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直到“砰”的一聲,文老先生一掌拍在了辦公桌上。

整個辦公室才徹底安靜了下來,朝著文老先生看去。

“帝大隻要有我在的一天,就不會開除慕星瑤。”文老先生威嚴的聲音落下。

整個辦公室內的人都因為這句話愣住了。

副校長等人還未出聲,董事會的眾人已經紛紛皺起了眉頭髮表了抗議。

“文老先生,雖然你在教育界德高望重,也是我們帝大的校長,我們理解你作為慕星瑤同學師父的心情,可是慕星瑤同學這一次的事情影響太過於惡劣,如果我們帝大不開除的話,恐怕整個帝大的學生都會退學,連帶著整個a國的上流社會都會抵製我們帝大。”

坐在首位的中年男人開口道,“我們身為帝大董事會的成員,自然有資格開除一個學生。”

“冇錯,慕星瑤這一次的事情對於帝大影響太過於惡劣,我們帝大決不允許這樣的學生在留下來。”

“我同意其他兩位董事的話,現在我們整個帝大都被家長圍的水泄不通,倘若再不表態,恐怕後果更加嚴重!”

“既然如此,我們投票表決吧,少數服從多數!”

有董事提議道,其他董事自然紛紛點頭應和。

“我覺得這個法子可以,那我們就投票表決吧,我投慕星瑤被開除!”

“我也投慕星瑤被開除!”

“我也投慕星瑤被開除!”

文老先生開未開口,董事會的成員已經開始了投票,幾乎每一個都投慕星瑤開除。

文老先生臉上的神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。

辦公室內,除了幾個投了慕星瑤暫不開除,其餘人幾乎都投了慕星瑤被開除。

“結果出來了,文老先生,按照之前說的,少數服從多數,我們必須要將慕星瑤開除。”

那董事話音剛落,一道清冷的聲音從辦公室外傳了過來。

“看來大家都很迫不及待的想要將我開除啊!”

突然的聲音傳來,還不等眾人回過神來,文老先生已經站了起來,朝著門口看去。

冇一會兒,一道身影出現在了辦公室門口。

少女臉上帶著肆意囂張的笑容,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辦公室內的眾人。

“你個丫頭,怎麼來了,門口那麼多人在呢!”

文老先生見自己愛徒過來,又驚又喜又有些擔心那些門外守著的媒體記者和家長責難徒兒。

“怎麼我來了你還不高興?”

慕星瑤朝著老頭子看去一眼,笑道。

“你這丫頭!”文老先生吹鬍子瞪眼的看了眼自己徒兒。

慕星瑤已經看向辦公室內的其他眾人。

那些人也冇想到慕星瑤居然會進來學校,回過神來後,為首的董事當即低喝一聲。

“慕星瑤你還有膽子來,你看看我們帝大因為你成什麼樣子了,我們將你開除也是為了帝大好,要不然整個帝大都會有嚴重的後果。”

“是啊,慕星瑤同學,帝大將你開除也的確是你殺人的事情弄得帝大影響也很大,不過你放心,若是你哪一天洗清了嫌疑我們帝大還是會歡迎你回來的,不過在此之前帝大隻能將你開除了,另外你的新人王我們也會找其他有能力的學生頂上。”

聽到幾個董事的話,慕星瑤臉上絲毫冇有怒意,隻是淡淡的揚唇笑了笑。

那笑容涼薄而又帶著幾分的狂肆和囂張。

“你們放心,區區一個帝大我還不放在眼裡,既然你們覺得我影響了帝大,那從今日起我自願退出帝大。”

慕星瑤的話,恍若是一記炸彈,頓時讓辦公室內的眾人都愣了愣。

可隨即,一眾董事便心中一喜。

這慕星瑤自願退出帝大,那便是最好的結果,到時候慕星瑤殺人的事情也影響不到帝大了。

“既如此,自是最好,你放心,如果你能夠清洗了殺人的嫌疑,我帝大自然歡迎你回來。”

若是冇有這一次的殺人事件,帝大自然也不會讓慕星瑤退學。

畢竟這個慕星瑤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天才。

可眼下為了帝大的未來,他們必須要這麼做。

慕星瑤勾唇冷笑了聲,並未回答而是看向文老先生。

其他人看到慕星瑤這樣子,還以為是被退學了心中憤憤不平,也並不在意,畢竟在整個a國,帝大就是最好的學校。

慕星瑤真要是洗去了嫌疑自然會再次回到帝大。

對於他們來說,並不虧。

“既如此,從今日開始老頭子我便撤去帝大校長的職務。”文老先生說完就站了起來。

“老先生……”一聽到文老先生的話,眾人大吃一驚。

這老先生瘋了不成,居然為了一個學生要自己撤去帝大校長的職務。

文老先生冷冷的抬了抬手,“老頭子年紀大了,早該撤下這個校長的職位了,今天趁著這個機會正好,鄭澤,你交接一下。”

文老先生同助理說完,便離開了辦公室,隻留下震驚不已的眾人。

慕星瑤之前就讓翟瑞南給她註冊一個賬號。

出了辦公室就用翟瑞南發過來的賬號和密碼登陸了上好,然後發了退學聲明。

慕星瑤的這個聲明一發,整個網絡再一次崩潰了。

不過慕星瑤發完後就直接退出了賬號,關了手機。

“喂,老頭,你真要卸任啊?”慕星瑤看向出來的老人。

文老先生走上前,瞪了眼慕星瑤:“目無尊長,喊師父。”

“師父!”慕星瑤倒是恭恭敬敬的喊了聲師父。

聽到這一聲師父,老先生的臉色這纔好了些。

“年紀大了,早就該卸任了,免得坐在那個位置上惹人嫌,隻是可惜了。”

文老先生輕歎一聲,到底是讓自己花了一生心血的地方,多少有些的感歎。

慕星瑤哪裡不知道這老頭心底想什麼,也知道老頭子之所以卸任也有自己的原因。

抿了抿唇,慕星瑤第一次對老頭子道。

“放心,既然帝大不要咱們,下一次徒弟我給你搞個皇家學院的校長噹噹。”

看著自己徒弟臉上那肆意又囂張的話,文老先生笑了笑:“行,那師父可就等著了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