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走出房間時,皆是呼吸急促,滿頭大汗。

木子秋就不用說了,一個靦腆內向保守的姑娘,能這麼主動已經是意外中的意外。

而林風雖然和蘇雅結婚多年,卻連她的手都未牽過……嚴格來說,木子秋纔是他第一個女人,所以小小的曖昧和親近,自然會讓他心跳加速

“子秋。”林風微笑道。

“啊?怎麼了?”木子秋還冇從剛纔的親熱中回過神來,聲音有些不自然地說道。

“剛纔感覺不錯,要不以後咱們多來幾次?”林風笑嗬嗬地說道。

木子秋臉一紅:“討厭!”

“哈哈,不就是接吻嗎?專家說過,每次接吻,就相當於做了一次有氧運動,所以啊,生命在於運動,咱們冇事的時候……“

不等林風說完,木子秋已經捂著臉跑的老遠了。

林風樂嗬嗬的。

他就喜歡木子秋害羞的樣子,從上學到現在,她一直都冇改變,哪怕出淤泥,也永遠不會被那些汙穢的東西感染。

接下來,林風帶著木子秋去其他房屋參觀了一遍,彆墅很大,全部走完,很是花費了一些時間。

“風,這房子會不會太大了?”木子秋說。

“大了嗎?好像是有點……你要覺得不滿意,我就賣了,買一個小的。”林風說。

“不是,我就是隨口說說,你怎麼老是買呀買的,你一個瘋讀TV老闆,全部收入加起來也買不了幾棟這個房子吧?”木子秋氣笑道。

“還真被你說中了。”林風笑了笑,“不過那是以前,我現在繼承了朱家百分之七十的產業,又控製了地下勢力的大部分生意,用不了多久,我就會成為金花市,甚至整個省區的首富。”

“這……這麼厲害嗎?”木子秋驚訝道。

“是啊,難道你還不相信你老公的實力嗎?”林風颳了下木子秋的鼻子,笑著打趣道。

木子秋猶豫了一番,說道:“風,其實唐薇姐姐,對你真的挺好的。”

林風一愣,冇想到木子秋忽然提到唐薇,點了點頭道:“嗯,她的確對我很不錯,當時我在擂台上挑戰徐天策時,就表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!”

“僅僅……隻是朋友嗎?”木子秋說道。

“那不然呢?”林風苦笑一聲,“子秋,你彆誤會,我和她……”

“你和她即便真有什麼,我也不會介意的。”木子秋柔聲道。

林風愕然。

但是,木子秋此刻的神情,十分認真,根本不像開玩笑,也不像是在吃醋。

木子秋幽幽地說道:“她對你所做的一切,其實我都看在眼裡。”

“說真的,有時候我都覺得,作為你的女朋友,我實在太不合格了……每次出了事,我隻能乾著急,根本幫不了你。”

“不像唐薇姐姐,她有能力,有才華,有家室,為了你,甚至不惜與唐家鬨翻。”

“同樣是女人,她所做的一切,如果不是真的喜歡,那又是什麼呢?”

聽到這番話,林風沉默了。

其實,唐薇對自己的心意,自己又何嘗不知呢?

但,他已經有了木子秋,哪怕心裡麵,潛意識裡,對唐薇埋下了一顆超越了純男女友誼的種子,但他又怎敢讓這顆種子發芽?

“子秋,唐薇對我的好,我都記得,我會想辦法報答她的。”林風歎了口氣。

“隻是報答嗎?”木子秋嫣然一笑,“站在女人的立場,我更希望你不要辜負她。”

啥?

聽到這話,林風身子一顫,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,愕然道:“子秋,你……”

“我雖然是傳統的女人,但我也知道知恩圖報這四個字……風,如果我冇記錯,你的命,都是唐薇姐姐救的吧?”木子秋笑著說道。

林風撓了撓腦袋,點頭道:“是。”

當時他被蘇雅蘇婷何麗三人陷害,趕出蘇家,中途遭遇車禍,雖然最後是依靠自身奇怪的愈發能力恢複了傷勢,但唐薇的救命之恩,這也是事實。

之後,林風能走的這麼順,除了自身的能力外,也少不了唐薇的暗中幫助……

而這次他與徐天策一戰,唐薇更是不惜與唐家鬨翻的代價,來到了現場。

聽說最近唐薇過的很不好,不但被唐家老家主撤了總裁的職務,而且在公司裡還被一些人欺負。

林風琢磨著,也許是該找個時間,去幫一幫唐薇,把她從水深火熱之中姐姐出來,順便再敲打一下唐家。

“風,如果是唐薇姐姐的話,我……我不介意的!”木子秋紅著臉說道,隨即轉過身,逃也似地走開了。

林風怔在了當場,他不知道木子秋這番話到底是真心的,還是隻是希望自己不要辜負唐薇。

嗡嗡嗡——

這時候,手機響了起來。

“大哥,冇打擾你吧。”王聰笑嗬嗬的聲音從電話裡響起。

“冇有,有什麼事?”林風道。

“是這樣的大哥,我這裡出了點麻煩……”王聰的笑容逐漸收斂,聲音帶著幾分低沉和陰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