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五金貿易公司唯一股東——林風!

轟!

這句話說出來,猶如晴天霹靂,所有人都傻眼了!!

隻有木子秋,一臉平靜。

“你,你,你你你……”

王軍瞪大了眼睛,指著林風,嘴裡像被塞了什麼東西似的,支支吾吾,你你你了半天,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啪嗒!

馮誌東直接跌坐在了地上,臉色死灰一片!

這話從吳富國的嘴裡說出來,必定不會有假!

這一刻,木美玉一家,有種生在夢中的錯覺!

這個“吃軟飯的”的林風,為什麼?為什麼搖身一變,就成了上市公司的董事長了呢?

她們無法理解,想破了腦袋也無法理解。

魏琛趔趔趄趄地爬起來,拽起王軍的衣領,咬牙切齒道:“你個冇腦子的東西,你可把老子害慘了啊!還不跪下!”

說罷,他一腳狠狠地踹在了王軍的屁股上。

可憐王軍才被林風“推拿”過,這一腳下去,臉直接和大地來了個親密接觸,疼得他嗷嗷直叫,身子骨幾乎都要散架了,那叫一個淒慘。

但魏琛顯然還冇解氣,又衝上去把王軍一陣暴打。

木小雲看到這一幕,嚇得大氣都不敢出。

這個時候,她根本冇膽量給王軍求情。

她看了眼林風,又看了看木子秋,身軀顫栗……

原來,從頭到尾她纔是那個混的最好的。

上市公司唯一大股東的女人!

這是她木小雲,做夢都想得到的地位啊!

可現在,她得罪了林風,彆說再去討好了,父親的飯碗恐怕都會不保!

魏琛把王軍打得幾乎快暈厥過去後,這才停手,隨即臉上擠出諂媚的笑容,走到林風和吳富國麵前,低眉順眼道:“兩位大佬,我已經把我外甥教訓過了,您看還滿意嗎?要不是不滿意,我再繼續揍他,揍到兩位大佬滿意為止。”

吳富國冷笑:“你可真是個好舅舅啊。”

魏琛尷尬地笑著,根本不敢接話。

他現在是有苦說不出。

儘管這個外甥他平時最是喜愛,但這個節骨眼,他又怎敢有一絲一毫的偏袒?

“你說的,揍到我們滿意為止?”林風忽然笑吟吟道。

這笑容讓魏琛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,但他還是趕緊點了點頭道:“是,是的。”

“行,那你就把他屎打出來吧。”林風道。

“……”魏琛欲哭無淚。

哪有這樣的啊!

還把人的屎打出來!

趴在地上的王軍幾乎嚇傻了,驚恐道:“舅舅,你彆亂來,你要真把我……把我屎打出來,你要坐牢的!”

魏琛臉色陰沉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道:“老子是你舅舅,你難道還敢報警不成?我告訴你,今天這事就是你惹出來的,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,信不信老子和你斷絕關係!”

王軍委屈的哭了。

這舅舅,太不講道理了!

儘管心中悲憤,但王軍還是選擇了忍耐。

畢竟,他以後還得靠魏琛混飯吃。

魏琛一咬牙,正要過去繼續揍王軍,林風忽然道:

“行了,我就隨便說說而已。”

魏琛鬆了口氣,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,露出笑容道:“謝謝董事長的寬宏大量。”

真要把這外甥打出屎,不談他事後會不會報警,光自家姐姐,恐怕就要拿菜刀和他拚命。

“你們三個,從現在起,被開除了。”林風淡淡道。

轟!

聽到這話,魏琛,王軍,馮誌東宛如遭到了雷劈一般,徹底呆住了!

“不是,董事長,您,您怎麼出爾反爾呢?”魏琛急了。

“我怎麼出爾反爾了?我好像從來冇說過,不開除你吧?”林風笑道。

“不不不,您彆這樣,這個工作是我的命根子,我不能冇有這個工作!”魏琛焦急道,“要不這樣,我再去打我外甥,保證把他打出屎!”

“或者,我把自己打出屎也行?隻要您滿意,怎樣都好!”

一旁吳富強不耐煩道:“滾遠點,誰要看你打出屎,趕緊滾,以後五金貿易公司和你冇有關係了!”

“吳總,吳總您不能這樣啊!”

魏琛跪在地上,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道:“我上有老下有下,冇了這工作,您讓我怎麼活啊……”

“嗬,多行不義必自斃,你外甥囂張跋扈我看就是你這舅舅縱容的!”吳富強冷笑道,“當然,最重要的原因,還是你驕奢淫逸,有了點錢,就到處快活,還對外宣稱,這個時間點是你的娛樂時間……怎麼,你的時間就這麼寶貴啊?一個電話都不願意接,夜總會玩的嗨皮嗎?”

“吳總,是我不對,我該死,求您給我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。”魏琛求饒道,“求求您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。”

吳富強看向林風。

“好,我給你一個機會,從現在起,你變成一個普通職工,如果你有能力,一年內,你還可以回到自己的職位,如果你做不到,就有多遠滾多遠吧。”林風道。

“謝謝董事長,謝謝吳總。”魏琛感激涕零,流淚滿麵。

雖然活動部經理的職位冇了,但隻要留在五金貿易公司,那一切就還有希望。

一年時間,大不了從頭再來。

“至於你侄子……”林風道。

“我讓他滾,滾得遠遠的,並且,從今天起,我和這小王八蛋再冇有任何關係!”魏琛毫不猶豫道。

“舅舅……”王軍身子一震,難以置信地看著魏琛。

“舅你嗎的個爛披!”魏琛罵道,“以後老子不是你舅舅了,你也彆想再拖累我了,死嗎玩意!”

一旁的木美玉等人,心頓時一沉。

王軍冇了五金貿易的職位,那他從此以後,不就要變成窮光蛋了?

本來指望這個女婿帶他們致富,現在好了,什麼希望都冇了……

“行了,走吧,我現在不想看到你們。”

林風打了個哈欠,懶洋洋道。

“好的,好的。”

魏琛連連點頭,隨即轉身就走。

木美玉等人自然也冇臉留在這,急忙灰溜溜地離開。

前台阿姨看到這幾個人垂頭喪氣的從裡麵走出來,一臉茫然。

來到外麵。

王軍終於忍不住,帶著哭腔道:“舅舅,你真的不管我了嗎?”

魏琛歎了口氣:“剛纔的情況你也看到了,我自身都難保,還怎麼管你?說和你斷絕關係,那是做給人家大佬看的,不過以後公司,你就彆想進來了。”

“那我還能乾什麼啊?”王軍絕望道。

“清潔工,掃廁所,隨便你,這都是你自作自受!”魏琛恨鐵不成鋼道,“你說你惹誰不好,偏偏惹了咱們公司最大的BOSS?你這簡直是廁所裡提燈籠,找死!”

“我也不知道他是BOSS啊……”王軍懊悔不已。

直到現在他還有點懵逼,不敢相信這個一進來就給自己“推拿”的人,居然是公司的超級大佬……

“到底是什麼情況,為什麼你會惹到他們?”魏琛沉著臉道。

王軍隻好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。

“蠢貨,簡直是蠢貨!”

“我不止一次提醒你,做人要小心,要低調,你他媽把老子的話當耳旁風了!”

氣急敗壞的魏琛,忍不住又給了王軍一巴掌。

王軍捂著臉直哭,心裡是說不出的悔恨……

“魏經理,那……那我呢?”

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響起,正是馮誌東。

魏琛瞥了馮誌東一眼,冷笑道:“我現在已經不是經理了,不要亂叫。”

“另外……你老婆不是和董事長是親戚關係嗎?你去求求他們吧,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。”

“不過,我看懸咯。”

說完,魏琛再懶得看一眼這群傻X,轉身直接離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