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風很生氣。

他一來就看到了這一幕。

本來,他是支援木子秋去要簽名。

哪知道這個叫夏雪的,居然這麼大牌,就連她身邊的保鏢都如此跋扈。

再加上之前,那些服務員,員工,一個個“夏雪夏雪”的,聽得他耳朵都結繭了,他就想不通了,一個歌手而已,至於把她當成神來膜拜嗎?

王立軍皺眉道:“你是什麼人?”

林風道:“瘋讀TV的老闆。”

王立軍一愣,隨即冷笑道:“哦,你就是這家公司的老闆啊,我們夏雪能來你們公司進行直播,那是你們的榮幸,怎麼,你還要趕人不成?”

“榮幸?”

林風彷彿聽到了最可笑的笑話,大笑道:“這個榮幸我可擔當不起,三分鐘,你和你的主子立刻收拾東西,離開我的公司。”

“你——”王立軍勃然大怒。

“王叔叔,不要衝動!”

蹬蹬瞪,腳步聲急促從裡麵響起。

林風一愣,總算是看到這夏雪的廬山真麵目了。

大概二十六七歲出頭,皮膚白皙,不是那種擦了很多化妝品的劣質白皙,而是滿滿的膠原蛋白,再配合一張無可挑剔的五官,明顯健身過的窈窕身材,即便身份不是明星,放在普通人群之中,也能讓無數人驚豔。

“的確是個大美女,氣質也很獨特,難怪這麼多人對她瘋狂。”

林風內心讚歎。

而木子秋看到自己的偶像後,小臉瞬間露出了激動之色,說話都結巴了:“夏……夏雪小姐,我,我是你的……”

“你是我的小粉絲對嗎?”

夏雪笑吟吟地說道。

“嗯嗯。”木子秋腦袋點的跟小雞捉摸似的。

這幅神態,林風還從未看見過,不禁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你好,剛纔不好意思,我的助理對你們有些不禮貌,我現在跟你們道歉。”夏雪誠懇地說道,微微彎腰。

助理?

林風有些驚訝,搞了半天,這大塊頭不光是保鏢,還是個助理呢,難怪說話這麼衝。

王立軍皺眉道:“夏雪小姐,這個時候出來不安全。”

“冇事的,瘋讀TV公司的大老闆都出來了,難道我還不該出來迎接嗎?立軍,你太敏感了啦!”夏雪笑道。

王立軍欲言又止,最終化作一聲歎息。

“妹妹,你叫什麼名字啊?”夏雪看向木子秋道。

“我叫木子秋。”木子秋靦腆一笑。

“木子秋?哇,真是好名字啊,好聽!”

夏雪越看木子秋越是喜愛,這女孩長得頗有靈氣,一看就是很乾淨的那種,如果她也在娛樂圈,一定能和自己成為朋友。

“老闆,剛纔的事,再次跟您道歉,借用了您的地方,還對您這個態度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夏雪看向林風,歉意道。

林風笑道:“冇事,我也是不小心眼的人,對了夏雪小姐,我女朋友木子秋一直很喜歡你,想要你一張簽名,你能給她嗎?”

“哦,原來子秋妹妹是你女朋友啊。”

夏雪微笑道:“冇問題,不就是一張簽名嘛,隻要是子秋妹妹開口,多少章都可以的。”

林風點了點頭,心裡倒是對這女明星增加了不少好感。

之後,木子秋終於如願以償地拿到了夏雪的簽名。

本來她還打算跟夏雪討論一下唱歌的技巧,但一旁的王立軍卻提醒道:“小姐,還有半個小時就到開播時間了,你得開始準備了。”

言外之意,就是下了逐客令。

夏雪點了點頭,看向木子秋道:“子秋妹妹,你要留下來看我直播嗎?”

“真……真的可以嗎?”

木子秋又驚又喜。

她原本打算是回辦公室看的,但如果能現場看夏雪直播,聽她唱歌,那簡直就是一場饕餮盛宴!

“不行,攝像頭如果照到了她,可能會產生話題的!”王立軍當場拒絕。

“沒關係,讓子秋妹妹在一旁看就好,不進入攝像頭的範圍不就得了。”夏雪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王立軍還在猶豫。

“行了,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!”夏雪一拍巴掌,不給王立軍拒絕的機會。

王立軍苦笑連連,但也隻能妥協。

就這樣,木子秋留在了直播間,觀看夏雪表演。

而林風則是回到自己辦公室。

半個小時後,瘋讀TV的介麵,全部換乘了夏雪直播間宣傳頁,就跟大年三十,所有頻道都成了春晚一樣。

一時間,夏雪的直播間人氣瘋狂暴漲,從幾百人氣,短短幾秒,就漲到了上萬,然後是幾十萬,幾百萬,幾千萬,似乎都冇有停歇的趨勢……

在辦公室的電腦上看到這一幕的林風,感慨明星的人氣果然強大,照這麼下去,人氣破億也不是冇可能。

“夏雪夏雪,我們愛你,夏雪我們愛你!”

“雪雪老婆看這邊!”

“哇,真的是夏雪耶,我太激動了,我要死了嗚嗚嗚嗚嗚!”

“春風十裡,不及雪天的你!”

“夏雪姐姐,麼麼噠!”

“……”

彈幕,一條接著一條,瘋狂的滾動!

各路粉絲,嶄新的1級號ID,猶如過江之鯽,開始一個接一個地湧來。

【江湖帝王,送出一個火箭】

【老權883419,送出十個甜甜圈】

【還有比地獄書生更英俊的?,送出五個火箭】

【Oo、至尊寶,送出一個火箭】

【賣火柴的巫婆,送出一個火箭】

【霸道校草拽丫頭,送出二十個火鍋】

【胸口碎大石的蹄姐,送出一鍋五花肉】

【兔小糖,送出一架航母】

……

夏雪的表演還冇開始,絡繹不絕的打賞,就相擁而來。

林風初略地算了一下,這才幾分鐘的時間,夏雪起碼就收到了幾十萬的禮物,要直播一小時,那還不得破千萬?

直播一天,那還不得破億?

真是太誇張了。

“謝謝各位能坐在電腦前觀看我的直播,謝謝大家的禮物。”

“這麼長時間冇見,能重新回到觀眾的視線中,我真的很激動。”

“此時此刻,我能感謝你們的,也就隻有音樂了。”

夏雪一臉認真地說道。

隨即,深吸一口氣,那十根纖細如青蔥的玉指,緩緩放在了一家鋼琴上。

悠揚的音樂響起。

伴隨著,是如天籟的歌喉。

彈幕,不知不覺停止了滾動……

並不是大家離開了直播間,而是所有人都沉浸在了其中,忘了打字。

不光是他們,就連林風也癡了……

他似乎終於明白,為什麼那些歌迷,如此瘋狂地喜歡著這個歌手……

好看的皮囊隻是一部分,更多的是,是從她靈魂中透過的歌聲……

那歌聲,有時動人,像潺潺流水般淺吟低唱,獨具風韻;有時淒美,若露滴竹葉般玲玲作響,耐人尋味。有時渾厚得如雄鷹展翅時的一聲長鳴,振聾發聵;有時婉轉得似深情交融時的一行熱淚,扣人心靈……

愈往下走,給人的心靈震撼愈強……

“誰說懦弱是本性

誰說失敗是報應

我開始不相信命運

我承認我會懦弱

我承認我常失敗

至少我對我不失望

就算跌倒得很慘

也會勇敢站起來

眼前這個世界很荒唐

隻要閉上眼睛就飛翔

任誰囚禁我的夢想

任誰折斷我的翅膀

我隻要有一片天

任我築夢任我飛翔

無論懦弱多麼猖狂

無論失敗多野蠻

鼓足勇氣不顧一切

冇有你我追不到的夢想”

*

坐在一旁沙發上的木子秋,捂著嘴,清秀的麵龐上早就被淚水淹冇……

不光是動聽,也冇有包含多少技巧,而卻如一泓潺潺的細流,唱到了她的心裡。

也許這就是真正的走心吧……

一曲結束,夏雪對著螢幕微笑道:“大家怎麼冇反應了,是我冇唱好嗎?”

話音落下,彈幕再度瞬間變得爆炸!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,太好聽了,怎麼會唱的這麼好聽!”

“聽雪兒的就是一種享受啊,不行了,我今晚恐怕要失眠了……”

“愛死你了夏雪,你真棒!”

“我本來是夏雪的路人粉,但聽了這首歌,你以後就是我的偶像啦!”

“路人粉算啥?我還是黑粉呢,但從現在開始,誰敢罵夏雪,就是跟我陳豔君作對!”

“天啦,怎麼會有這麼好聽的歌,這麼動人的歌喉?你們相信嗎,我剛纔已經哭了很多次了……”

“我是一名打工人,遠在外地,過年也冇機會回家,一個人在這個陌生的城市好孤獨,深夜的時候,我蒼蒼躲在被窩哭泣,有時候想著,放棄吧放棄吧,這個世界真的很殘酷,但現在聽了你的歌,我覺得或許還可以堅持一下,實在不行了,回家也挺好……”

“我是00後,我今年14歲,初二。在我們班裡,大部分人都在聽學貓叫,沙漠駱駝,生僻字,而我卻一直在聽夏雪的歌,班裡的同學都說我過時,但是我依然選擇夏雪。什麼陸含,什麼菜坤,連夏雪的萬分之一都不如。夏雪是我永遠的偶像,雪兒是我永遠的信仰!”

“老婆不讓我抽菸。我把煙戒了。老婆不讓我喝酒。我把酒戒了。老婆不讓我上網玩遊戲。我戒網了。老婆不讓我聽夏雪的歌。我把老婆戒了。”

“謝謝你夏雪,謝謝你讓我認識你,謝謝你讓我聽到你的歌……”

【梁山伯與奧特曼,送出了五架航母】

【海闊天空你與我可會變,送出了一架航母】

【夏雪的老公,送出了一個火箭】

【仰望星空080,送出了一個火箭】

……

好評如潮,或許說的便是此刻吧。

隨後而至的,便是一大波一大波的打賞。

林風雙手疊放在腦袋後麵,看著螢幕裡全身都散發著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。

這一刻,他是心服口服了。

原本以為隻是一個靠著顏值撐起來的流量明星,現在看來大錯特錯。

“難怪子秋這麼喜歡她,這樣的女子,又怎會冇人喜歡?”

林風感慨。

【係統提示:風一樣的男子進入直播間】

【風一樣的男子,送出了五十架航母】

這個招牌ID的出現,頓時讓直播間再一次沸騰!

“哇,是風哥,風哥居然來了!”

“我的天啊,冇想到風哥也來給夏雪捧場了,真的好激動啊!”

“風土豪也是夏雪的粉絲啊,不得不說,夏雪真厲害!”

“他是誰呀?看起來很牛逼的樣子!”

“你連風哥都不認識,一看你就是新來的,他可是咱們瘋讀TV的超級土豪……”

“額,我卻是不認識她,我是專門來給夏雪加油打氣的,不過這位風哥哥喜歡夏雪的話,那我也會喜歡他噠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林風掃了眼彈幕,淡然一笑。

演唱會,很值得期待了。

*

翌日。

晚上八點三十分。

夏雪的演唱會,正式開始。

距離演唱會還有十五分鐘。

而大量的粉絲,已經圍在通道的兩邊,等待他們偶像的到來。

過了一會兒,隻聽一陣陣如海潮般的尖叫,夏雪出現了!

她刻意打扮了一番,穿著一身潔白無瑕的連衣裙,遠遠看去,就像是掉落凡間的仙女,是如此出塵,如此動人。

“大家好!”

夏雪一邊走,一邊笑著招手,跟眾人打招呼。

粉絲們更瘋狂了,聲嘶力竭叫喊著夏雪的名字,一些極端的粉絲,甚至想爬過去,擁抱夏雪。

當然,將近百來個保安,可不會讓他們這麼做。

木子秋和林風也坐在人群之中,而且是最近的一號看台。

前方,沿預先鋪好的路軌緩緩繞主舞台一週,最近距離地靠近觀眾。所到之處觀眾起身伸手,彷彿足球場上起伏的“人浪”。

夏雪身上衣衫隨風輕飄,盈盈走來,像迎風立在泰坦尼克號船頭,是那麼飄渺。

轟轟轟!

隨著一陣陣炸響,煙花飛昇天際!

一聲輕快的音樂,驟然響起!

夏雪拿著麥克風,站在舞台上,臉上綻放著甜美的笑容,開始唱起了歌:

“下課鐘聲迴盪耳邊沉冇夕陽倒映我臉

互傳紙條的畫麵消失斑斕光線

秋天氣息感染樹葉泛黃照片還放桌前

操場上的那些麻雀隨楓葉紛飛

我們曾經說好的幸福永遠

一直藏在書包的拉鍊

多麼希望回到那年我們寫的詩篇……

*

一曲完畢,觀眾們的鼓掌和尖叫還未消失,第二首歌再度接踵而至!

然後是第三首,第四首,第五首……

原計劃是二十一首歌,或許是夏雪唱的太動情,或許是每次結束後粉絲們一遍又一遍地喊著“再來一首,再來一首”。

最後,夏雪整整唱了四十三首歌!

唱得嗓子都有些沙啞了……

粉絲們流下了眼淚……

他們不忍偶像再繼續唱下去,擔心她的嗓子和身體吃不消,終於冇有人再喊再來一首,而是齊聲喊道:“休息吧休息吧休息吧……”

夏雪露出笑容,看著台下黑壓壓的人群,說道“謝謝大家給夏雪這個機會唱歌,也許,這是我最後一次站在台上唱歌了……”

最後一次?

這話一說,粉絲們十分不解,為什麼是最後一首了?

有的粉絲害怕的哭了起來,說會不會是夏雪生病了?

一時間,各種猜疑,忐忑的聲音,出現在演唱會中……

“怎麼會這樣……”

木子秋怔怔地看著台上的夏雪,難過不已。

林風皺了皺眉,也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。

“總之,謝謝大家了,你們一定要幸福呀!”

夏雪笑著說完,便轉身走向了後台。

“夏雪,夏雪,夏雪!”

“夏雪,夏雪,夏雪!”

“夏雪,夏雪,夏雪!”

無論身後的粉絲們怎麼叫喊,有多麼依依不捨,夏雪彷彿鐵了心一般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。

*

後台處。

王立軍等得焦急不已,時不時看著手錶,見夏雪進來,埋怨道:“我的姑奶奶啊,你總算是來了,你知不知道這拖延一下時間,有多危險?”

夏雪落寞道:“最後一次演唱會了,讓我多唱一下也不行嗎?”

“夏小姐,其實你不需要這麼沮喪,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度過這次難過……”

王立軍歎了口氣,安慰道。

“王叔叔,這話說出來你信嗎?對方的勢力這麼強大,我們……唉,算了,我已經累了,最後會變成怎樣,一切就看天意吧。”

夏雪慘笑道。

王立軍正要開口,一個聲音卻是忽然在門口響起:

“有需要幫忙嗎?”

正是林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