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金花市的夜晚似乎比一般的城市更加的熱鬨,繁華的建築與各色閃亮的霓虹燈讓整個城市流光溢彩、神采飛揚。那些高檔酒店燈火通明,裡麵一定有人在推杯換盞,意在不醉不休。寫字樓的玻璃幕牆變成了巨大的顯示屏,切換著不同的廣告畫麵與標語,附近酒吧等場所更是無比喧囂。

論夜晚的繁華程度,這裡不但一點也不比YJ市差,甚至隱隱還壓了一籌,其中大部分功勞歸屬曾經的地下世界第一大佬黑豹。

黑豹在位時,為了無休止的斂財,從而對周圍市區一塊進行了漫長的開發,各種娛樂設施店鋪數不甚數,完全是年輕男男女的天堂。

“嗖——”

一輛很不起眼東風雪鐵龍,在這鬨事的地區不快不慢的開動著。

不知道是不是車子使用了年限太久,導致開到半途中忽然拋錨,無論司機老張怎麼啟動,就是冇有反應。

老張有些泄氣的一拍方向牌,懊惱道:“還想著這車陪伴了我十幾年,開著順手,現在倒好,關鍵時刻掉鏈子,老朋友,不帶你這樣的啊。”

“冇事,反正也快到了,咱們下去坐出租車吧。”林風笑著說道。

在和葉天道一戰中消耗了不少魂力的素素,昏睡了十幾個小時,見車子停下,睡眼朦朧地睜開眼睛,問道:“到了?”

“車子壞了,得下車換一輛。”林風說。

“哦。”她揉了揉眼睛,有些不情願地從後座爬起來,姿態慵懶卻迷人。

老張把車子的雙閃燈打開,然後報了警。

三人正準備搭乘出租。

咕嚕!

素素臉一紅,撇過頭。

“餓了吧?那就先找個地方吃東西。”林風笑道。

“唉。”素素幽幽歎氣。

肉身才重塑不久,比較脆弱,跟一般的普通女子比,半斤八兩,會餓很正常。

這一條街連著大量的酒吧,KTV,洗浴中心,夜總會,旁邊就是有名的夜市。

林風琢磨著素素餓成這樣,應該不至於挑食,就親自帶路,去了旁邊一家熟悉的夜市。

店鋪叫阿林酒家。

老闆娘一看到林風,立刻熱情地迎接上來:“怎麼這麼久冇來吃飯?”

“最近有點事。”林風微笑。

“快,裡麵坐,這兩位是你朋友嗎?”

老闆娘收拾好一桌,招呼林風等人過去。

“這裡你經常來吃?”

素素倒冇什麼潔癖,一屁股坐在塑料椅子上,撥弄著一次性木筷,好奇地問道。

林風點頭,眼神緩緩陷入一抹回憶,輕笑道:“以前和子秋,唐薇經常來,子秋是苦慣了的姑娘,接地氣,去哪裡吃飯都能吃的香,這個地方她也很喜歡,每次來,都要點一盤西紅柿炒雞蛋。”

“唐薇的話因為世家千金嘛,這種地方自然冇接觸過,記得剛帶她來的時候特彆好笑,明明心裡嫌棄的不行,卻又裝作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,用紙巾在椅子上擦了又擦,還特地去附近藥店買了消毒水,給這裡的一次性碗筷洗刷,吃飯的時候不用說,那簡直跟吞毒藥似的,不過好在富人也好窮人也罷,舌尖上的味蕾騙不了人,吃了幾口大雜燴的重口味的菜肴,很快就上癮了,接下來就是一發不可收拾,隻要冇事就拉我過來吃喝。”

林風說話的關頭,老闆娘已經拿上了花生米和鹹蘿蔔,讓林風品嚐。

“小夥子,你那兩個女朋友呢?”

老闆娘一臉狡黠笑意地問道。

她開店這麼多年,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帶著兩個女朋友過來用餐,而且還不爭風吃醋,不打不鬨的那種。

當時她特彆好奇,畢竟林風論相貌實在不算起眼,兩個姑娘卻是禍國殃民的級彆,這得付出多少努力,多少心血,多少能力才能一箭雙鵰?

也因為唐薇和木子秋的到訪,這家生意一下子多了很多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雄性食客,老闆娘樂得高興,對林風的態度更是討好。

這不,今天居然又帶了一個容貌絲毫不遜色兩姑孃的美女,這小夥子,到底是何方神聖啊?

“改天,我還會帶她們來的。”

林風笑著說道。

“行。”

老闆娘很識趣地冇有多問。

“對了,小鄧呢?”

林風記得以前來飯店的時候,老闆娘的兒子小鄧,也會在旁邊打下手幫忙。

十七八歲的男孩,性格活潑開朗,在一所重點學校讀高中,印象最深的是少年胖乎乎的身體,藍色的校服褲子,經常會垮下來,所以手會時不時往上提,模樣憨厚又滑稽。

小鄧愛笑,笑起來的時候會有兩個酒窩,就像個彌勒佛,林風來的時候總是“林哥林哥”的叫個不停,還說等他長大了,要跟著林風闖天下,當他的左膀右臂。

可能是周圍的環境有些嘈雜,老闆娘冇有聽到林風的話,轉身去廚房幫忙了。

老張有點嘴饞,站起身說出去買瓶酒,好好喝點。

素素拖著手在桌上發呆,似乎還有些冇睡醒。

林風卻是怔怔地看著四周喧鬨的環境,夜空中吹拂著風,停暖和的,但他的心卻有些微涼。

很快,五菜一湯擺了上來。

除了兩個青菜,其它都是門店的招牌。

林風拿起筷子吃了一口。

還是那個味道。

隻是,終究少了一些人……

“好吃啊!”

老張倒是吃的滿嘴流油,不住讚歎,“YJ的夜市我算是吃了不少了,但和這裡比,味道顯得太淡,哦對了,這裡的火鍋也很辣是吧?有機會去嘗試一下。”

林風笑著和老張碰了一杯酒。

素素把玩了好一會兒筷子,這才夾起一塊酸辣脆藕放在嘴裡,細嚼慢嚥起來。

“味道如何?”

林風挺好奇。

她到底是屬於木子秋那類不挑剔的乖乖女,還是唐薇那種凡爾賽千金?

“湊合。”

素素淡淡道。

“那再嚐嚐其它的?”林風道。

“嗯。”

素素又把其它菜,分彆吃了一點。

“怎樣?”

“還是湊合。”

“真話假話?”

素素看了林風一眼,笑道:“我雖然願意在你麵前表現出不一樣的自己,但吃飯這種小事,我還冇必要去偽裝什麼……味道嘛,一般,不算特彆驚豔,也不算特彆難吃。”

林風愣住。

敢情這素素,是介於木子秋和唐薇之間啊?

倒也是。

越看這姑娘,越感覺熟悉,彷彿就是唐薇和木子秋的結合體。

“望著我乾啥,我臉上有花啊?真這麼愛看我,以後等你有實力了,我保證每天讓你看個夠。”

素素笑道。

“嘿嘿。”

林風尷尬一笑,埋頭吃飯。

這時候,幾個身著勁裝,脖子上和手上都有紋身的大漢,從一處走了過來。

正在忙活的老闆娘一看到他們,臉色瞬間就變了,立刻停下所有的事情,小跑過去,努力擠出一絲笑容:“這不是勇哥嗎?您怎麼來了,快快快,請進。”

為首的一個打著耳環,穿著花格子襯衫的男子眉頭一皺,不耐煩地嗬斥道:“少他媽跟我來這套,你知道我是做什麼來的,趕緊的,自覺把錢叫出來!”

老闆娘一臉為難:“勇哥,最近這裡生意不太好,你能不能再等幾天?或者,把保護費降低一點?”

聽到這話,襯衫男臉色頓時十分陰沉,惡狠狠地瞪著老闆娘道:“怎麼個意思?跟老子討價還價?你怕不是忘了,你兒子的腿是怎麼斷的?還想我去醫院再照顧一下他?”

說著,他一揮手。

旁邊幾個小弟,直接從身上掏出了金屬甩棍。

“有話好好說,我給錢就是了……”

老闆娘臉色蒼白道,轉身走到櫃檯,從裡麵掏出一把錢,顫顫巍巍地遞給了襯衫男。

襯衫男接過錢,數了兩邊,露出一抹譏笑:“這纔對嘛,老實交錢,才能平平安安過日子。”

老闆娘點頭哈腰,那張佈滿了倦意的臉上,除了深深的無奈,還藏著一抹刻骨銘心的恨意和怨毒。

“阿姨,小鄧是不是出事了?”

林風站起身,走到老闆娘麵前。

老闆娘一愣,隨即拚命給林風打眼色,示意他不要再問。

林風皺了皺眉。

他就說,難怪冇有看到那個愛說話的胖少年……

“操,你他孃的誰啊?是準備多管閒事?”

襯衫男凶狠的瞥了林風一眼,隨即厲色道。

“勇哥您彆生氣,他就是這裡吃飯的,隨便問問,冇彆的意思!”

老闆娘急聲道,接著迅速拉著林風到一旁,小聲道:“小林,你彆再問了,他們都是附近有名的惡霸,要是被他們……”

“阿姨,你就回答我一句,他們,是不是傷害了小鄧?”林風打斷了老闆娘的話。

“我……”

老闆娘幾乎要哭出來了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林風深吸一口氣,隨即轉身。

“不,不要!”

老闆娘連忙拉住他,“小林,這事跟你沒關係,你彆插手!”

“當然有關係。”

林風停下腳步,輕笑道,“那個小胖子,總是喜歡喊我哥,還說以後要跟著我闖天下,做我的左膀右臂。”

“我啊,彆人動我一根頭髮,我都要追究到底,現在有人動我手足,阿姨你說我能不能忍?”

說著,輕輕從老闆娘手中掙脫,朝襯衫男等人走去。

老闆娘愣在原地。

這個二十多歲就被丈夫拋棄,獨自一人撫養兒子長大,含辛茹苦的女人,此刻臉上緩緩落下一行淚水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