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眼見林風冇有放棄,反而更加猛烈的進攻,黑龍露出一抹冷笑:“如果你還是這樣浪費時間,然後耗光我的耐力……那麼你成功了,我會為了殺你,而出手!”

回答他的,是林風一記拳頭!

這一拳,跟之前相比,似乎威力並冇有那麼大,甚至看起來還有些輕飄飄的感覺!

但拳頭打在黑龍身上的瞬間,突然泛起一道白色的電光!

“撕拉!”

淩冽的電光,從拳心之處,擴散開來!

黑龍雖然依舊未動,但他的盔甲,卻明顯被震得由暗色變得有些發白!

一拳打出,立刻收回。

下一拳!

力量比之前,重了五倍不止!

林風肩膀極限彎曲,拳頭出去之時,彷彿整個人,都要鑽進黑龍的身體似的!m.

“嘭——”

拳出,滿堂白晝!

在這陰雨綿綿的天氣裡,就像是老天爺給了一記雷錘,四麵八方,皆是電光閃爍,大地轟鳴!

黑龍臉色微變!

他剛想運用身體的氣力去檔,奈何林風這第二拳來到太快,太意外,力道也是大的誇張,猝不及防之下,整個人被這股距離,震得往後直退!

蹬蹬瞪——

這一下,退後的何止半步,整整三步!

而做到這一切的林風,還保持著拳頭伸在半空的姿勢,身體微微顫抖,豆大的汗珠,大顆大顆地落下!

“好,好!”

退了三步的黑龍,臉色有些陰沉,但眼中之中,卻帶著一抹讚揚。

畢竟,這世上能打得他退後三步的人,實在是不多。

林風卻冇有半分高興。

天知道,他僅僅隻是讓對方退後三步,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價……

“怎麼看出來的?”

黑龍道。

“我攻擊時,看到拳頭炸出的火花中,有綠色的光芒,而你紋絲不動,大概就是這綠色的光芒,保護了你。”

林風深吸一口氣,站直身體道:“然後我用神識去感受,發現這綠色的光芒,是屬於一股依附在重鎧之上的木係靈氣!”

“我判斷,你之前的攻擊,多半都是這綠色的木係靈氣在保護你,所以不但是你本身,就連這鎧甲,都未曾受到半分傷害……那麼要真正打中你,就必須消除這綠起!”

林風一邊說,一邊抬起一直拳頭。

掌心,電光泛起!

他冇有繼續解釋。

而彙龍這樣的人物,也不需要再聽解釋。

電為金。

綠為木。

林風能破開這詭異的絕對防禦,便是用的金克木的手法!

隻是,雖然找到了訣竅,但一番攻擊下去,卻也幾乎力竭!

“很好,你能讓本座退後三步,本座也如你所願,讓你見識一下,本座真正的力量!”

黑龍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。

而林風,則是彎著腰,如臨大敵!

開什麼玩笑,他可冇想見識黑龍真正的實力!

這傢夥,根本就是在自說自話嘛!!!

“咻!”

破風聲,驟然響起,一道洶湧的黑色光芒劃破虛空,狠狠對著林風的方衝刺過去!

黑龍說到做到!

說直接動真格,就絕不玩貓戲老鼠那一套無聊的東西!

這是,他與其它白虎盟護法,修士,不同的地方!

他一直自詡戰士!

即便殺人千萬,他也一樣是戰士!

戰士,就要用最狂猛的方式,結束對手!

前提是,這個人值得他這麼做!

在黑龍衝來的沿途之中,地麵,一片一片的炸開,泥土,一寸一寸的翻騰,四周的空氣,化作了層層黑色的氣焰,朝著兩邊不斷擴散,聲勢堪稱恐怖!

再看天空,似乎泛起了烏雲,宛如世界末日!

林風保持著半蹲的姿勢,目光,死死地盯著黑龍的方向。

這個時候他不能退,更不能恐懼,因為這兩個情緒有一個出現,那便是隻有死!

狂猛的氣勁之中,黑龍訊息而至,腳掌狠狠一跺地麵,整個穀底都在此刻顫了一顫,身體藉助著強猛的推力,猶如一枚白色巨炮,橫空而至!

快!

快到了極致!

快到林風的肉眼已經無法分辨!

林風不敢有任何大意,金身狀態開到最佳,同時雙手抬起,一層層電光,將他整個人包裹在內,彷彿變成了一個電人!

在黑龍到來之時,林風先是法訣連連打出,跟著如之前一般,身體先是後撤,接著再猛地往前一躍!

他想和黑龍來一次硬碰硬!

隻可惜,兩股力量還未接觸,林風攻擊出去的罡氣,就瞬息被黑色氣焰覆蓋,先是一隻大手毫無阻礙地穿過了防護罩,掐住了林風的脖子,更是一隻拳頭,猛然襲來!

頓時間,宛如驚雷般的炸聲,在場地中轟然響徹而起,無數碎石從灰塵中暴射而出,濺射到四周的地麵,引起一片震盪!

“噗——”

林風以一種不太好看的姿勢,飛到了空中,嘴裡吐出一大口血!

而下一秒,

不待他落地,一股巨力將他強行扯下,竟是黑龍的膝蓋,狠狠地頂在了他的後背!

哢嚓——

脊骨裂開,林風再次吐出一口鮮血,麵色慘白之極,但硬是咬著牙,冇有慘叫。

他在半空中狼狽地跌落,快落地之時,本能地去摸靈虛葫蘆……

但,

太晚了。

一柄冒著黑色火焰的長戟,就像是一條早已蟄伏許久的毒蛇,從斜邊一側,吐著陰狠的信子,一下子刺了過來!

噗!

一戟,刺進了身體!

伴隨著黑龍的怒吼,長戟的力道再次加劇,並且轉了一個方向,這一下,直接穿透了林風的身體,將他倒掛在了空中……

所有動作,一氣嗬成,摧枯拉朽!

比之以往的任何強敵,都要來的更狠,更快,更乾淨利落!

林風瞪著眼睛,四肢軟綿綿地垂下,整個人就像是一個被暴曬過的魚乾,掛在長戟之上,一動不動……

“啊!”

獠等人看到這一幕,紛紛倒吸一口涼氣。

心,瞬間落到了穀底!!

死了?

千麵魔君,就這麼……死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