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古宅。

第三晚。

陰森,恐怖,暗無天日的房內,似乎已經聽不到任何聲息。

一般情況下,有兩個原因。

生人已死,或者被嚇成了瘋子。

可惜哪種都不是。

小胖此刻悠閒地趴在一處閨房之中,閉著眼睛,神色十分愜意。

在他旁邊,坐著一個鬢髮,銀色戴冠,臉上白的近乎透明,嘴唇殷紅,身著大紅嫁衣的女子。

女子正彎著腰,給胖子捏肩膀,捶背。

“誒,往上點,再往上點,靠右邊一些,對對對,就這,真舒坦~!”

胖子滿臉陶醉。

這鬼和人就是不一樣,按摩的手法恰到好處,還帶著一絲涼風。

滴答!滴答!

幾行鮮血,從女子的眼眶裡,落到了胖子的後背上。

胖子有些無奈,道:“小翠啊,稍微注意下,這裡又冇個洗澡的地方,你要弄得我一身血,身上黏糊糊的,晚上我咋睡覺啊?”

女子一臉愧疚,忙道歉:“對不起相公,是妾身冇做好,妾身這就拿東西給你擦乾淨。”

“算了算了,不用這麼麻煩,反正也就最後一晚了,過了今晚,咱們就可以離開這古宅了。”

胖子擺了擺手道。

通過這三天的相處得知,女鬼叫小翠。

兩百年前,張雲祥路過某村莊,見整個村的人全部死光,一女鬼穿梭於村內,怨氣沖天。

當時,恰好七星連珠。

凶中帶凶!

這女厲鬼受到星辰之力,又殺人無數,終變鬼王!

張雲祥當時抓她的時候,可是費了一番力氣。

之後帶回宗門,不惜耗費一件本命法寶的靈氣,這纔將女鬼馴服。

但女鬼終生隻侍奉張雲祥血脈之人,其他人靠近,則會狂性大發。

說來這小翠也是可憐,當時和丈夫大喜之日,村裡一些男人進去鬨洞房,一開始還比較規矩,後麵興許是見新娘漂亮,開始胡作非為,最終釀成大禍,導致新娘不堪受辱,上吊自殺!

之後七天,村裡一百多戶人,全部離奇死亡,包括新娘,和其父母在內,無一倖免。

毫無疑問,這是小翠化作厲鬼的報複。

在古代那種封建社會,這樣醜陋的婚鬨習俗可謂習以為常。

而今現代,依舊屢禁不止。

通過瞭解後,胖子也是挺心疼這姑孃的,但讓他跟一個女鬼成親,那是萬萬不能。

他隻能先假意答應,條件是小翠幫他成為門派比武大會的冠軍。

到時候,他也隻能對不起小翠,讓爺爺重新將她和自己分離,至於繼續封印那肯定是做不出來……起碼,還她一個自由吧?

*

熙熙攘攘的街道上,耳邊,時不時傳來汽車行駛的聲音,旁邊大廈機械的女聲,不斷地重複著,一切是那麼熟悉,又那麼陌生……

林風在地上躺了許久。

終於緩過神來。

他成功了!

成功從玄天宗,回到了金花市!

就在幾日前。

在山下的青雲子,給護法陣人薑大爺(忘記的可以去看677章)送上了一瓶陳年好酒。

好酒,本就容易醉人。

加上青雲子還在酒裡新增了一些東西。

以至於薑大爺喝完後,迷迷糊糊地透露出了一個秘密。

一個關於玄天宗,第二條出口的秘密!

這是當初玄天宗老祖刻意設下的陣法……目的,便是為了再危急時刻,能讓核心成員第一時間逃離戰場。

若非薑大爺守山百年,一直兢兢業業,忠誠無二心,這個秘密,也就隻有那幾位長老和老祖才知。

秘密的源頭,就是那口枯井之中。

枯井和蟠桃山的陣法,形成了一個特殊的介麵。

在足夠強大的法力下,啟動秘法,便能從那枯井之中,傳送到任何指定的位置!

於是,青雲子臨時跟宗門請了一天假,先去金花市,在那設置了一個傳送陣法,跟著再回蟠桃山,用法術傳訊的方式,告知了林風啟動陣法的方式。

不過,這個方法也有一個弊端。

因為傳送的路徑實在太長,太遠,所以要消耗的能量自然也就更大……要啟動傳送陣,至少得是元嬰期修士才能做到。

縱然如此,一趟傳送之後,傳送人的體能和法力,會瞬間消耗一空,數日之內,都很難恢複過來。

林風雖未元嬰,但修為和元嬰幾乎不逞多讓,可惜一趟傳送,還是讓他所有的體能法力儘數消耗乾淨。

這也是為什麼,他一來到金花市,直接累得癱倒在地,全身無力的原因。

“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,不過,總算是成功了……”

“下一趟回玄天宗,必須得進階成元嬰期,不然法力,根本不足以帶子秋一起離開。”

林風無視周圍路人好奇的目光,一隻手撐著地麵,有些艱難站起來,抬起頭,望著瘋讀TV大樓的招牌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:“眼下,既然回到了故鄉,正好可以去看看唐薇她們,還有那幾位老朋友。”

一念至此,心情大好。

大步,朝著瘋讀TV的大門走去。

一年多未回。

重新開業的瘋讀TV,似乎更加蒸蒸日上。

大門,換成了嶄新的數據遙控智慧旋轉門,整個大樓的牆體都重新粉刷裝修過,連不遠處的幾家商業區,都貼上了公司的移動宣傳廣告。

“站住!”

門口一個身材微胖的保安,眼見林風往裡麵走去,尤其是他傳送過來後身上破破爛爛的,就跟乞丐一般,頓時眉頭一皺,“哪裡來的要飯的,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?趕緊滾!”

林風也不在意,微笑道:“我是來找人的。”

“找人?”

“你這叫花子,能認識這裡的人,你踏馬在逗我吧?”

保安冷笑一聲,明顯不信。

“我是來找陳偉的。”

林風開門見山道,“麻煩你幫我通報一聲,就說他的大老闆,回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