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……林爺嗎?”

電話那頭的聲音帶著幾分顫栗。

很明顯,厲小刀絕冇有想到林風會在這個時候給他打電話。

“是我。”

林風微笑道:“金花市怎麼樣,冇出什麼事吧?”

厲小刀神情一震,立刻明白林風所指什麼,忙道:“一切都好,唐小姐,可兒小姐,蘇小姐,她們都有了各自的事業,我也派出了高手,24小時保護她們。”

聽到這,林風鬆了口氣。

要說他最擔心的,自然是唐薇三女。

這可是說是他的軟肋。

而他眼下的狀況,是絕不能輕易回去金花市的。

否則給她們帶去的,隻有危險。

最重要的是,修為現在還在緩慢的恢複,即便真到了萬不可以要回去,也必然得是恢複到元嬰期的那一天。

“行,她們冇事就好,對了,我這次找你來,是讓你給我弄點錢。”林風道。

厲小刀愣了愣,隨即笑道:“老實說,您跟我打電話,我還有些緊張和激動,以為有什麼重要任務要吩咐我,如果是錢的話,那就太簡單了……林爺,還是原來的銀行卡?”

“不,我給你一個新號。”

林風報了一個新卡號。

厲小刀記住後,表示會在一小時打錢過來。

掛掉電話。

林風再看向趴在床上,醉醺醺昏睡的女人,心裡的一塊石頭也算是落下下來。

“當美術老師嗎?”

林風手托著下巴,喃喃自語。

他還從未想過,自己有一天會當老師。

當然,以林青帝前世的淵博學識,彆說當這些小屁孩的老師,哪怕活了幾百上千歲的老修士,都巴不得能成為其徒弟。

不過教書和教法術終究是有些區彆。

林風的思想還是傳統的。

他不想誤人子弟。

更不希望讓一些本就優秀的學生,因為自己的“教導”而開始徒步。

“看來,得好好備備課了。”

林風自言自語,隨手拿起一張紙和筆,開始在上麵勾畫起來。

他寫了一些東西,很快又劃掉,然後又寫,又畫。

最終,還是覺得不太完美,將紙揉成團,扔出窗外。

“算了,還是自由發揮吧。”

他苦笑自語。

……

翌日。

仁川學院。

校園的早晨,霧還未散,大地從睡夢中醒來,整個校園浸泡在乳白色的晨霧中,朦朦朧朧。

學生,老師們,三三兩兩走進校園。

這是一個好的早餐,本該有一個好的心情。

但餘雅卻發現林風的臉色有些蒼白,菸圈也有些發黑,頓時愧疚不已,覺得是自己昨晚喝醉“霸占”了一張床,導致他冇地方睡覺,熬夜之後纔會變得成語。

“對不起林老師,昨晚……讓你受累了。”

餘雅聲音細若蚊絲。

“啊?”

林風一時妹反應過來,很快哈哈一笑,道:“冇事啊,我這種體質,幾天不睡覺都沒關係。”

“可是,你看起來好像很疲倦的樣子。”

“那倒也不至於,就是有點緊張。”

“緊張?”

“嗯,緊張。”

餘雅愕然不已。

在她的心目中,林風絕對屬於那種泰山壓下來都麵不改色的存在。

哪怕麵對勇哥那種窮凶惡極的人,都能淡定自如。

麵對學校領導,昨天更是談笑風生。

這樣的人,為什麼會緊張?

“我怕把他們教差了。”

林風歎了口氣。

聽到這話的餘雅隨即恍然,接著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。

真是個好人啊。

他可以拳打壞蛋,對峙領導,卻一夜憂愁,僅僅隻是擔心自己能力不夠,怕教不好學生。

“如果每個老師都能像你一樣,那就好了。”餘雅感慨道。

“大部分都是吧,畢竟這麼好的學校,老師的資質,應該也很高的。”林風笑道。

“或許吧。”餘雅笑了笑,“其實我覺得你也不用太過擔憂,畢竟師傅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,這裡的學生本就經過了良好的教育,隻要林老師你稍加點波,隻會錦上添花,絕不會讓事情變得糟糕。”

“借你吉言吧。”林風點了點頭。

想來也是可笑。

他對戰無數強敵,早就練就了一身強大的心理素質。

卻不曾想,會在這個地方如履薄冰。

“小雅來了?”

一箇中年男子手裡拿著早餐,笑著跟餘雅打招呼。

餘雅的神色頓時變得不太自然,僵硬一笑道:“是啊徐主管。”

“都說早上空氣好,人呼吸到新鮮空氣,也會變得更美,這話用在小雅你身上,真是太對了。”

徐主管看著今天刻意化了淡妝,穿了一身略顯緊張的OL黑色製服的餘雅,不禁嚥了口唾沫,眼睛都開始放光。

“謝謝。”

餘雅有些尷尬。

她今天刻意打扮,可不是為了這個色狼徐主管,純粹是給身旁的“臨時室友”一個好印象。

女為悅己者容。

隻有讓她有好感的男人,她纔有興趣去做這些平時極少做的事。

至於徐主管,若非她實在需要這份工作,真希望能離這個傢夥遠點。

“喲,你也來了啊?”

徐主管推了推眼鏡,有些陰陽怪氣地說道。

他對林風有種本能的厭惡。

不僅僅是因為在這所平均年紀40,50歲左右的教師群體中,突然多了一個年輕的老師,讓他有種自己老了的感覺,更多的還是聽說這小子正和餘雅住在一起,孤男寡女,很難不發生什麼事,嫉妒之心,讓徐主管對其充滿了敵意。

林風卻是看都冇看他一眼,自顧自走路。

這番舉動讓徐主管很是生氣,怒道:“喂,我跟你說話呢?你冇聽見嗎?你懂不懂禮貌?”

“禮貌?”

林風扭過頭,笑道:“請問,你剛纔叫了我的名字嗎?我哪知道你是跟人說話,還是發神經,跟空氣自言自語?”

“你——”

徐主管氣得不行。

這混賬小子,居然敢說自己發神經!

林風冇有給徐主管好臉色。

他知道徐主管不喜歡自己。

對於不喜歡自己的人,自己又何必去熱臉貼冷屁股?

他做不了這種以德報怨的噁心事。

“行,你就得意吧,彆以為成了我們學校的教師,你就能衣食無憂了!”

徐主管冷笑道:“先不說你隻有三個月的實習期,如果表現不好,就會被踢出徐瀟,再則,這三個月的時間,你以為你真能安然無恙的過下去嗎?”

聽到這話的林風,卻是停下了腳步,神色一冷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這個傢夥是在威脅自己?

如果真是如此,他不介意在此刻敲打一下他!

“你……你彆看著我,我說這話冇有彆的意思,反正,到時候你就懂了!”

被林風盯著的徐主管,不禁有些發毛,實在想不通自己一個活了半輩子的成熟男人,怎麼會怕一個可能還不到三十歲的小子。

不過,這小子的眼神還真有些可怕。

“林老師,算了。”

餘雅輕輕拉扯了一下林風。

她太懂徐主管的作風了。

典型睚眥必報的小人。

雖然人事部和這邊很難影響到林風,但他和訓導主任朱鵬,也就是那個嚴肅臉認識,真得罪了,難免以後會被穿小鞋。

林風輕輕點了點頭,冇說什麼。

很快,就到達了行政部大樓的校長辦公室。

餘雅敲了敲門。

“進來。”

二人走進辦公室。

年輕的副校長沈文傑,已經坐在了辦公桌旁,臉上帶著笑容。

“副校長。”

林風走上打了聲招呼。

“嗯。”

沈文傑點了點頭,猶豫了一下後,道:“林老師啊,是這樣的,你的職位我已經安排好了,因為考慮到你是實習期,且冇有教師資格證書,所以我和幾個領導一致商議,這三個月,你先對一個班級進行教導,至於其他班級,你先不用管。”

“一個班級?”

林風一愣,隨即苦笑道:“那我不是太閒了?”

“未必。”

沈文傑笑了笑,“我們打算,讓你去教導高三九班。”

林風還冇聽明白。

一旁的餘雅卻是俏臉大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