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傅少的冷情嬌妻 >   第2786章

-

沈湘和潘明賽同時愣怔。

緊接著沈湘又問道:“你......你還得了病?你......是不是你當時餓的,每天吃不上飯,導致貧血,所以得了血液病?”

潘明賽也迫不及待的問米露:“嚴顏姐,你身上的血液之所以和你以前不一樣,和你爸爸媽媽的不一樣,都是因為你病了一場,你的血液換了?”

嚴顏搖頭淺笑:“嗯,準確的說,是我移植了一種罕見的早些乾細胞,把我的病治好了。”

沈湘抓住嚴顏問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,嚴顏?”

米露舒了一口氣,娓娓說到:“我當時在國外的一個貧民窟,每天都和一群黑人小孩,和一些流浪人搶食物,就這麼搶著搶著,我的肚子也漸漸大了。

說實話,我自己都不能保證,我的孩子還能生下來嗎?

我去哪兒生?

這些都不能保證,我當時就想著,我能我和的孩子死在一起,我的還能在我的肚子裡多陪伴我一天,也是好。

也許是老天爺看到我吃了這麼多苦吧。

也許是是上帝看著我的肚子實在太大了。

就突然有一天,我被一對亞裔夫婦帶回了家。

那是一對年齡比我大一點的夫妻,大概三十五六歲的樣子,他們夫妻兩人冇孩子,但是夫妻感情很好,兩個人都在大學裡當教授。

閒暇時分夫妻二人都是小說作家。

他們看我是亞裔,又懷著孕,實在是可憐,就收留我讓我們在他們家當幫工,也就是家傭吧。

從那以後,我有了固定的住所,每天有麪包吃,有牛奶喝。

因為他們夫妻都是一亞裔,我還可以烹飪。

以前我在家,什麼飯都不會做,也是跟著那對發中年夫妻,我學會了做飯,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掃衛生,打掃房間,空閒的時候,就在躺椅上曬太陽。

也算是過了一段時間舒坦日子。”

沈湘冇好氣的白了嚴顏一眼:“那為什麼,當時不給我們打個電話!你知道我們找你找的多辛苦!”

米露搖搖頭:“不敢打,因為快生了,怕爸爸媽媽擔心,我想,等我生了孩子之後,我在再教授家裡攢點錢,我就可以帶著我的孩子回國了。

可是就在我即將被推進產房要生產的時候,我被查出來基因裡有一種罕見的疾病。”

“什麼疾病?”沈湘問道。

“是基因突變的一眾病,這種病是百萬分之一可能,世間罕見,而且這種病是我一出生就有的,如果我不懷孕,或者說我肚子裡的孩子不大到一定程度的話,我都不會發病。但是隨著胎兒的變大,在加上我懷的又是雙胞胎,所以就在我該生的時候,我的病發作了。”

沈湘 潘明賽:“......”

這一刻,兩個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沈湘看著潘明賽。

潘明賽是學醫的,她最是瞭解醫學的深奧,以及世界各地疑難雜症之多。

“這個世界上幾十億人口,很多人,很多人都會得一些奇奇怪怪,甚至連我們當醫生的都冇見過的疾病,嚴顏......嚴顏姐怎麼這麼不幸?”潘明賽將嚴顏摟在懷中。

她哭的泣不成聲:“嚴顏姐姐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