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厲小刀立刻上前打招呼。

“林爺。”

林風點了點頭,從他身邊走過,自顧自,打量起了拳擊場的風景。

這一幕被劉真人看到,心裡更是不爽。

不過一個失去了修為的廢物罷了,裝什麼呢?

待會,一定要他好看。

胡超和陳偉一左一右,走在林風身邊,看起來,就像是保鏢一般。

來到地下室。

論規模,比之當初卻暗示更加宏偉,巡邏的保安也多了不少。

不過,在這種高手如雲的地方,所謂的保安,也隻是起到對普通人震懾的效果,這要有人搗亂,最終還得來大部分鎮壓。

“打啊,打死他!”

“趕快反擊,我在你身上押了十萬,你可不許輸!”

“好,左勾拳,右勾拳,注意防守!”

擂台周圍的人群,亢奮無比,大聲地吆喝著,吹著口哨。

大把大把的鈔票,公然放在一張張賭桌上,堆積如山,一場比賽結束,有人傾家蕩產,有人一夜暴富,有人跳樓自殺,有人買房買車。

這就是變相的賭博!

林風儘管很不喜歡,但也知道,這畢竟是地下世界,無論是死去的黑豹還是阿彪,以及現在的繼承人厲小刀,都無法改變這種格局。

輕易改變,陽盛陰衰,也未必一定就是好事。

黑暗和光明,很多時候往往都是共存的。

“咦,你們看,是刀爺?”

“真的是刀爺,刀爺來了!”

“我的天,刀爺居然親自來場子!”

厲小刀的出現,立刻成為所有人的矚目點。

眾人紛紛站起身,用敬畏的目光,望著這位新晉的地下世界傳奇人物。

此刻的厲小刀,又恢複了霸氣,狠厲的一麵。

他淡漠地掃了一眼眾人,嘴裡輕吐一聲:“安靜。”

於是,嘈雜的環境,真的瞬間就變得安靜起來。

某些時候,林風認為厲小刀的確是一個合格的地下世界皇大佬繼承人。

比之黑豹多了沉穩,比之阿彪多了頭腦。

至於忠誠。

其實也能理解。

當一個人實力開始下滑的時候,震懾力減少,忠誠自然也會消失。

但,這絕不是背叛的理由。

冇有人去關注林風。

他就像茫茫人海中的一粒沙子,一陣風吹來就散,和厲小刀的光芒形成鮮明對比。

來之前,林風刻意用了易容術,也提醒了厲小刀,在大場合的時候,不用對自己畢恭畢敬,就當朋友一般即可。

他還不想這麼快暴露自己回來的訊息。

畢竟,木子秋還冇有救出來,有些東西還得藏著。

地下拳擊場一共有四個擂台,每個擂台上都有人打拳,同時舉行。

今日,正是角逐出一年一度新拳王的時刻。

林風以一種悠閒的姿勢坐在VIP沙發上,神色愜意,表麵是在看戲,實則正在用內息術,觀察身體的狀況。

這一看,頓時讓他眉頭皺起。

從玄天宗傳送過來後,無論是體術還是法術,都被壓製到了最低穀,哪怕拚命服用丹藥,也依舊效果不大。

本以為幾天就能恢複,但看這種情況,至少也得十天左右。

十天。

某些踩狼虎豹,麵對如此虛弱的自己,會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想法呢?

林風心中譏諷。

數個小時後。

一個身材魁梧,後背和腦袋都是紋身的大漢,一路過五關斬六將,打敗了所有挑戰者,順利成為了新的擂主。

獲勝的那一刻,渾身浴血的大漢舉起拳頭,楊天嘶吼,氣勢逼人,台下鼓掌聲,尖叫聲,響徹不斷!

“本年度的拳王誕生了,他正是我們的常勝大王——阿斌!”

主持人激動地走到那大漢麵前,舉起他的手,宣佈道。

一時間,場麵沸騰!

“阿斌!阿斌!阿斌!阿斌!”

“阿斌!阿斌!阿斌!阿斌!”

“阿斌!阿斌!阿斌!阿斌!”

……

“他叫阿斌,是我們拳擊場的老將,練了十五年散打和拳擊,以前也是職業打黑拳的,人狠話不多,這場比賽,基本上大家都押了他贏。”

厲小刀在一旁笑著解釋道。

“不錯。”

林風點點頭往那大漢身上瞥了一眼,便不再多看。

並不是阿斌不夠優秀。

而是他見過的高手實在太多太多。

對於世俗界的所謂強者,他再也不可能放在心上。

就在主持人,拿起獎盃,準備遞給阿斌時。

一個身影,突然躍上了擂台。

“我不服!”

“若不是我晚來了一步,這拳王之位,必定是我的!”

說這話的人,是一個身材矮小的男子。

男子眼神傲慢,語氣狂妄。

儼然,冇把阿斌放在眼裡。

“先生,請你不要搗亂好嗎?現在已經錯過了參賽時間,你若是要打,等以後有機會再來。”

主持人上前皺眉道。

“這傢夥誰啊?來找死嗎?”

“就是說啊,這麼小的塊頭,阿斌一巴掌句能扇死他吧?”

“阿斌教訓他,讓這白癡嚐嚐你的鐵拳!”

眾人明顯對這不速之客很是不爽,紛紛開始嘲諷,咒罵起來。

但,那男子瘸絲毫不為所動。

他眼神挑釁地看向阿斌,抬起一根手指,指著他道:“傻大個,你敢和我打嗎?”

傻大個?

阿斌臉上青筋直冒。

他推開主持人,走到那男子麵前,冷冷道:“你是哪來的小醜?挑戰我,知道會是什麼後果嗎?”

“嗬嗬,彆人覺得你強,我可不這麼認為。”

“我要對付你,輕而易舉。”

男子不屑地說道。

“混賬!”

阿斌勃然大怒,“好,既然你不知死活,那我就好好安排一下你!”

說罷,脫去戰袍,露出一身結實的腱子肉。

觀眾一看要打,頓時興奮不已,再次大吼大叫起來,讓阿斌打死男子。

雖然比賽已經結束,繼續格鬥不符合規矩,但地下拳擊場,本就是一個冇太多規矩的地方。

觀眾們的熱情被點燃,主持人自然不會掃興,主動退到一旁,想親眼看看男子怎麼被打死的。

“現在跪下求饒,還來得及!”

阿斌惡狠狠道。

“是你下跪嗎?”

男子笑道。

“去死!!!”

阿斌再不猶豫,人猛地狂衝而來,腳掌剁地的瞬間,人跳起半米多高,以一記狠辣的鞭腿,對著男子的臉上狠狠招呼!

這鞭腿速度極快,就跟閃電一般!

所有人都覺得男子躲不過,必會頭破扣血。

然而,男子卻並冇有躲。

他依舊站在原地。

待阿斌攻來瞬間,抬起一隻手掌,對著阿斌淩空拍去!

“嗖——”

一股氣勁,飛掠而出!

不偏不倚,剛好打在了阿斌的身上。

阿斌發出一聲悶哼,人在半空中被打得倒飛幾米遠,接著“轟”地一下,重重落地,直接休克過去。

全場,鴉雀無聲。

眾人瞠目結舌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阿斌,居然輸了?

“靠,什麼鬼?阿斌怎麼輸的?”

“是啊,我都冇有看清,阿斌就敗了……”

“這小矮子好像施展了什麼魔法,他該不會是個巫師吧?”

就在人群驚異不斷時。

矮小男子轉過身,目光戲謔地朝著厲小刀方向看來,譏笑道:“刀爺,你場子最厲害的人就是他麼?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乾脆還是關門大吉算了!”

厲小刀臉色陰沉之極。

而觀眾席這邊的人群,則是直接炸了!

這傢夥瘋了!

他居然,敢嘲諷厲小刀?

活膩了嗎?

“你有種再說一遍!”

厲小刀憤然其實,怒喝道。

“再說十遍都行!”

“你若不服,就派人來打敗我啊,問題是,就憑你這些窩囊廢手下,誰能動我一根汗毛?”

那人猖狂大笑。

厲小刀拳頭緊握,咬牙切齒。

此時,一乾厲小刀的武士們早就怒髮衝冠,一個個恨不得衝上了擂台,和男子決一死戰。

但,他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。

連阿斌都能秒殺的存在,他們即便一起上,也根本不夠對方打,而且這麼多人輸給一個人,隻會更加給厲小刀丟臉。

“劉真人,麻煩你了。”

厲小刀扭過頭,對劉真人道。

冇曾想,劉真人卻搖頭:“對不起,此人實力遠在我之上,我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“你……你說什麼?”

厲小刀大怒,“你居然敢不聽我的命令?”

“打不過的人,我為什麼要去打?和送死有什麼區彆。”

劉真人淡淡道。

厲小刀氣結。

隨即,又看向林風,小心翼翼道:“林爺,這邊情況有點麻煩,您能不能——”

林風忽然站起身。

厲小刀和劉真人心頭同時一緊。

來了!

終於忍不住要出手了嗎?

如今的他,是龍是蟲,馬上便能得知!

隻是,林風才走出幾步,卻又停住,轉過頭,看向厲小刀淡淡道:“如果你連這點事也搞不定,這位置,還是彆坐了。”

說完,竟是頭也不回地來到出口處,離開了。

厲小刀愣住了。

劉真人也愣住了。

走了?

就這麼走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