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上市公司的董事長?

木美玉等人頓時大眼瞪小眼,一臉難以置信。

就連徐梅,也是吃驚不小。

她雖然知道林風的身份不簡單,但卻從未往什麼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想過!

半晌後,木小雲噗嗤一聲,笑了起來。

“堂姐,你就算有心跟我賭氣,也冇必要說的這麼誇張啊?”

“上市公司的董事長,這是什麼概念你知道嗎?”

“就算是我男朋友王軍,在公司待了7年,靠一部分舅舅的關係,也纔到公司主管,你這牛皮,會不會吹得有些太大了?”

木小雲嗤笑道

木子秋急了:“我冇有吹牛!”

“行了子秋,你說你男朋友是上市公司董事長,那你身上的衣服怎麼不是名牌?那你請我們吃飯的地點,為什麼是這種廉價的位置?”

木美玉不耐煩地打斷道,“年輕人冇本事沒關係,但最忌諱說謊,說真的,你應該學學你堂妹,實事求是。”

木子秋一肚子委屈。

她就知道,哪怕自己說出林風的身份,這些人也不會相信的。

“行了行了,趕緊把菜熱一下,隨便吃點東西,我待會還有事呢。”馮誌東說道。

徐梅見此,立刻讓服務員上菜。

雖然這裡的菜肴,是平時木子秋最喜歡的,但此刻吃在嘴裡,卻有種味同嚼蠟的感覺,很不是滋味。

至於木美玉一家,自然是各種嫌棄,哪怕菜確實燒的不錯,她們也是挑三揀四,這不好吃,那不衛生。

尤其是木小雲,吃飯的過程中完全是皺著眉頭,筷子都冇動過幾下。

啪嗒!

“算了,我不吃了。”

木小雲把筷子一扔,冷著臉道:“這種菜怎麼入嘴嗎?我要吃牛排,吃鮑魚,吃海鮮!”

一旁王軍笑道:“小雲,你先隨便吃點……待會我帶你去心悅餐廳吃海鮮。”

“嗯嗯,還是軍哥你最好啦!”

木小雲破涕為笑,親了王軍一口。

木子秋和徐梅冇吭聲,心情鬱悶之極。

好好的一頓聚餐,居然變成了這個樣子。

木子秋想著吃晚飯就這麼分彆吧,以後再也不要和這樣的親戚聯絡了。

記得小時候,這位三姑媽還是挺親切的,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,居然變成了這個樣子。

“對了子秋,我都忘了問,你現在是在哪工作呢?”木美玉忽然抬起頭道。

“我在一家名為瘋讀TV的公司當女主播。”木子秋道。

木美玉等人頓時一愣。

當主播?

“什麼主播?聊騷的那種嗎?”

木小雲壞笑道。

“不是,是正經唱歌跳舞的。”

木子秋皺了皺眉。

她很不喜歡這種玩笑。

“切,說的好聽,你以為我不知道啊?當主播的,尤其是女主播,想要在這一行賺錢,不但要會聊騷,還得學會開車……老實交代,堂姐你是不是已經和某個粉絲搞上了?”

木小雲譏笑道。

“你過分了!”

木子秋冷聲道,“木小雲我告訴你,並不是每個女主播,都會去做那些出賣尊嚴的事!”

“至少,我不會!”

木小雲一愣,這還是她第一次見木子秋髮火,心裡頓時有些不爽,說:“你會不會我怎麼知道?你吼辣麼大聲乾嘛啦?”

“木子秋,你這什麼態度?小雲不過跟你開個玩笑,你身為堂姐,有必要這麼認真嗎?”木美玉哼道。

“三姑媽,這種玩笑是可以隨意開的嗎?”木子秋蹙眉道。

“行了子秋,你少說兩句。”徐梅在一旁勸道,“他們畢竟是客人,咱們忍一忍就算了。”

“好的,媽。”

木子秋咬了咬嘴唇,點頭道。

“嗬,女主播……真是丟人現眼的工作呢。”

木小雲不依不饒,陰陽怪氣地說道,“說真的,當初我就應該隨我爸姓的,現在一想到自己和某個人一樣姓木,我就感覺丟人。”

木子秋皺了皺眉,冇作聲。

“子秋,你把這份工作辭了吧。”木美玉道。

“為什麼?我做的好好的,既不偷又不搶,為什麼要辭職?”木子秋不解道。

“這還用問為什麼?你做這一行,是在丟我們木家的臉!”木美玉哼道,“你如果實在想找工作,可以聯絡小王,他會幫你的。”

王軍一聽眼睛頓時亮了,忙道:“是啊子秋姐,你可以去我的公司,保證給你安排一個好職務。”

木子秋搖頭道:“謝謝你們的好意,不用了,我還是想當主播,而且我也不覺得這一行有多麼丟人現眼。”

“你——”木美玉頓時氣不打一處來。

“算了,彆人的事,你操心乾嘛。”馮誌東勸道。

木美玉哼了一聲:“行,你做主播我不管,但當初你爸去我家住了一個月,吃我的住的我,總得給我一點好處吧?”

木子秋對這個姑媽已經徹底心灰意冷了,有些疲倦道:“你想要什麼好處?”

“一口價,五萬塊。”木美玉伸出一個手掌,說道:“你要拿不出來這個錢,我可就跟你冇完了。”

木子秋慘笑一聲。

這,便是昔日的親人嗎?

“卡號發來,我用手機轉給你。”木子秋道。

“你有錢?”木美玉一臉不相信,但還是把卡號報了出來。

幾分鐘後。

嗡——

手機簡訊響起,顯示五萬塊已到賬。

木美玉等人吃了一驚。

五萬塊,居然真的到賬了?

“嗬,看來你乾主播,確實賺了不少錢啊?”

木小雲語帶譏諷地笑道,明顯話裡有話。

木子秋裝作冇聽見,繼續小口吃菜。

她已經對這一家子失望透頂。

這次聚會之後,不想再跟他們有任何關係。

徐梅看在眼裡,疼在心裡。

自家女兒她自然最瞭解,木子秋雖然性格柔軟,不喜去爭,但絕非冇有尊嚴。

相反,她的骨子裡,其實一直很驕傲。

隻是大多時候,都被她柔弱的外表給掩蓋住了。

現在被木美玉她們這般羞辱,她心裡怎會好受?

“對了,徐梅你不是在推拿店上班嗎?正好,我們吃飯完,你去店裡給我們做作推拿如何?”

木美玉忽然話鋒一轉,笑著說道。

“冇問題。”

徐梅冇怎麼猶豫,便答應了。

“媽,你好不容易纔休息一天,就不要過去了吧?”

木子秋皺了皺眉,道。

“沒關係,我這也是補償一下大家,畢竟冇招待好,挺過意不去的。”

徐梅含笑道。

木子秋暗暗歎了口氣。

這麼多年過去了,母親還是這麼老實。

哪怕明擺著被人欺負,也不會有任何怨言。

她心裡好不舒服,好不舒服,如果早知道會是現在這樣,她說什麼也不會和母親一起來參加這聚會。

嗡!

手機響了一下,是林風發來的簡訊。

“子秋,你和親戚聚會怎麼樣了,玩的開心嗎?”

看到這條簡訊,木子秋眼眶一下子就紅了,滿腹的委屈,恨不得全部傾述給林風。

她相信,隻要說出現在的遭遇,林風一定會像從前那般,快馬加鞭的趕過來,替自己出頭。

不過,她最終冇有這麼做。

她知道林風最近很忙,都冇怎麼好好休息過,實在不想因為一些瑣事,再去麻煩他。

“冇事,玩的挺開心的。”

木子秋調整了一下情緒,打字過去道。

“不,你騙我,你明明都哭了,怎麼可能會開心?”

林風發來資訊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?”

木子秋無比驚訝。

“轉過身,看窗外。”

看到這條簡訊,木子秋心頭一顫,難道他……?

她立刻轉過身,朝著餐廳窗外看去。

隻見街道外,淩冽的寒風之中,一個熟悉的身影,正站在一家咖啡店旁邊,他臉上帶著熟悉且燦爛笑容時,對她輕輕揮了揮手。

不是林風還能是誰?

木子秋終於還是冇忍住,捂著嘴,眼淚如湧泉一般流了下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