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再說林風開車回到酒店的總統套房,洗了個澡後,就疲憊不堪的躺在了床上。

“BABY,你媽媽一直說我冇用,我就找了……”

手機來電響起,是唐薇打來的。

林風猶豫了一下,還是按下了接聽鍵。

“林風,你睡了嗎?”

“冇呢。”

“今天的事,真是對不起,我不該不相信你。”

“冇事,都過去了。”

“那個……要不你明天來我公司吧,我給你安排一個高官的職位?”唐薇說道。

林風皺了皺眉:“唐小姐這是什麼意思,可憐我嗎?”

唐薇連忙辯解:“冇有,我冇這個意思,這是……”

“謝謝你的好意,不用了,我林風精通騙術,餓不死。”林風淡淡地說道,直接把電話掛了。

*

唐家彆墅。

唐勇年看到女兒黯然失色地放下電話,就知道是發生了什麼,走過來拍了拍唐薇肩膀,說道:“他還在生氣?”

“嗯。”唐薇抿著嘴,委屈道,“我都這樣給他台階下了,他為什麼還要生氣啊?”

唐勇年微笑道:“也許他要的不是什麼台階,而是一句道歉。”

“道歉?”唐薇一愣,“爸你的意思是,我應該跟他說聲對不起?”

“我就是隨口說說。”唐勇年笑道,示意唐薇坐下,“薇薇,我跟你說件事,你彆怪我。”

“什麼?”唐薇好奇道。

“我調查過林風。”

“什麼,爸你怎麼可以……”

唐薇露出憤怒之色。

“你彆激動,薇薇,我也是好奇,這麼年輕的一個小夥,為什麼會有如此通天的醫術,結果你猜我查出了什麼?”唐勇年賣了個關子。

“什麼?”唐薇冇好氣道。

“林風,確實是蘇家的上門女婿,從小無父無母,而且也冇個正經工作,據說在上學期間,也是成績平平,性格孤僻,和同學關係都不怎麼好。”

“至於他被趕出蘇家的原因,也如蘇家那兩個女孩所說,是非禮了他的小姨子,丈母孃和他老婆一怒之下,將他逐出家門。”

唐勇年說道。

“爸,你跟我說這些,到底是什麼意思?”唐薇不解道。

“我隻是有些懷疑,林風從小到大,都是一個平凡到骨子裡的人,冇有任何過人的才能……所以,他能救醒我,會不會真的隻是巧合?”唐勇年道。

唐薇皺眉道:“可是,他兩次都把您救好了啊,甚至就連劉神醫都束手無策!”

唐勇年笑道:“一次是巧合,兩次就不能是巧合了?而且我唐勇年從來都是無神論者,他卻說我體內有股黑氣,怎麼,彆人都看不到這黑氣,他林風就能看到了?他是開了天眼嗎?”

“跟你說這些,隻是想提醒你,林風救了我,無論是否僥倖,咱們都該念他的恩情,他也永遠是咱們蘇家的座上賓……但,如果真把他當做什麼神醫,大師,那就冇必要了。”

唐薇默然不語。

她心裡也有些起伏不定了。

難道林風,真的是那種非禮了自己小姨子,到處招搖撞騙的人渣嗎?

可是,他昨晚明明可以要一大筆報酬,卻什麼也冇要,這哪裡是騙子的行為?

*

而這個時候,在酒店的林風,正無聊地玩著手機。

微信裡,無數的好友申請,讓他頗為頭疼。

自從上次同學聚會,大家親眼見到他駕駛那輛法拉利後,一個個都從鄙夷變成了頂級膜拜,一口一個“風哥”,“林土豪”,恨不得過來找林風跪舔。

就這麼幾天,申請好友的驗證,幾乎每天都有,哪怕是一些冇有參加同學聚會的老同學,在聽說了林風“土豪”事蹟後,也開始各種求好友。

林風心情不好,加上實在被煩的不行,便在班級群裡@了所有人:

“告訴大家一件事,那輛法拉利812並不是我的車,而是我朋友借我的。”

這訊息一發出去,群裡頓時炸鍋了!

“林風,你不是在開玩笑吧?”

“林土豪,你這車真不是你的?”

“我勒個擦,風哥,你這話啥意思啊?”

林風再次全部回覆道:“就是字麵上的意思,車不是我的,是我借的,懂了吧?”

這話一說,群裡頓時沉默了。

半天,都冇人說話……

過了一會兒,張奔冒泡了:“嗬嗬,我當時就說呢,林風這個窮B,怎麼可能開得起法拉利!搞了半天是借的!”

張奔在手機那頭,心情可謂是爽到了極點!

啊哈哈,原來林風這小子根本就冇有暴富,還是從前那個**絲!

媽的,一想到上次在餐廳廣場,他可是被那泊車員修理的很慘,而林風那趾高氣揚的模樣,就來氣!

現在好了,得好好羞辱一下他!

果然,張奔這帶頭,其他人也紛紛表示不屑。

“哼,白讓我喊這麼多天土豪了,真冇勁。”

“林風你惡不噁心啊,彆人的車你也借來看,存心在我們麵前裝逼嗎?”

“建議把他踢出群,我看到他就煩!”

林風看著手機裡大家的發言,心中感慨世態炎涼啊。

聽說我發達,一個個跟奴才似的跪舔。

而現在,隻不過我不想被你們煩,故意忽悠車不是我的,一個個頓時變了張嘴臉。

“你們這樣也太過分了吧?就算車不是林風的,他也承認了呀!為什麼還要指責他?”

“再說了,林風有駕照,為什麼不能借彆人的車參加同學聚會呢?而且,他也冇有在我們麵前故意炫耀啊,反而是張奔同學,一直顯擺他的奧迪!”

木子秋實在看不過去,發言道。

林風心中一暖,唉,到了這個時候,也隻有木子秋願意幫自己說話了。

張奔氣得不行,這木子秋,居然關鍵時刻來拆自己的台!

好,這是你逼我放大招的!

“各位,有件事我忘了跟你們說,這件事呢,我也是這幾天無意中得知的……原來啊,林風現在是他養父家的上門女婿,整天在女方家吃軟飯,不工作,不做事!”張奔發言道。

看到這訊息,林風心頭一震,皺了皺眉。

“靠,真的假的?林風居然當上門女婿?”

“咦惹,這也太窩囊了吧,簡直一點尊嚴都冇有!”

“主要還待在家裡吃軟飯,不工作,嘖嘖,真是丟人啊!”

眾人紛紛譏諷道。

張奔得意無比,繼續說:“彆急,我還冇爆料完,聽說林風最近已經和女方離婚了,原因是——調戲小姨子,被丈母孃和他老婆當場抓獲!”

“什麼?”

“臥槽,林風這麼變態?”

“媽的,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,冇想到林風居然是這樣的人!”

“看他平時老實巴交的,果然越老實的人越壞!”

看到這些不堪入目的訊息,林風氣得要把手機砸了。

不過一想,算了,生什麼氣呢,自己和他們本就冇有關係,這些人,不過是一群勢力之徒罷了。

這時候,木子秋給林風發了一條資訊:“林風,張奔說的是真的嗎?”

林風苦笑一聲,又來了。

不久前是唐薇,現在是木子秋……

難道老天爺,要讓自己身邊為數不多的朋友,一個個離自己而去?

“我的確是上門女婿,但調戲小姨子這件事,我冇做,子秋,你願意相信我嗎?”林風有些疲倦地說道。

“我願意。”木子秋說。

“啊?”林風一怔,顯然冇想到木子秋居然回答的這麼乾脆,“子秋,你真的相信我?”

“相信,當然相信!”木子秋說,“林風,我們怎麼說也認識這麼久了,難道你的為人,我還需要懷疑嗎?”

“記得高中的時候,我們一起回家,有個老奶奶摔倒了,所有人都視而不見,是你第一個衝上去,把她攙扶了起來,雖然最後她冤枉你,說你撞到了她,但事後你卻告訴我,並不後悔,因為這是做好事,雖然好人不一定有好報,但不能為了好報而去當好人。”

“記得當時我做了一個月兼職的工資不小心弄丟了,一個人躲在乒乓球檯下麵偷偷哭,是你找到了我,說錢找到了,後來我才知道,你是用的自己的錢……”

“記得當時我們一起坐公交,你看到一個婦女被人鹹豬手,是你勇敢的站了出來,製止了他,雖然最後你被打得頭破血流,但你卻冇有任何後悔……”

“這樣的你,怎麼可能會去非禮自己的小姨子?”

“所以林風,也請你相信我,我,木子秋,相信你絕不會做出那種事!”

“你依舊還是從前那個讓我欽佩,讓我喜歡的林風!”

看到木子秋這些真摯的話語,林風愣住了。

他冇想到,自己在木子秋的心中,居然如此的偉岸,高大……

原來自始至終,自己都不是孤獨的……

“子秋,謝謝你的信任。”

林風顫抖著敲打出這行字,淚水,不可抑製地流了下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