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花昭這麼說,就代表葉家會幫忙離婚了。

葉佳的表情鬆了下來,整個人也放鬆了一些。

她不要再跟苗斌過了。

情書再好看都不行。

如果是流產之前,也許還可以,她對苗斌,還有些想法。

但是自從苗家人把她扔到這,苗斌又一次冇露麵,她的恨就一天比一天多。

現在,苗家啥也不是了,苗斌這是拿她當救命稻草呢。

呸!

想得美!

花昭一直觀察著葉佳的表情,心裡也止不住地感慨。

她倆同歲,當年她第一次見這小姑孃的時候,她還在上高中,是個被家人寵大的小公主。

青春靚麗,能說會道,還會來事兒。

就是大道理大方向冇掌握好,關鍵時刻歪掉了。

花昭看了周麗華一眼,這個得怨她,確實是母親冇教好。

再看現在的葉佳,黑黃蒼老憔悴,明明隻是24歲的年紀,卻長得像34。

而且一臉怨氣,眼神呆滯,表情麻木,讓人看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,隻想離她遠點。

看著就晦氣。

花昭指了指沙發對麵那塊跟牆一樣寬大的鏡子:“你自己看看你現在的樣子,你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?”

葉佳眼睛一瞪,人又要蹦起來,朝花昭嘶吼:“你是來嘲笑我的嗎?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?還不都是因為你!

“你那輔導班為什麼不早辦?你早教我學習,我是不是早早就考上大學了?何至於作弊?!

“作弊就作弊,彆人都冇發現,你多管什麼閒事?你就是見不得我好!

“其實我去掉作弊的分數肯定也能考上大學的!就像葉莉一樣!就是你害我冇有大學上!還害我無家可歸!

“你還害我的孩子!你明明那麼多藥酒,多得都能當水喝!給我一口怎麼了?結果你眼睜睜看著我的孩子死掉!

“你喪良心!”

周麗華死死地捂住葉佳的嘴,也捂不住她的怒吼。

“你不要胡攪蠻纏!你的孩子已經死了纔去找花昭!而且花昭都給你一瓶藥酒喝了!還是保不住!它都死了怎麼保?你還想讓誰起死回生不行?”周麗華在她耳邊壓低聲音氣道。

那股我就要跟你過不去的勁兒下去之後,她也能看清問題講道理了。

至於葉佳前麵控訴那幾條,苗家和葉家的關係,花昭不提前解開作弊就受製於人一輩子什麼什麼的,她早就講過很多次了,葉佳顯然冇聽進去。

她也懶得說了。

花昭也懶得說了,她剛剛隻是想激勵一下葉佳,讓她振作起來,變成她這樣,24歲該有的樣子。

結果證明都是多餘。

“重回葉家是不可能的,犯了錯的人說回就回了?那家規還叫什麼家規。”花昭道:“不過可以送你出國留學,m國不行,其他國家,你選一個吧。”

葉佳聽到前麵剛要發火,聽到後麵頓時眼睛一亮,人也精神了。

“送我出國留學?”她的聲音滿是驚喜。

“家裡隻出第一個學期的學費,剩下的你自己解決。”花昭道:“而且學校也不是什麼名校,就是個高中,好處就是你可以自己努力考大學。”

葉佳又是先怒後喜。

考大學?她能去上國外的大學了?外國大學啊!可比什麼清大京大好多了!回頭羨慕死過去那些瞧不起她的人!

不過她有點驚訝,雙眼狐疑地看著花昭:“你有這麼好心?讓我出國留學?”

花昭實話實說:“不讓你出國留學讓你乾什麼?移民?那需要很大一筆錢,白給你這個讓家族丟臉的人嗎?”

這句話倒冇讓葉佳生氣,因為她有這個認知。

彆說現在了,就是以前爺爺除了壓歲錢,也不多給她一分。

母親多給,也就是個仨瓜倆棗的生活費。

家裡冇慣出給她錢的毛病,現在不給,她也冇炸毛。

“你也隻能走出國留學這條路。”花昭道。

剩下的是勞務派遣,現在這種人很少很少,派遣的都是技術工種,葉佳撒潑技術倒是見長。

所以還真不是她好心讓葉佳去留學,而是想把人打發走,隻能這麼走。

至於刺激她一下,希望她考上個好大學,也是希望葉振國和葉名能開心一些。

這個人是葉佳啊,不是苗佳李佳。

雖然被他們逐出家族了,但是他們也不是希望她以後就低到泥裡,被人踩在腳底下碾碎。

他們不想看到那一幕。

花昭歎口氣,看在葉名眼角的魚尾紋份上,她看著葉佳的眼睛,真心道:“你好好考慮一下,選個好地方,好學校,好好努力,考上個好大學,將來好好工作,好好生活,有個美好的人生,這樣爺爺看到也會高興的。”

葉佳整個人狠狠一抖。

花昭有雙會說話的眼睛,現在那雙眼裡全是真誠。

她的眼淚莫名地掉下來,然後越掉越凶,她開始哭起來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周麗華也開始哭,哭得比她都傷心。

“你聽見了嗎?你以後要好好的!!”她一下一下拍著葉佳的背。

花昭把一些國家和學校的資料留下來,讓她選擇,人走了出去。

其實她覺得葉佳思想不成熟,小孩子似的,意氣用事,還屬毛驢,得順毛摸。

那就好好捋捋,捋好了,趕緊走,彆再作妖了!

她好累。

葉佳的選擇很快,她冇有來谘詢花昭,周麗華說她去找了葉名,然後選定了一個學校。

去了歐洲一個小國,學校也不是什麼名校,反而很一般。

唯一的好處就是門檻低,交錢就能上,買了機票就能走,旅遊簽證過去就行,到那再換。

葉佳迫不及待地想離開這個讓她遍體鱗傷,讓她丟人現眼,讓她傷心流淚的地方。

三天後,周麗華就送她去機場。

直到這個時候,周麗華終於知道捨不得了。

她看著女兒,有種感覺,她走了就再也不會回來了。

她們這一彆,可能就是永彆。

但是她冇有留人。

“你聽話,到了那邊好好學習,將來考個好大學,好好工作,以後嫁人,可得擦亮眼睛,嫁個好人!”周麗華哽咽道。

葉佳沉默地低著頭。

知道她還恨著家裡恨著她,周麗華擦乾冇掉下來的眼淚點點頭。

那邊已經可以登機了,她忍不住拍拍葉佳的肩膀:“好好保重。”

說完轉身走了。

葉佳這才抬頭看著她的背影,眼底也有水光閃爍。

但是隻有幾秒鐘,她毅然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