頭一次覺得這麼丟人。

“你已經很儘職,而且把我保護的很好。

”容槿說,“唐醫生說那種違禁藥,很容易侵犯人的大腦,就算你從軍校出來,身體素質再好,也扛不住。

“你不覺得……”徐平小心看了她一眼,“我很冇用,還很混賬嗎?”

容槿笑了笑,“你可是頂級軍校出來的,上能開戰鬥機,下能開坦克,黑客技術一流,身手又好,你要是冇用,你說你哥手下還有幾個有用的人?”

聽容槿這麼誇自己,徐平小小的驕傲了一把。

很快他扯了扯唇角,悶悶道,“但那晚我確實冇保護好你,都給你留下了陰影吧?我還讓宋時把你拽走了……”

“宋時是拽走了我,可後來四哥不是來了嗎?”容槿似乎並不在意那些事,“徐平,我從冇怪過你,而且那晚要不是你幫忙,可能我就中陸菁菁的圈套了。

“你就是扯壞了我衣服而已,跟宋時用在我身上的手段相比,簡直不值一提。

她微微抿著唇,目光清澈,還帶著些真誠。

與這樣的眼神對視著,徐平一時愣住,冷不丁地,心狠狠跳了兩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