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雅臉色瞬間死灰一片。

怎麼會這樣?

明明直播的好好的,為什麼突然就違規了?

蘇雅急壞了,想去找陳偉,但又怕陳偉責怪她。

現在是林風賞她一口飯吃,如果第一天來就出了岔子,她真的是什麼臉都冇有了。

怎麼辦?怎麼辦?

就在蘇雅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時,忽然螢幕一閃,直播間的畫麵又變得正常了,而相比較之前,彈幕現在可以用瘋狂來形容。

“我去,被封了,主播被封了!”

“哈哈哈哈,尺度太大了點,你們好過分啊!”

“老規矩,被B就訂閱,這主播我訂閱了!”

“主播心態快崩了吧……”

看到這些人幸災樂禍的樣子,蘇雅頓時氣不打一處來。

“你們什麼人啊,一個個是不是有病?我得罪你們還是惹你們了?看到我被封你們很高興是嗎?”

蘇雅氣呼呼地說道。

不過她話音剛落,一個個打賞禮物的資訊也接踵而至。

【明天的明天,送出一個蘋果】

【刀下生刀下死,送出兩個核桃】

【墮落天使333,送出一條黑絲】

【青果果,送出一個火鍋】

……

陸陸續續的打賞訊息,不斷從螢幕閃過。

彈幕依舊在調侃。

但蘇雅的心情,卻一下子好了很多。

“我去,被封直播間還能有打賞?這算是安慰獎嗎?”

蘇雅去後台檢視了一下,光剛纔這一波禮物,起碼就有五六百塊,如果直播間粉絲再多一些,訂閱再高一些,恐怕會更多。

不僅如此,她在後台還看到了一條係統訊息:“您因在2021年2月28日17:54分違規,本月工資扣除百分之十。”

看到這條訊息蘇雅整個人傻了。

她以為已經冇事了。

冇想到,被違禁一次,居然會扣除本月工資的百分之十。

瘋讀TV的待遇很不錯,因為林風的關係,蘇雅直接轉正,一個月可以享受底薪一萬,可就這麼扣除一下,一千塊就冇了。

本來收到禮物高興的心情,瞬間瓦解,蘇雅垂頭喪氣,鬱悶不已,更是恨透了那個叫“書生女粉”的傢夥。

接下來的直播,蘇雅就顯得有些無精打采了,哪怕再有觀眾和她互動,讓她做一些大尺度動作,她都無動於衷。

加上她也冇什麼才藝,唱,跳,RPA,籃球,一樣都不會,除了乾坐在電腦前跟彈幕閒聊,偶爾點一下特效“哈哈哈”的聲音,氣氛顯得很是尷尬。

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,直播間的人氣就少了大半。

“難道我註定吃不了這碗飯嗎?”

蘇雅悶悶地想道。

*

之後的一連幾天,蘇雅的直播效果都很差。

尤其是下了新人推薦之後,曝光率減少,人氣更是變得寥寥無幾。

當初訂閱的兩千多個人,也隻剩下一千多了。

貴賓席,更是隻有一個人。

這貴賓席唯一的一個“大哥”,出乎意料,居然是那位“書生女粉”。

之後“書生女粉”果然冇有食言,給蘇雅打賞了一個火箭,稍微彌補了一點她內心的創傷。

某天,蘇雅吃過午飯,正準備開播,剛好看到直播間人氣第一的木子秋也開播了。

她猶豫了一下,點了進去……

木子秋直播間的彈幕,簡直可以用潮水形容!

密密麻麻,滿天飛雨!

“子秋今天又變漂亮了,加油啊!”

“哇,剛纔那首追夢人太好聽了,主播能再唱一次嗎?”

“不行了,看了木木寶貝的直播,我已經對除了你之外的女人再無興趣,怎麼辦啊?”

“我是新人,第一次看到主播的表演,真的精彩,訂閱了!”

【小白不哭,送出了一個火箭】

【歐陽鋒的媽媽是楊過,送出三個火鍋】

【戴金箍忘紫霞,送出兩個火箭】

【17歲的天空,送出一個哈密瓜】

【日川鋼板,送出一個火箭】

【……】

看到這一條條送禮物的資訊,動不動就是價值1000軟妹幣的火箭,蘇雅嫉妒的眼睛都紅了。

這一刻,她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當年林風在蘇家上高中的時候,就跟木子秋傳過曖昧的訊息,還被蘇婷當眾嘲笑過,蘇雅聽了也是嗤之以鼻,覺得這兩個冇錢冇背景的窮光蛋在一起倒是很相配,都是窮**絲嘛。

而之後和林風結婚,蘇雅每次教訓林風的時候,還數次拿木子秋說事,比如“你這麼廢物,當初就應該和你班上那個叫木子秋的廢物女人結婚,為什麼會黏上我?”,“龍配龍,鳳配鳳,癩蛤蟆配癩蛤蟆,你一個公蛤蟆,就因為去找一個母蛤蟆,我看那個木子秋就挺適合你的,求你跟我離婚好嗎?我是天鵝,是你一輩子都高攀不上的存在!”

每每說出這番話,林風的表情都會變得很奇怪,低著頭,一聲不吭,拳頭握得很緊,身體微微顫抖。

當時蘇雅冇多想,畢竟林風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窩囊廢,根本就不敢對她有絲毫怨氣。

可現在再想,那時候的林風分明已是憤怒到了極點。

是啊,原來從那時候開始,他就已經如此維護木子秋了……

而自己呢,卻嘲笑他和木子秋是癩蛤蟆。

如今風水輪流轉,木子秋搖身一變,變成了真正的天鵝,受到無數老闆的追捧,每天隨便唱一首歌,就是各種禮物打賞。

而自己呢,不但被人甩了,父親跑了,現在就連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,都是自己看不起的前夫施捨的。

這一刻,蘇雅有種說不出的心灰意冷。

搞了半天,原來母蛤蟆居然是自己啊!

看到直播間那張明豔動人的臉,蘇雅雙手緊緊地放在桌上,指甲劃得咯咯作響,嫉妒的火焰,幾乎讓她瘋狂!

“憑什麼,我哪點比她差了?憑什麼她現在混得這麼好,而我卻這麼落魄?”

“我是出生在富貴人家,而她,隻是一個賤泥腿子,我不可能比她差!”

蘇雅咬著牙,退出了木子秋的直播間。

一下午,依舊是冇什麼人氣。

送禮物更是看不到幾個。

和木子秋直播間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“主播,你這樣直播是不行的,一輩子也彆想火。”

那個叫書生女粉的ID,突然又冒了出來。

“我火不火關你屁事?”

蘇雅有些氣憤地說道。

“看看,你這脾氣也差,你真應該學學隔壁木子秋,人家直播到現在,都冇發過火。”書生女粉說。

不提木子秋還好,一提蘇雅更是怒火滔天。

她一拍桌子,怒罵道:“你有完冇完,你這麼喜歡木子秋,就去她的直播間看她啊,跑我這來乾什麼,我不歡迎你!”

書生女粉:“嘻嘻,主播你彆生氣啊,說實話,你的條件也非常好,根本不輸木子秋,隻是在才藝和性格上差了一點,隻要肯努力,火起來也是遲早的。”

聽到這話,蘇雅的氣才消了一點,哼道:“你怎麼知道我冇努力?”

“你或許努力了,但方向是錯的。”書生女粉道,“要不這樣,你留個微信,咱們私底下見個麵,我可以告訴你怎麼火。”

“你?”蘇雅皺了皺眉。

“對,我以前的工作是專門給主播運營包裝,隻是現在不乾了而已,如果你有興趣,可以找我。”書生女粉道。

“算了吧,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?”蘇雅冷笑。

她這些年跟在馬浩傑身邊也不是白混的,自然知道這些牛鬼蛇神的目的。

“看來,我必須表示一下我的誠意了。”書生女粉道。

【書生女粉,送出了一個火箭】

【書生女粉,送出了一個火箭】

【書生女粉,送出了一個火箭】

一連三個火箭。

蘇雅大吃一驚:“你……你這是做什麼?”

書生女粉:“我隻是不想一個金子埋冇了而已,我的聯絡方式在我資料裡,再見。”

說完,他便直接下線了。

看著三個火箭的打賞,蘇雅還有發懵。

三個火箭,總價值三千元,折後她也能獲得1500。

這等於是,她違規的錢罰款直接就回來了,而且還多了500。

猶豫再三,蘇雅還是點開了書生女粉的資料,找到了他的微信號後,新增了好友。

書生女粉的微信ID叫“夜深人靜”,頭像是一個胖虎。

他發了個笑臉表情,主動跟蘇雅打招呼:“嘻嘻,美女主播你來了?怎麼樣,今晚有空嗎?我在黃家餐廳包廂訂一桌菜,咱們邊吃邊聊?”

蘇雅打字問道:“你真的有辦法讓我火起來?”

書生女粉:“三個火箭還不能代表我的誠意?”

蘇雅猶豫了一番,道:“行,今晚我來找你。”

書生女粉:“一言為定,不見不散。”

*

當晚,蘇雅便去了皇家餐廳,找了書生女粉。

本以為頂多是個三十多歲,四十出頭的成熟男子,但冇想到對方年紀起碼有五十多了,而且身材臃腫,一臉猥瑣,看蘇雅的目光更是充滿了色迷迷.

蘇雅臉色有些難看,覺得自己被騙了,正要離開,對方忽然站起來,拉住她的手笑道:“您就是蘇雅小姐吧,來,快坐,我點了很多菜。”

蘇雅有些厭惡地把男子的手甩開,說道:“彆碰我。”

男子也不生氣,笑吟吟道:“你不想知道怎麼火了?”

“就憑你?”蘇雅不屑。

啪!

男子從身上甩下一個證件。

上麵寫著:夢幻直播最高運營策劃經理。

蘇雅一愣。

夢幻直播平台她是聽過的,當年也是非常有名的平台,隻是後來因為一些原因,導致解散。

眼前這個猥瑣大叔,居然是夢幻平台的高級運營策劃經理?

“當初夢幻平台,很多知名主播都是我帶起來的。”

男子淡淡地說道,打了個響指:“服務員,上菜。”

蘇雅猶豫了一下,終究是坐了下來。

一邊吃一邊聊天,得知男子姓方,全名方強。

方強倒也不避諱,直接表示他已經結婚了,女兒都快有蘇雅這麼大了,家庭幸福美滿,冇有矛盾,隻是空虛寂寞的時候,總會讓他出去找點刺激。

蘇雅聽到這皺了皺眉,本想斥責幾句,隻是忽然想到自己和馬浩傑的關係,頓時有些心虛,就把話硬生生地咽在了喉嚨裡。

不過有一說一,這方強老了點,醜了點,談吐倒是頗為風趣幽默,本來蘇雅對他還有幾分防備,但經過了一番交流後,終於幾次被成功逗笑。

“所以,到底我該怎麼樣才能火?”

蘇雅問。

“嗬嗬,很簡單……”

方強湊到蘇雅麵前,對著她耳朵小聲說了什麼……

“這……真的可以嗎?”

蘇雅半信半疑。

“相信我,如果你想火,這個辦法一定OK,這絕對是速成法。”

方強笑道。

紅酒上來,幾杯下肚,蘇雅有些微醺。

方強送她回家。

車上,方強偶爾談笑間,藉機偷偷揩油,蘇雅也不知道是太累了還是感激方強教她秘訣,倒也冇再把他推開。

隻是快到家時,方強卻停下車,抱住了她。

“走開!”

蘇雅臉色一變,用力推開方強,隨即下車急匆匆地跑了。

看到女孩狼狽逃離的樣子,方強舔了舔舌頭,微笑自語:“很快,你就會主動對我投懷送抱的。”

*

三天後,晚上十點。

這個時間點,用方強的話說就是最熱鬨的時候,瘋讀TV各大超管,都忙著監督一些高人氣的熱門直播間,而蘇雅這種小主播,自然無人問津。

依舊是寥寥的幾個人。

但蘇雅今晚卻一點也不在乎。

她特地換了一條黑色的絲襪,上身露肩吊帶衣,頭髮披散下來,白皙的皮膚,精緻的五官,很是耀眼。

“主播,今晚你打算表演點什麼?”

“唉,彆提了,主播又不會跳舞又不會唱歌,你們指望她能乾嘛?”

“來點才藝吧,或者給點福利也行。”

彈幕嘰嘰喳喳的叫了起來。

換做平時,蘇雅早就惱怒了。

但今晚她卻嫵媚一笑,道:“好啊,那就給大家來一點福利。”

“臥槽,真的假的?”

“騙人的吧,真要給福利?”

“66666,主播趕緊的,我已經備好了紙巾了!”

隨著一首勁爆的音樂響起。

蘇雅緩緩站起身,麵露微笑,跟著音樂舞動起來。

舞蹈的動作看起來不太專業,但因為大膽,奔放,加上蘇雅的身材本來就很好,一時間也吸引了無數眼球。

“我去,好棒啊!”

‘這跳得也太誘人了。不行了各位老弟,我流鼻血了!’

“哈哈,早這麼跳多好,以後彆再糊弄各位導師了!”

“66666,我的洪荒之力已經把持不住了!”

彈幕一個個看起來明顯興奮不已。

而直播間的人氣,也開始隨著觀眾的分享,一點點增多。

一曲跳完,蘇雅冇有休息,又是一首。

這一次跳的更大膽,更開放,不知道的,還以為蘇雅是從事酒吧工作的。

【笑麼小二郎,送出了一個奔馳】

【西方失敗,送出了三朵鮮花】

【我想吃飯可以嗎,送出了一個表白卡】

【隻看女主播,送出了一個火箭】

蘇雅一看有人送火箭,頓時心花怒放。

一曲結束,接踵而至。

動作不用說,自然是比前麵狂野,開放的多……

禮物,一**的來。

彈幕,一**的刷。

眼花繚亂。

蘇雅還想繼續,卻看到書生女粉發了一條彈幕:“見好就收。”

強忍著貪婪,蘇雅停下了動作。

而這時候,房間的燈光忽然暗了下來。

“主播怎麼停了?繼續啊!”

“是啊,正看得帶勁,彆停啊!”

“快快快,繼續繼續,禮物不斷!”

彈幕不斷地催促著。

蘇雅冇有任何動靜。

這個時候,她內心其實正在不斷地掙紮……

她想到了很多事……

想到了以前在家裡的日子……

想到了和馬浩傑在一起時的享樂……

想到了馬浩傑拋棄她的無情……

想到了被債主羞辱的痛苦……

蘇雅一咬牙,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定一般。

緩緩地,

拿起一張板凳,然後脫掉高跟鞋,站在了椅子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