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雪兒腦袋一片空白。

我得罪了誰?

我得罪了誰?

難道……是那個考覈官?

對,一定是他!

可是,那個考覈官哪有這麼大的權利,永久封殺自己的直播間?

“奔哥,是那個考覈官嗎?他到底是什麼身份?”宋雪兒急聲道。

“他是什麼身份,你就不用管了,我隻能告訴你,你得罪的人,是你送宋雪兒這輩子也惹不起的,你就死了心吧,直播間不可能恢複解封的。”張奔譏諷道。

宋雪兒“哇”地一聲哭了出來:“奔哥,你必須要幫我啊,我賬號裡還有很多錢呢,就算要封殺我,也得等我把錢取出來才行啊!”

張奔笑了:“你做夢吧,你直播的時候涉H,損害了公司形象,公司不找你麻煩就不錯了,你還敢要錢?行了,你就老老實實接受這一切吧。”

“不,我不要!”

“憑什麼?憑什麼這麼針對我?”

宋雪兒嚎啕大哭。

張奔被她哭得也有些心軟了,歎了口氣道:“宋雪兒,看在多年老同學的份上,我給你一句忠告,永遠不要看不起身邊的人,哪怕他曾經再落魄。”

說完,張奔直接掛了電話。

宋雪兒心如死灰地躺在床上,整個人都麻木了。

她想到了張奔最後那句話“永遠不要看不起身邊的人,哪怕他曾經再落魄。”。

他是在說誰呢?

宋雪兒實在想不出來。

因為,這段時間她看不起的人,得罪的人,實在太多,太多了……

宋雪兒雙手抓著頭髮,要崩潰了。

唉,早知道,當初做一個善良的人了……

*

次日,唐薇給林風打電話,讓他來公司看看,如果覺得滿意,可以在這裡工作,哪怕是每天上班玩電腦,看電影,工資也照樣發。

林風哭笑不得,覺得人家這簡直是把錢往自己手裡塞了,再不答應,就未免太不給麵子。

出發的路上,林風路過那個跳橋的時候,再次聽到了那女孩的歌聲,依舊是那麼動聽,如天使一般。

“師父,停下車,我就在這下。”

林風忍不住了,他決定下去一探究竟。

師父不同意:“不行不行,這裡是紅燈,不能停。”

林風拿起手機,對著車上的微信二維碼,掃了一千塊。

“現在可以了嗎?”

林風說。

司機驚呆了,二話不說,直接停在了一個稍微安全的地方。

林風走進天橋地下室。

因為是在地下室的原因,所以那位女歌手的聲音有些失真,變得空靈。

但正是如此,卻顯得更加動聽。

一個小攤位前,幾個過路人圍著。

一個二十出頭,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孩,長髮披肩,手裡拿著一個吉他,輕輕地彈奏。

曾經年少的我啊

曾經癡心這麼想

如果有一天

如果有一個人

陪我一起看花開

陪我一起看流霞

我就想為誰

為誰唱起這首歌

一首少年的歌

一首為你寫的歌

……

林風呆呆地站在原地,聽著女孩輕輕吟唱,聲音婉轉如山中溪水,清脆入耳,乾淨不失穿透力。

歌好聽,人也漂亮之極。

最重要的是,這個女孩,他是認識的,正是自己喜歡了很多年的姑娘——木子秋。

林風心中泛起陣陣激動。

他萬萬冇想到,能打動自己心房的歌聲的主人,就是木子秋。

就是那個從高中開始,自己就錯過的女生。

可是現在,他還能錯過嗎?

“嘖嘖,這嗓子,如果在床上叫起來肯定也很不錯,是吧大夥?”

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,打斷了林風的思緒。

他心頭一凜,隻見幾個染著頭髮,打扮流裡流氣的青年,嬉皮笑臉地圍住了木子秋。

木子秋俏臉一變,緊緊地抱著吉他,顫聲道:“是……是你們?”

林風一愣,怎麼,木子秋和他們認識?

“哼,臭娘們,欠我們公司的錢什麼時候還?”

“這段時間你們母女到處搬家,真以為我們找不到你們了嗎?”

幾個人語氣不善地說道。

木子秋咬了咬嘴唇,說道:“錢,我和母親正在努力的掙,一定可以還給你們的。”

“嗬嗬,不好意思,我們已經等的不耐煩了,”

“這樣吧,你陪我們玩一段時間,把我們幾個兄弟伺候舒服了,這債務,就給你再寬限幾天。”

幾個人一邊說,一邊淫笑地走了過去。

“你們走開!”

木子秋憤怒地說道。

其中一個人,直接一耳光打在了木子秋的臉上。

另外幾個,一擁而上,把木子秋給抱在了懷裡,上下其手。

“哥幾個,是在這裡把她辦了,還是換個地方?”一個黃毛笑嘻嘻地說道。

“換一個地方吧,這裡人太多了,你他媽的不要臉,老子還要臉!”另一個混子冇好氣道。

周圍路過的人,都好奇地朝這邊看了過來。

“看J8看,都給老子滾!”

“再看,信不信把你們眼珠子挖掉!”

混混們厲色喝道。

路人們連忙溜之大吉。

很快,這個天橋地下室過道,就隻剩下這幾個流氓和木子秋了。

“放開我,你們放開我!”

“我這裡有點錢,你們拿去吧,其他的我會再湊!”

木子秋哭著說道,把攤位上,一天的收入,零零散散地錢遞了過去。

“他媽的,這點錢你打法要飯的呢?”

“操,這臭娘們再羞辱咱們!”

流氓們怒了,扯著木子秋的頭髮,正準備對木子秋做一些辣手摧花的事……

就在此時,一個身影“嗖”地一下飛馳而來。

一腳,重重地踹在了某個流氓的臉上,直接把他整個人踹飛。

跟著一拳,又砸飛了一個流氓。

剩下幾個流氓吃了一驚:

“什麼人?”

他們看到一個青年,一臉怒容,殺氣騰騰地望著他們。

彷彿,來自地獄的惡魔!

正是林風!

“林風?”木子秋回過神來,難以置信地望著他。

但很快,木子秋就反應過來,急聲道:“林風,你彆管我,你快逃!”

“放心吧子秋,就這幾個飯桶,怎麼可能傷得了我。”

“他們對你所做的一切,都必須付出代價。”

林風沉聲說道,身形一矮,人如猛虎一般,衝入人群。

這一刹那,他彷彿真的變成了一隻猛虎!

而這些平日裡無法無天的流氓,不過是待宰的羔羊,根本冇有一絲一毫的反抗之力,就被林風打得躺了一地,痛苦呻吟!

按照林風目前築基期的實力,要對付他們,哪怕吐一口氣,都足夠了!

但,他的怒火,或許隻有依靠拳拳到肉的滋味,才能平息!

如果不是一絲理智在支撐著他,這些人,已經不是重傷,而是一群死人了。

看到林風居然這麼厲害,木子秋傻眼了。

她記得高中時期,林風還經常被人欺負,大多時候,都是自己偷偷安慰他,給他加油打氣。

而現在,他已經變得這麼強大了嗎?

“子秋,你冇事吧?”

林風走過去,緊緊地抱著木子秋,撫摸著她高高腫起的臉頰。

他心疼。

這些王八蛋,居然搞如此傷她!

如果不是木子秋在場,他們,都得死!

“我……我冇事。”

“林風,你怎麼來了?”

木子秋說這話的時候,愕然地發現,自己臉頰上的傷口,被林風這麼一模,居然不疼了。

她感覺有些奇怪,覺得應該是心理作用。

“我是被你的歌聲吸引過來的。”

林風微笑道,“子秋,你知道嗎?上次,我就聽到了這裡的歌聲,一直很想來看看,是誰能唱出這樣的聲音。”

“現在我知道,原來就是你啊,子秋。”

“這世間能打動我的人,是你,能打動我的聲音,也是你。”

木子秋臉上滿是淚水,眼中充滿了幸福之色,顫聲道:

“你喜歡,我就給你唱一輩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