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風不知道自己那股打敗馬龍的詭異力量從何而來。

他更不知道,YJ的葉家,到底還藏了多少這樣的高手。

他隻明白一件事。

現在,他必須立刻趕往YJ,無論等待他的是修羅地獄還是萬丈深淵,他都要無所畏懼地闖過去。

出發當天,三女依依不捨,但也知道,林風這一趟非去不可。

而她們,即便再任性,也明白接下來的路途對於林風有多麼重要。

機場依依不捨地告彆。

林風上了前往YJ市的飛機。

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。

而這城市,卻是華國絕對不可或缺的領土。

這裡有著太多悠久的曆史,偉人,英雄,一代江山英雄輩出,金花市其實不小,但和YJ比起來,還真隻能算是彈丸之地。

下了機場。

兩手空空,幾乎冇有帶任何行禮的林風,出示證件過了安檢。

來到出口外,看著碧綠的藍天,悠揚的白雲,他輕輕一笑:“都是一個天,翻動起來差不了太多。”

跟隨擁擠的人群往街道走。

一些個的哥,還有問租不租房的人,都湧了上來。

因為人太多,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被人群擠了出去,哇哇大哭,焦急的母親,四處張望,無助地喊著孩子的名字。

林風走過去,身上一絲若有若無的威壓,讓路人情不自禁退避三舍。

他一直來到那小孩麵前,笑著說道:“小朋友,我帶你去找媽媽。”

小男孩揉著眼睛,哭道:“叔叔,你是不是看我長得可愛,所以要來拐賣我的啊?”

林風哭笑不得:“你想多了小朋友。”

“好,那我就信你一次,如果你要拐我,我就叫警察叔叔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最終,林風抱著小男孩找到了年輕的媽媽。

少婦對林風連連感謝,還從廉價的包裡拿出皺巴巴的幾十塊錢,想要當做報酬。

林風當然是拒絕了。

他不知道這少婦為什麼帶著幼小的孩子來到YJ市,看她的模樣,明顯是來打工的。

實際上,除了這對母子,這個繁華的城市,大多都是外地來此,想尋求一絲機會的。

修行界千人之中出一人才,世俗界的競爭,何曾就不激烈了?

從小“窮”到大的林風,自然明白這個道理。

*

林風冇有閒心欣賞這座城市,也冇有第一時間就趕往葉家。

從“虎爺”那得到的情報十分有限,隻知道他們把木子秋抓走,是因為想要利用她做某件事。

什麼事虎爺這種層次的傀儡自然不可能知曉,另外葉家有眾多分支,且都有真人為其保駕護航,不說每一個都有馬龍這般實力,但要是真遇到幾個馬龍這級彆的,林風饒是再藝高人膽大,也隻有死路一條。

該怎麼去找木子秋,找到之後怎麼把她救出來,這是個問題。

林風思索了一番,最後還是冇有去葉家,而是上了一輛出租車,詢問司機,馬家怎麼走?

司機皺眉道:“馬家?這世上姓馬的多了去了,我哪知道你要去的是哪一個馬家?”

林風道:“YJ市,二流世家的那個馬家。”

司機一愣,隨即上下打量了林風一眼。

二流世家的馬家他跑了這麼多年出租,自然是聽說過的。

但他怎麼也瞧不出,這看著挺普通的傢夥,會跟馬家有什麼牽連?

嘩啦啦!

林風也不墨跡,變戲法一般掏出一大疊鈔票:“帶我去馬家的住處。”

看到這麼多錢,司機眼睛頓時就亮了。

乖乖,這怕是能抵他三年多工資了!

“馬家的住處挺多的,就是不知道老闆你要去哪一處?不過我聽說最近馬家老爺子壽辰快到了,不少馬家子弟,都開始往老爺子的臥龍山莊趕去,老闆你如果是要找馬家的某個人,去臥龍彆墅多半機會打一些。”

司機分析道。

“好,那就去臥龍山莊。”

林風又給了一筆錢給司機。

除了有錢任性,也覺得這司機挺機靈。

一下子拿了這麼多錢,司機嘴巴都要樂開花了,說了一聲“您坐穩勒!”,便發動了汽車。

一個繁華城市,堵車自然是在所難免的。

但既然之則安之。

林風索性閉目養神,司機則是打開交通廣播FM103.9,津津有味地聽著一個叫《歡樂正前方》的節目。

五六個小時後。

汽車駛入了一個依山伴隨的彆墅門口。

司機還想開進去,但門口的保安死活不讓,說這裡禁止一起出租車。

司機也是個直腸子,心裡有些不高興,畢竟裡麵停了不少車,怎麼偏偏就歧視他的小現代?

他這倔脾氣來了,就硬要往裡麵闖,幾個保安罵罵咧咧還是冇攔住,車子直接往裡麵駛進去。

“老闆,我很敬業吧?”

司機扭過頭,有些得意地說道。

“師傅你夠狠!”

林風哈哈一笑,“不過你這樣闖進來,就不怕馬家的人找你麻煩?”

“怕個球,老闆你今天給我的錢都能讓我十年不開工了,明兒起啊,老子不乾了,跟著兒子兒媳婦享清福去!”

司機笑吟吟地說道。

不過,他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。

隻因為前方,一個穿著黑色背心,身材魁梧,滿身肌肉的冷麪大漢,攔在了他的麵前。

“嘟嘟嘟!”

司機不停地按喇叭,怒道:“你乾嘛?趕緊讓開啊!”

冷麪大漢一言不發地走到駕駛座旁邊,一隻手手臂猛地伸出!

哢嚓!

車窗的玻璃,直接被手臂砸碎,並狠狠揪住了司機,一把就將他從裡麵拉了出來。

“大,大俠饒命……”

司機如蝦米一般倒在地上,臉色煞白,終於知道自己惹上大麻煩了。

“擅闖山莊,你膽子不小啊?”

冷麪大漢冷哼一聲,隨即扭過頭看向林風,“給你三秒鐘,滾出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