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再說林風等人,一路離開了禦劍門所在山脈後,找了一家餐館,吃喝了一番。

這次經曆,無論是林風還是賀若雨,無論是陳伯還是馬小跳,對他們來說,絕對是一場難忘的回憶……

“我還真是傻啊,本以為到了禦劍門就徹底安全了,冇想到卻是入了一個新的狼窩……”

馬小跳喝了一口啤酒,苦笑道:“林大哥,你把那張雲野扔在豬圈,確實不會出事嗎?”

林風笑道:“人家怎麼說也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,和普通人不一樣,辟穀對他們來說更是家常便飯,才幾天不吃不喝而已,不至於出事。”

“可是你這麼做,就不怕禦劍門的人會來找你麻煩嗎?”賀若雨插嘴道。

“怕有什麼用,反正都已經得罪上了,而且我除了羞辱了張雲野,廢了他兩隻手外,並冇有對他修為造成多大的影響。”林風攤了攤手道,“總不至於這點程度,禦劍門就要和我拚命吧?怎麼說我也是他們的恩人誒!”

聽到這話,賀若雨又好氣又好笑:“羞辱一個結丹中期的老前輩,能說的這麼雲淡風輕,天下恐怕也隻有你林風一人吧。”

林風笑了笑,冇說什麼。

事實上,他心裡很清楚,真以後和禦劍門狹路相逢了,如果不是那種大庭廣眾的地方,保不準那些老怪物真會出手,把自己給拍熄了。

至於張雲野,他恐怕殺了自己的心都有吧?

所謂殺人誅心,對於他這種站在真人頂端的人物,心已誅得不能再誅了。

“恐怕冇這麼簡單……”

沉默許久的陳伯,緩緩開口道,“林先生你的做法,雖然隻是傷了張雲野的筋骨,踐踏了他的尊嚴,但對於一個修行者而言,道心也是很重要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林風一怔,忽然也意識到了什麼。

陳伯沉聲道:“就怕張雲野心高氣傲,一下子想不開,道心崩潰,間接影響了法力,那就麻煩了……”

林風愣住了。

是啊,他怎麼忘了這點。

當初在公主號遊輪,還有網監局的時候,他就曾兩次道心崩碎,導致修為下降。

後麵要不是依靠自己腦海中的知識,以及木子秋的原因,怕是這一生修為都難以恢複。

陳伯憂心忡忡道:“修為越高,道心就越發重要,這種不亞於心魔的存在,對於一個結丹中期的修士而言,作用不言而喻。”

“隻盼望,張雲野道心千萬穩住,否則一旦出事,林先生你或許就要變成禦劍門的死敵了……”

聽到這話,林風心裡也有些發虛。

他對張雲野瞭解不深,但從他的表現來看,此人性子自負之極,這樣被自己戲弄,道心崩潰的可能性還真不小。

“彆想這麼多了,反正你已經逃出魔窟,以後看到禦劍門的人,大不了繞著走就是。”

賀若雨安慰道。

“嗯。”

林風點了點頭,心裡卻是歎了口氣。

這仇人,是越來越多了啊……

這一餐飯,林風等人邊吃邊聊,而可兒的嘴巴卻是一直冇停過。

無論什麼菜,她都會吃上一口,然後小臉露出幸福和滿足感。

林風看在眼裡,疼在心裡。

對於一個生活在豬圈,隻能吃豬食的女孩而言,恐怕任何一個正常的菜肴,哪怕做的再難吃,對她來說都是美味佳肴。

林風突然又不後悔和禦劍門作對了。

本就是一群雞鳴狗盜,卻自詡仙人的虛偽勢力,得罪便得罪了吧!

酒足飯飽後,馬小跳去結賬。

林風牽著可兒的手往外走,卻發現少女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目光還盯著一桌殘餘的剩飯。

“可兒?”林風道。

“哥,浪費。”可兒輕聲說道。

林風笑了笑,道:“嗯,那打包帶回去,給可兒當夜宵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可兒立刻變得雀躍起來。

馬小跳結完賬回來,看到這一幕失笑道:“都是剩菜,有什麼好打包的,我再點一桌吧!”

“不用。”

林風擺了擺手,阻止了馬小跳的行為。

在他看來,讓可兒保持這份勤儉節約的習慣,本就是一件很好的事。

以後他不會讓可兒吃苦,但不代表就讓她丟下一下曾經美好的東西,而去學習彆人鋪張浪費。

打完包後,眾人準備分離。

臨彆前,馬小跳緊緊握住林風的手,眼眶都有些紅了,激動道:“林風哥,以後你就是我大哥了,我馬家在YJ市雖然隻能算二流,但隻要你去了,一定要給弟弟打電話,我就算家裡著火了也要趕來招呼你!”

“冇問題。”

林風笑著說道,心裡湧起一股暖流。

他覺得自己當時救馬小跳的舉動是對的。

王聰也好,馬小跳也好,其實很多紈絝,都有自己好的,善良的一麵,隻是大多時候,大家隻看到了他們的惡罷了。

坐上賀若雨的私人飛機,看著越行越遠的地麵,林風深吸一口氣,喃喃道:“金花市,我回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