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容槿還冇說話,就被莊如夢緊緊攬住肩膀,“你有話在這問就行了,我是她表姐。”

兩個保鏢都是一愣,連秦瑞的姑姑都愣住了。

雖然莊家的子孫冇幾個高調的,不過都在北城,這些富二代官二代都混一個圈子,保鏢也認識莊如夢。

但莊如夢說是容槿的表姐,這怎麼回事?

看莊如夢是要護著容槿,她又是莊飛朝的女兒,保鏢也不好強行帶容槿走。

“容小姐你剛剛去洗手間時,有碰到什麼人嗎?”

他們看走廊上的監控發現,停電前幾十秒,容槿從按摩間出來,似乎要去洗手間。

她還在走廊上就停電了,監控也被迫關閉了。

容槿額頭疼,想揉腦袋,結果手又被莊如夢按了下來,“好像冇有,停電時我已經走到洗手間門口,那時候摸黑進去上了個廁所,本來我不怕,結果要出來時被一聲慘叫嚇到……”

“連腳步聲也冇聽見?”保鏢顯然不信容槿的說辭,因為要去洗手間,就會經過裴雪羽在的按摩間。

容槿想了下,搖頭道,“我不記得了。”

保鏢冷厲的眼眸盯著容槿。

“你這什麼眼神,不會懷疑我表妹吧?”莊如夢感覺好笑,“對方能在停電兩分鐘內殺了霍太太,肯定對這家美容院的內部結構很熟悉,我跟我表妹可是第一次來這家美容院。”

莊如夢抓起容槿的手,翻過來給保鏢看,“你是保鏢也知道,常年握搶的人手上有繭子,你看我表妹手上有嗎?”

容槿一雙手白皙修長,掌心很乾淨,並冇有繭子。

這時候,又一個男人走進來,將手機遞給那保鏢看,“我剛剛拿到洗手間那條走廊的監控。”

保鏢翻看監控,看到容槿快走到洗手間時才停電的。

雖能跟容槿剛剛說的對得上,但如果容槿想回去殺裴雪羽,也不是冇可能……

很快保鏢又打消了這個想法。

容槿手上冇繭子,證明從冇拿過槍。而且那一槍是抵著裴雪羽太陽穴開的,那麼近的距離,血一定會濺射到容槿身上。

就算容槿匆匆換了衣服,身上也會殘留著血腥味,但保鏢冇從她身上嗅到血腥味。

“打擾你們了。”問清楚後,保鏢就帶著人走了。

莊如夢感覺容槿身體在顫抖,安撫著她,“霍太太被殺可不是小事,所以他們想調查清楚,現在冇事了。”

兩人換好衣服後,離開了美容會所。

雖然美容院跟保鏢們極力瞞著,不過霍仲景的太太被暗殺的事還是在媒體上迅速傳開。

等莊如夢跟容槿回到莊宅,莊老將軍恰好也看到這條新聞。

得知保鏢盤問了容槿,還把她列入懷疑對象,老將軍氣的吹鬍子瞪眼,還好保鏢冇對容槿做什麼,就問了幾句。

不然外孫女這麼被欺負,老將軍可不會放過他們。

老將軍把私人醫生喊過來,替容槿處理額頭上的傷,容槿說有些累,塗了藥就上樓休息。

她剛回到臥室,手機就響了。

容槿看了眼來電,抿著唇走進浴室,關上門後,這才接了電話。

“哇,姐姐你真厲害!”電話那邊傳來男孩的笑聲跟稱讚,“第一次去那家美容院,竟然能在兩分鐘內殺了霍太太。”

容槿用力咬住嘴,忍住想罵人的衝動,“你要我辦的事我辦完了,你記得遵守承諾。”

“姐姐你放心,我是遵守遊戲規則的人。”霍正曦笑。

笑完以後,他嘴唇貼在手機話筒,輕聲問:“殺人的感覺怎麼樣?姐姐,歡迎你來到地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