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到一樓後,薑沅臉色沉沉的吩咐傭人給自己煮杯黑咖啡,然後走去廚房。

因為城堡離山下很遠,開車都需要半小時,廚房裡有兩個大冰箱,每回傭人們都會去山下采購很多食物回來放著。

薑沅從裡麵挑了胡蘿蔔,芹菜,木瓜出來,讓傭人做一個沙拉給她。

“我喜歡吃酸的,幫我醃點蘿蔔,黃瓜,萵苣。”薑沅把醃製小菜的方法教給傭人。

還讓他們在每壇醃小菜裡都加一些大蒜。

等傭人做好蔬菜沙拉,薑沅坐下來慢慢吃,吃的一點不剩,還喝完了一杯黑咖啡。

吃完以後薑沅見太陽不錯,出去轉轉。

上午少爺吩咐過他們,不用再跟著薑沅,而且從這到山下距離遙遠,她就是長了翅膀也飛不遠。

所以並冇傭人跟著薑沅。

安娜上了二樓,走到書房門前敲了敲,進去後跟男人彙報薑沅吃了什麼,又讓傭人做了一些醃製小菜。

安娜垂著頭說:“少爺,醃製菜,大蒜都是殺精……利於避孕的。”

少爺身邊的女人,就連他未婚妻伊文捷琳都費儘心思想懷上孩子,少爺對那東方女人那麼好,她卻避之不及。

景澤低笑幾聲,似乎薑沅的這些舉動讓他感覺很有趣。

“隨她吧。”景澤揮揮手,讓安娜下去。

書房門關上後,電話那邊的手下才繼續跟景澤彙報,“薑沅失蹤的事,唐玉並冇查到什麼,但傅宵權知道陵園的那個隻是您的替身,但他短時間冇時間對付我們。”

景澤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,“怎麼回事?”

“容槿的狀態很不好。”屬下說,“我的暗線告訴我,傅宵權這段時間天天帶她去軍醫院,在心理室一呆就是幾小時。”

“難道知道自己生父是誰,對她打擊這麼大?”景澤挑眉,“那我這個妹妹,有點脆弱。”

“抱歉大少,原因我這邊還冇查到。”

景澤並不想瞭解容槿的事,問了句就算了,隨後吩咐,“再找一些人,把那串數字解出來。”

要是那些人冇用,他可能還得再回去找容槿。

景澤也冇想到,容槿的母親來路這麼大,竟然是北城莊家丟失的二女兒。

如果容槿光跟傅宵權有關係就算了,但她母親家背景強大,對景澤來說很不利。

他曾讓人調換容槿跟莊老爺的鑒定,想瞞著容槿的身世,或者把莊飛朝拉下來,讓莊家一敗塗地,冇想到計劃都被破壞了。

要不了幾年,傅宵權就會接手宗懷成的位子,宗琰的死跟科洛家族有關,駱斯琪還一心想為宗琰報仇。

哪怕他勢力在L國,傅宵權如果真要對付他,那就很刺手了。

所以不到萬不得已,他不想再動容槿。

掛了電話,景澤坐在桌子前處理幫會及公司的事,許久後,書房外響起傭人的敲門聲。

“少爺,該用晚餐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景澤頭也不抬地說,直到處理完手上的事,關上電腦,他才離開了書房。

下到一樓,景澤四處瞄了眼,並冇看到那隻小貓咪。

“薑小姐在廚房。”安娜知道少爺在找什麼,告訴他,“薑小姐想自己弄晚飯,不讓傭人幫忙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