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是啊,這套路太熟悉了。

曾幾何時,蘇家姐妹蘇雅蘇婷,不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冤枉自己嗎?

冇有人比林風更瞭解這種被人冤枉的滋味了。

痛苦,恥辱,不敢,自卑!

明明知道是對方的陰謀,卻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!

這是殺人誅心啊!

“王宇哥,他欺負我!”

那女孩梨花帶雨地撲倒王宇身邊,哭哭啼啼道:“我剛纔喝多了,這個傢夥,就壓在我身上,對我上下其手,要是趙大哥及時過來,我,我可能就……”

說到後麵,更是哭得泣不成聲。

而那個被女孩稱之為趙大哥的人,正是之前非禮女孩的男孩。

此刻,男孩一臉譏諷笑容地望著林風,似乎在說,誰讓你多管閒事,上當了嗎?

“林風,虧你還是老師呢?你怎麼能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來?”

“這一次我一定要揭發你,讓你身敗名裂!”

王宇故作義憤填膺地喝道。

其他幾個男生,也是大聲揚言,要把林風抓起來,懲戒他。

“聒噪。”

林風皺了皺眉,嘟囔了一句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王宇一愣。

他覺得這傢夥,好像表現的太過平靜了一些。

明明被自己抓了“現場”,再加上還有這些照片作為證據,他應該十分恐慌纔對啊。

到時候,可不僅僅是他當不了老師,身敗名裂這麼簡單,而且還有牢獄之災。

正常人,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。

“林風,你惹了我,隻能怪你倒黴。”

王宇換上一張冷笑,“現在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。”

“什麼機會?”林風淡淡道。

“跪下來,給我磕頭道歉,然後明天主動離開學校,以後中海市,我也不想再看到你。”

王宇傲然道。

林風笑了笑:“我和你,有仇嗎?”

“廢話!”

王宇道。

“什麼仇?”

林風道。

“你讓我的女人林妍給那些下賤的女生道歉,你還毀了我的車子,就憑這兩點,你就該遭千刀萬剮!”

王宇惡狠狠地說道。

“你的女人?”

林風笑了,“林妍什麼時候成了你的女人了?”

“以後就是了,你他媽少廢話!到底跪不跪?”

王宇不耐煩道。

“先不說我很清楚即便跪下,你多半也不會放過我,退一步,就算你真會放過我,我堂堂一名人民教師,給你一個學生下跪,你受得起嗎?”

林風語氣驟然變得沉重起來。

“這……”

王宇心頭一震。

莫名的,從對方身上感到了一種威嚴和壓迫感。

“王宇哥,你還跟他囉嗦什麼,待會警察就來了,到時候這個傢夥就會進監獄,你的毀車之仇,也可以報了。”

一個男生笑嗬嗬地說道。

“是啊,跟這種社會底層人士說這麼多冇意義,一個破老師罷了,還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?”

另一個男生同樣譏諷道。

王宇立刻反應過來,臉一沉,道:“林風,我給過你機會了,是你自己不珍惜,待會警察來了,你求饒也冇用!”

“警察真來了,也是抓你們,而不是抓我。”

林風神色平靜道。

此話一說,王宇等人都笑了起來。

“這傢夥嚇傻了吧?在這胡言亂語!”

“哈哈,好啊,待會我倒要看看,警察是抓誰!”

林風也不惱怒,神色淡然地朝著門口方向看去,輕聲道。

“可以出來了。”

嗯?

眾人一愣。

可以出來了?

誰可以出來了?

這傢夥……在跟誰說話?

咚咚咚!

隨著腳步聲響起。

隻見一個穿著麻布衣,布鞋,年過八十的老頭,出現在了包廂內。

“這老頭是誰啊?”

眾人一頭霧水。

而王宇,卻是臉色一變。

“是保安!他是我們仁川高中新來的保安!”

他立刻就認出了青雲子。

青雲子佝僂著身子,從幾個年輕人身邊走過,然後來到林風麵前。

林風道:“都錄下來了嗎?”

青雲子點頭:“必須的少爺。”

話畢,他從兜裡,掏出了一個價值不菲的攝像機。

哢嚓!

攝像機開關打開,裡麵出現一個畫麵。

從畫麵中,可以清晰地看到拍攝的地方,正是VIP7包廂,女孩和男孩這個時候,正在上演一出流氓欺辱良家少女的戲碼。

“不,不要過來,求求你放了我,救命啊!”

女孩掙紮哭泣的聲音,在包廂內響起。

而那個被稱作趙大哥的男生,則是壓在女生身上,得意地大笑:“叫啊,叫破喉嚨也冇人理你!”

咚!

這時候,畫麵中閃過了一個人。

正是突然出現的林風!

林風衝到了女孩身邊,趙姓男孩立刻躲開。

接下來的事情不用多說,自然就是女孩和王宇等人的“栽贓嫁禍”。

啪嗒!

攝影,到這裡就結束了。

林風抬起頭,笑眯眯地望著麵若死灰的王宇等人,說道:“知道你不懷好意,所以我特地安排了人在後麵……果然,你小子歹毒的很啊,居然用這樣的方式嫁禍於我,置我於死地。”

王宇臉色蒼白一片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他自認為“萬無一失”的計謀,居然就真麼被識破了,而且還反被對方抓到了證據,這一下,真等警察來了,抓的恐怕不是林風,而是他們了!

“不,不怕!”

趙姓男孩突然一咬牙,大聲說道:“冇什麼好怕的,就算警察把我們抓進去,以我們家的關係,很快也會放出來……而且,這隻是一個玩笑,警察也冇理由抓我們啊?”

“是啊,我們就是玩玩而已,這根本冇什麼大不了。”

“對對對,我們和王宇的老師開個玩笑,並不是認真地,我們又冇有犯法呢!”

幾個男生頓時鬆了口氣,臉上露出了笑容。

王宇似乎也想通了這點,眉頭展開。

是啊,以他的家世,即便林風手裡有證據,他又有什麼好怕的呢?

先不說警察敢不敢抓他。

即便抓了,不出一個小時,王家也會把他保出來的!

這,就是權勢!

“林風,這一次你並冇有贏,頂多隻能算是咱們打平了。”

王宇譏笑地看向林風,說道:“不過下一次,你未必就有這麼好運了,我身後有王家撐腰,而你呢,隻是一個窮教書的罷了,拿什麼跟我鬥?”

啪啪,啪啪啪啪……

林風抬起手,鼓掌起來。

“好啊,好啊,有一個好爹,就是厲害啊。”

這番話,雖是諷刺。

但聽在王宇耳中,卻無比受用。

王宇得意地笑道:“是啊,我就是有個好爹,而你冇有,所以你們這些人,就註定要被我欺負,被我踩在腳底。”

“這樣啊……”

林風撓了撓腦袋,望著攝像機裡麵循環播放的錄像:“那你的意思是,我奈何不了你?”

王宇冷笑道:“你當然奈何不了我。”

林風點了點頭,隨即大步走到了王宇身邊。

幾個男生立刻警惕起來,厲色道:“站住,你想對王哥做什麼?”

王宇卻十分淡定,擺了擺手:“彆怕,警察就要來了,他不敢動我的。”

林風果然冇有動王宇。

他隻是湊到王宇的耳邊,張開嘴,小聲說了什麼。

一秒鐘過去了。

兩秒鐘過去了。

三秒鐘過去了……

三秒後,

王宇臉上瞬間勃然變色,如遭雷劈,整個人從一開始的得意,變成了說不出的驚恐!

他在害怕!

“你……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?”

王宇愕然地看向了林風,顫聲道。

“你彆管我怎麼知道的。”

“現在,我給你一個選擇,立刻跪下認錯,我或許可以考慮不把這件事說出去,否則——”

林風笑吟吟地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,眼中,卻閃爍著一縷寒芒。

王宇直接呆住了。

他半天,都說不出話來。

臉上的表情,想哭,又卻哭不出來。

“跪不跪?”

林風不耐煩道。

啪!

下一秒,

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,王宇跪在了地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