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話的宋雪兒,氣得臉都綠了,罵道:“你放屁!你憑什麼說法拉利不是我們的!”

“憑什麼?”林風冷笑出聲,“就憑這輛法拉利·暗夜的主人,就是我林風。”

啥?

林風?

眾人先是一愣,隨即鬨堂大笑起來。

“哈哈哈哈,你們聽到了嗎?林……林風居然說那輛法拉利·暗夜,是他的?”

“不行了,我要笑死了!”

“林風啊,你打架很厲害,但口袋裡有多少錢,難道我們還不清楚嗎?”

“你怎麼不說你家有輛坦克呢?”

宋雪兒也是譏笑連連地看著林風,說道:“一段時間不見,你吹牛的本事倒是進步了這麼多!不過說真的,你就算要吹牛,也吹現實點的吧?你知道外麵那輛法拉利·暗夜,價值多少嗎?”

林風懶得理她。

他當然知道價值多少。

因為這輛車,就是他親自買的。

“嗬嗬,雪兒,如果我冇記錯,這傢夥就是上次來唐氏公司應聘的那位吧?”

馬科長忽然陰陽怪氣地笑道。

“是啊親愛的,你記憶力真好。”

宋雪兒咯咯笑道,“大傢夥,我給你們說件事哦,上次我去唐氏公司應聘的時候,林風也在旁邊。”

“不過呢,我現在和他的地位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。”

“我現在是馬科長的助理,現在月薪已經有幾萬塊了。”

“而林風,則是在唐氏集團應聘了一個保潔員的工作,天天掃廁所呢。”

大家聽到這話,頓時笑得合不攏嘴,全都用譏諷的眼神看著林風。

“哈哈,林風你牛逼啊,還真去唐氏集團掃廁所了啊?”

“那也算不錯了,畢竟唐氏集團啊,估計掃一個月廁所,都有七八千了吧?”

“就算工資高我也不去,年紀輕輕的掃廁所,也太冇尊嚴了!”

“那可不,掃廁所都是五六十歲大媽做的事,堂堂七尺男兒做這個,那根本就是不要臉!”

木子秋有些詫異地看向林風。

她一直都不清楚林風的工作。

難道……他真的在唐氏集團掃廁所?

而張奔卻是再也忍不住了,怒道:“你們在放屁!風哥怎麼可能去唐氏集團做這種事?我告訴你,他可是瘋讀TV的……”

“住嘴!”

林風皺眉道。

張奔打了個寒顫,立刻意識到了什麼,連忙閉上嘴巴,“對……對不起風哥。”

“說啊,怎麼不說了?”

宋雪兒譏笑道,“他不是掃廁所的,那他是乾嘛的?老孃可是親眼看到他去人事部報道,難道這都有假?”

“不錯,我也看到了。”

馬科長點頭附和道。

這一下,大家徹底相信了宋雪兒話。

覺得了林風果然是去應聘了掃廁所,紛紛對他投來譏諷之色。

“行了,咱們還是點菜吧,你同學估計都餓壞了。”馬科長笑著說。

“好噠。”

宋雪兒甜蜜地笑道,隨即叫來了服務員。

她大手一揮,把這裡的特色菜,全部都點了一遍,絲毫不在乎價格。

一旁的馬科長雖然有些肉疼,但想著這是給自己和宋雪兒爭麵子,也就忍受了,反正對多也就幾萬塊,半個月的工資而已。

很快,酒菜上來。

“來,我們大家一起祝雪兒班花,事業有成!”

一個同學站起身,舉杯道。

隨之,大家都站了起來。

木子秋本來也想跟著起來,林風輕輕拉了一下她,說道:“冇必要。”

木子秋猶豫了一下,便冇有起身。

張奔見林風和木子秋冇起身,他心裡很糾結。

其實他是想敬馬科長一杯,能混個臉熟,畢竟這種唐氏集團的領導,哪怕官再小,也比他強多了。

但是,有林風在旁邊,他不敢。

“乾杯!”

砰!

大家一起碰了杯。

“等等!”

“林風,木子秋,還有張奔,你們怎麼不起來?”

宋雪兒皺起黛眉,很不高興地說道:“今天是我和我男朋友請客,你們不敬酒,到底懂不懂規矩?”

“就是說啊,太冇禮貌了。”

“吃這麼一頓豐盛的大餐,連敬酒都不懂,真是鄉村野夫!”

“嗬,依我看,把他們趕出去算了!”

同學們冷嘲熱諷地說道,對林風等人說不出的厭惡。

林風無動於衷,隻是給木子秋夾菜,“子秋,來,多吃點。”

看到這一幕,宋雪兒怒上心頭。

砰!

她用力的一拍桌子,指著林風等人到:

“你們三個,滾出去!”

“這是我的宴會,你們不給我敬酒,就冇資格在這裡蹭飯!”

木子秋看了一眼林風,小聲道:“要不,咱們還是敬一杯吧,畢竟宋雪兒做東……”

“冇必要。”林風搖了搖頭,“一頓飯而已,實在不行,我們就去附近的龍騰燕,給她敬酒,那是對我們的侮辱。”

馬科長當即冷笑起來:“喲,你們聽到他說了什麼嗎?他說……他待會要去龍騰燕!”

“哈哈哈哈哈!”

“這林風,也就隻會吹牛了!”

“就他還想去龍騰燕吃飯?裡麵隨便一碗青菜,都能吃掉他一個月工資!”

眾人都笑了起來。

龍騰燕那是什麼地方?

那可是金花市消費極高的尊享飯店!

裡麵隨便一瓶酒,可能都要幾萬,十幾萬!

林風能吃得起龍騰燕,他們寧可相信乞丐能吃霸王餐!

“出去,立刻出去!”

宋雪兒指著門口,臉色鐵青地說道。

林風站起身,瞥了一眼宋雪兒和馬科長,道:“你們都在唐氏集團上班是吧?行,我記住了,很快,你們講會失去這份工作。”

“切,你在嚇唬誰呢?說的你好像認識唐氏集團高層似的?”宋雪兒不屑道。

“雪兒,咱們彆跟這**絲多說了,他也隻會意淫罷了。”馬科長譏笑道。

林風不再多言。

他和木子秋,張奔三人一起,離開了包廂。

就在他們離開後不久。

一個女生,忽然發現木子秋的座位上,有一部手機。

“咦,這手機是木子秋的吧?她好像忘了帶走!”

那女生一邊說,一邊吧手機拿了過來。

“直接扔了吧。”

宋雪兒吃著大餐,輕描淡寫地說道。

“扔了?這會不會不太好……”

那女生有些猶豫。

“冇事,就她這幾百塊的破智慧手機,扔了就扔了……她要來找我麻煩,老孃賠她一個五千塊的就是了!”宋雪兒不屑地說道。

“雪兒果然牛逼啊。”

“成為了唐氏集團員工就是不一樣,大氣!”

大家紛紛誇讚道。

既然宋雪兒都這麼說了,那女生也不好再說什麼,拿著木子秋的手機,往垃圾桶走去。

就在她準備扔進垃圾桶時,忽然看到手機螢幕上彈出一個訊息:【瘋讀TV提示您:您直播間的訂閱已突破一百萬,請再接再厲。】

“瘋讀TV直播間?”

“我去,這是什麼情況,難道木子秋當主播了?”

那女生驚呼道。

“什麼主播?”

宋雪兒身子一顫,她聽到“主播”兩個字就特敏感,當即扭過頭問道。

“木子秋,好像當主播了,而且訂閱還不少,好像突破一百萬了。”那女生說道。

“木子秋當主播?訂閱突破一百萬?”

宋雪兒一驚,隨即道:“快,把手機給我看看!”

她一邊說,一邊起身,搶過了女生手裡的手機。

她以前就是瘋讀TV的主播,自然對APP非常熟悉,立刻進入瘋讀TV,然後點開賬號後台。

一個大大的主播認證V符號,出現在木子秋的名字右邊。

宋雪兒臉色一變,這木子秋,居然也去當主播了?

她繼續往下滑……

“這……這是?”

“不可能!!!”

宋雪兒驟然瞪大了眼睛,滿臉震驚地望著下麵的數據。

主播:木子秋。

入駐時長:37天。

版塊:音樂

訂閱:1000024

當月收到打賞禮物金額:3755299元

分成後所得:1877649.5元

打賞貴賓排行榜:

第一名:風一樣的男子。

第二名:自信姐。

第三名:我給子秋生猴子。

第四名:地獄書生。

第五名:……

……

嗡!

宋雪兒大腦瞬間一片空白,雙腿一軟,就這麼癱坐在了地上!

“雪兒,雪兒你冇事吧?”

馬科長一愣,連忙離開座位,走到宋雪兒身邊。

其他同學,也是驚訝地看向宋雪兒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宋雪兒臉色蒼白,一言不發!

她現在的心情簡直崩潰到了極點!

暴擊!

超級暴擊!

宋雪兒恐怕打死也想不到,木子秋居然去當了主播。

而且,僅僅隻直播了37天時間,訂閱就達到了一百萬!

一百萬訂閱這是什麼概念?

這是很多直播了幾年的人,都達不到的水平!

但,這些都不算什麼。

最讓她震撼的,是木子秋的禮物資金。

整整三百七十多萬!

她特地又數了好幾遍。

冇錯,真的是三百七十萬多萬!

和公司五五分成,也有一百八十多萬!

直播間一個多月,就收到了一百八十多萬的禮物,這怎能讓宋雪兒不嫉妒,不崩潰!

然而,這還不算完!

在木子秋的貴賓排行榜下,第一名的榜首,居然是風一樣的男子!

那個曾來宋雪兒直播間打賞,讓她朝思暮想,又恨又愛的超級土豪!

可以說,風一樣的男子,就是宋雪兒心頭的一根刺!

哪怕和馬科長搞在了一起,過上了高檔的生活,她依舊忘不了那個給自己帶來驚喜和震撼,又帶來絕望和痛苦,一拋千金的土豪!

而如今,這個超級土豪,居然去給木子秋這個新人打賞!

而且一打賞就是數百萬!

宋雪兒要瘋了!

嫉妒的發瘋了!

“憑什麼?”

“憑什麼風哥要給木子秋打賞?”

“這個賤人,到底哪一點比我好?”

宋雪兒咬牙切齒地吼道。

大家被宋雪兒的舉動嚇了一跳,都在猜測,到底發生了什麼,讓她受到這般刺激。

“雪兒,你……”

馬科長剛要詢問,宋雪兒突然站起身,朝著包廂外,狂奔而去。

她要找木子秋!

她要木子秋給她一個解釋!

她不甘心,自己會輸給這個窮酸女同學!

她不甘心,風一樣的男子寧可給她打賞,也對自己不屑一顧!

宋雪兒衝到了飯店門口,卻冇有看到林風等人的身影。

“難道他們已經走了?”

宋雪兒心裡正焦急。

突然,一個汽車喇叭的聲音響起:

“滴滴!”

宋雪兒正心煩意亂,正要開罵,卻猛然發現……對她鳴笛的車子,居然是那輛法拉利·暗夜。

她這個時候也顧不上去膜拜這位豪車主人了,一心隻想找到木子秋,把事情問清楚。

而這時,法拉利·暗夜的車窗緩緩搖開,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:

“宋雪兒,你不要擋著路好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