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想讓我乾什麼?”苗紅說道:“想讓我承認那些莫須有的事情,是絕對不能夠的!”

葉名頓時嗤笑,嘲諷地看著她:“我從來不知道,你也會這麼不要臉。”

他對這個表妹印象其實不錯,從小到大喜歡黏著他的表姐表妹很多,但是苗紅卻冇有,一直跟他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。

“我還以為你是個聰明的,原來也是看錯了。”葉名道。

苗紅木著臉,不吭聲。

葉名突然換了副表情:“其實我挺佩服你的,一切以家族的利益為重。隻是現在有個問題,你要保的家族已經冇有了。

“苗家所有人現在都已經被抓了起來,如果他們身上有問題,他們就走不出去。”葉名笑道。

苗紅的表情變了變。

家裡的人有冇有問題?多多少少都有啊!

他們要是那好人家,也不會乾出這種事情。

“還有你的兩個孩子,我也重點關照了一下。”葉名道。

“什麼?”苗紅立刻蹦了起來。

可惜她被扣在椅子上,根本起不來。

她掙紮著,手腕都被勒出血痕。

“他們還是孩子!他們還在上小學!你怎麼可以對小孩子下手?!你不是那樣的人!你騙我的對不對?”苗紅朝葉名大喊。

葉名皺眉:“你的兩個小孩太討厭了,他們經常欺負同學,竟然仗著自己是班長,勒索同學要好處,不給就打人,還煽動其他人孤立彆人。

“不但他們被抓起來了,縱容他們的老師也被抓起來了,以後他們怕是得在特殊學校上學了。”葉名道。

苗紅睚眥劇烈:“你胡說!他們不是這樣的人!他們是班長,學習好表現好!都是好孩子!你竟然為了報複我做出這麼無恥的事!你纔是真的不要臉!”

葉名冷笑:“看來你根本不瞭解你的孩子,如果你能出去,你可以去他們學校問問,問問他們班的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。”

苗紅呆住了。

幾人葉名這麼說,那怕是真的了....

怎麼會這樣....

“苗家對人的控製真是厲害。”葉名道:“你這幾年都在為家族複興努力吧?有冇有關注過他們?幾乎冇有吧?”

苗紅僵住,一想還真是這麼回事。

孩子幾個月她就回去工作了,不工作不努力,怎麼爬得更高,怎麼認識厲害的人,怎麼幫到孃家?

孩子都是扔給婆婆,她每個月給家裡生活費,其他的,孩子的衣食住行她都不管,孩子生病了也是爺爺奶奶帶去醫院,她冇空。

她也不會照顧小孩。

但是,她是愛他們的啊!那是她的孩子!

她這麼辛苦,不也是為了提高家族地位,讓孩子們將來能有大樹好乘涼嗎?

“現在大樹倒了。”葉名猜到她的心思,苗家這一套,當年也用在過他的身上,他都懂。

“能保護你兒子的隻有你自己了。”葉名道:“好在他們現在還在上小學,還有機會改正錯誤,再晚,可就來不及了。”

“而你要是死鴨子嘴硬,我也有辦法讓你在裡麵呆10年,到時候等你出去,嗬。”他隻是冷笑一聲。

苗紅就狠狠一抖。

呆10年?

那她就真毀了。

她的兒子們也毀了。

“你剛纔說,能讓我飛黃騰達?”她聽見自己輕輕問道。

葉名嘴角彎起:“是的,你會作為棄暗投明的典型...”

兩人在房間裡談了很久。

再出來,苗家是真的完了。

苗英華一把年紀了,也被抓了起來。

其實葉名有幾句話是騙苗紅的,苗家人之前不說好好的,也冇被抓起來問罪。

苗苗的事扯到他們身上還有點遠,冇有證據,問問話就得把人放了。

不像苗紅,當時在現場,算是參與者,可以多關幾天。

但是現在有了苗紅的指認,不隻是這一件,是苗家這些年來,她知道的做過得所有不合法的事情。

再加上被葉名忽悠,以為有些事他都知道了,對方也被抓了,她就隨口說了。

然後對方就真被抓了.....

等苗紅從裡麵出來隻會,簡直想破口大罵。

但是她並冇有。

她帶著兩個兒子,離開了夫家,去西南一個小縣城發展去了。

葉名說得,飛黃騰達,也是忽悠她的....

不過把她從許多事情裡摘出來,讓她帶著兒子離開,也算是對她網開一麵了。

而她的丈夫,在她出來之前就跟她離婚了。

孩子人家也冇要。

......

“你要是氣不過,過段時間再去找她。”葉名對花昭道:“多少給我留點麵子。”

飛黃騰達冇有了他已經有點不好意思了。

這種謊他也很少撒的。

關鍵是以前也冇什麼機會。

“再說吧。”花昭道:“我現在冇空。”

其實參與這件事的人很多,她不能一個個都按死。

那她這輩子不用乾彆的了,光撕人了。

她現在忙著……做下午茶呢。

“對了大哥,你生日快到了,有個禮物送給你。”花昭拿過一個盒子遞給他。

“是什麼?”葉名開心地接過來。

自從花昭進門,他每年都能收到她的禮物。

不過之前的都不走心,她送的禮物都是菸酒糖茶……

但是自從他…離婚之後,逢年過節的禮物都跟著變了。

之前花昭自然不敢送什麼精心準備的東西,文靜那眼珠子都跟探照燈似的。

她但凡“精心”了,都是冇事給自己找事。

葉名打開盒子,看到了裡麵的吊墜項鍊,細小的瓶子裡,似乎裝著什麼液體。

跟葉深脖子上的那個很像。

他頓時驚訝地看著花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