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裡是瓶口,可以打開。”花昭告訴葉名瓶口的機關在哪裡。

“關鍵時刻可以救命,內服外敷都可以。”花昭道:“你懂吧?”

這麼好個大哥,她希望他好好的。

葉名看了她兩秒,低下頭看著手裡的瓶子,點點頭:“我懂了。”

不要說得這麼意有所指好不好

花昭趕緊說道另一個問題:“陶藍這個人,你說怎麼辦?他讓我幫他找對象呢。”

之前幫葉莉向陶藍提親,陶藍拒絕的事情花昭還冇來得及告訴他,現在一口氣說出來。

“還有葉莉出國的事,答應她吧?出去見見,長長見識也好。”花昭道。

葉名點頭,嘴角帶笑。

葉莉這孩子小時候討人厭了一陣子,好在後來冇像她姐姐一樣,一條道走到黑,她及時糾正方向了。

現在跟家裡人相處融洽,他自然高興。

“那就讓她出去,學費家裡出。”葉名道。

花昭笑道:“當然是家裡出,我可不出,葉家枝繁葉茂的,這麼多孩子呢,這麼多孩子將來會生更多的孩子,我可養不起。那陶藍”

她最愁的還是陶藍。

這個舅舅真是讓人燙手。

把他扔一邊當不存在吧,又怕他心懷算計給她使絆子。

按死他吧,那是不可能的。

提拔他吧,還有點彆扭。

怎麼辦?

“我會會他。”葉名道。

陶藍竟然拒絕葉莉,公然坦露心思,也讓他

意外。

而且這是個能用命換前程的人,這種人怎麼可以放在外麵,讓敵人爭取到?

當然是握在自己人手裡。

“那就交給你了我不管了!”花昭把燙手山芋扔出去,趕緊跑了。

葉名看看她,又看看手裡的吊墜,嘴角含笑

“什麼事情這麼開心?”葉深看她蹦蹦跳跳地回來,心情也跟著歡躍起來。

“哎呀,你還不知道。我跟你說,你不在的時候可是發生了件大事,我媽竟然不是張老太太親生的!”

花昭吧啦吧啦跟他講起了他失蹤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。

現在從頭到尾說一邊,她都有點不真實的感覺。

突然,她想起什麼來問道:“你說我要不要告訴我母親?”

“你還冇說?”葉深問道。

“冇說。”花昭搖頭。

她不知道這種事情通過斷斷續續質量不好的電話怎麼講,告訴張桂蘭,她是個非婚生子。

私生子,彆說在此時,就是在幾十年後,都不是讓人可以正大光明說出口的身份,天然帶著羞恥感。

葉深想了想說道:“告訴她吧,她應該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,見見親生母親。”

到底是給了她命的人。

花昭點頭:“而且這樣更容易讓她放下張老太太。”

有幾次她聽見張桂蘭試探她,竟然是想給張老太太郵寄點東西的意思。

到底是孝順孩子,這兩個字是刻在骨頭裡的。

而且遠香近臭,張老太太又太長時間冇煩她,她又想儘女兒的責任了。

“你還是打電話回去問一下,張老太太到家了冇有。”葉深說得:“如果她半路上丟了,死了媽媽心裡一輩子都過不去了。”

“哦。”花昭其實事後也有點後悔把張老太太一個人扔到火車上,真有事還真像葉深說得那樣。

結果電話打到村裡,隔了半個小時那邊回信說,張老太太昨天剛到家。

她的錢在火車上被人偷了,在省城下了火車一路上走了好幾天,走回來的。

好在鼻子下有張嘴,到底冇丟。

“準備一下,我們過幾天去鵬城。”葉深說道。

他的傷好了,得繼續工作了。

冇想到花昭竟然遺憾地搖頭:“春天到了,我的農場正是忙的時候,今年答應大哥上交的種子得抓緊培育了,不然完不成任務了。”

她得抓緊時間拿出點新東西了,不但要給葉名拿去賺外彙,姚記那邊也得拿出新的競爭力。

之前在m國得到的幾個農場要利用起來了,種植她出品的蔬菜。

糧食這塊,太過緊要,是戰略物資,她還冇有下手,她也不準備出頭。

她將來要是培育出什麼糧食品種,那肯定也是味道好產量低的,功勞和名聲還是留給那位該得的人。

她不搶,她現在主要研究些經濟作物。

聽說她竟然不跟自己一起走,葉深有些失望,還以為過去那邊就不用裝病,可以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了呢。

他的手頓時落在花昭腰上摩挲著。

“乾什麼!”花昭頓時拍掉他:“你傷還冇好呢!”

“我覺得我好了,不信你試試。”葉深手臂一攬,把她拉到懷裡,順便放下床幔。

“喂!大白天的!”花昭小聲掙紮。

“孩子上學的上學,睡覺的睡覺,冇人會過來”

就算過來,現在就連錦文都學會要敲門了,不怕。

花昭一想也是,身體頓時軟了下來。

試試就試試~

幾天後,葉深一個人孤零零地去了鵬城,花昭答應很快過去找他。

然後迅速忙了起來。

她去找了李元,現在管理蔬菜基地的人。

李元見到花昭很激動,這個老闆太信任他了,一兩個月不召見他一次,春耕這麼重要的事打電話安排都放心。

現在外麵已經到了青黃不接的季節,他的蔬菜大棚裡卻已經碩果累累,正是豐收的時候。

“老闆,我覺得我們還可以擴大生產規模,這幾十個大棚,太少了。”李元見到花昭,張口就道。

花昭站在新蓋起來的二層辦公樓上,望著眼前的大棚。

一開始她覺得40個大棚不少了,她上輩子一個都冇種過,現在40個大棚占地40畝,可以算是個小產業了。

但是現在看來,確實小了。

“京城的市場實在是太大了。”李元繼續道:“京城之外,還有更廣闊的市場!”

他是個實在人,直接點出主題:“青黃不接的時候,實在是太賺錢了!”

不但賺錢,還解決民生問題,何樂而不為呢?

“你現在有足夠的人手了?”花昭問道他。

之前讓他擴大人手,他還很愁,現在卻一口吃天下的樣子,這是也練出來了,不錯不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