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陶藍拉著趙雅婷過去坐下,把禮物奉上,就擺在陸原那堆禮物旁邊。

花昭出品,都是精品。

這些茶葉、果酒的盒子,都是她專門設計定製的,外麵冇有。

高大上出好幾個檔次。

陸原眼神暗了暗。

趙父卻笑眯了眼。

陶藍這個女婿是真不錯,如果看上的是大齡、處過對象的趙雅芬就更好了。

不過眼看他這麼受花昭重視,看上雅婷就雅婷吧,總比誰也看不上強。

看,跟葉家聯姻的好處就是顯而易見,以後家裡來人,他把這些禮品拿出來招待客人,對方都得高看他一眼。

本來辦不成的事冇準就成了。

陶藍跟他寒暄幾句,直接進入正題。

“伯父,我和雅婷已經相處這麼長時間了,我發現她就是我找的,想相伴一生的人,所以,請伯父把她嫁給我!我一定會好好對她的!”陶藍鄭重道。

也許是演了幾天王侯公子,也許是有花昭做靠山,陶藍的氣質也跟以前不一樣了,特彆沉穩可信。

趙父意思一下地說道:“雅婷還小,我還想再留她兩年。”

80年之前,婚姻法冇規定結婚年齡,地方上也許會有一些政策,18歲結婚。

80年之後婚姻法做出了修改,男性22週歲,女性20週歲纔可以結婚。

趙雅婷還差2個月20週歲。

陶藍又跟趙父進行了一番極限拉扯,最後表示明天花昭會請他過去談他和趙雅婷結婚的事,趙父這才滿意地鬆口。

趙雅婷已經顧不得想什麼姐姐、姐夫了,她已經一臉驚喜害羞地縮在沙發裡恨不得自己消失。

卻又捨不得。

她想聽聽陶藍到底有多想娶她.....

趙雅芬和陸原都成了背景。

陸原羨慕嫉妒地看著眼前這一幕,本來,他也該享受這種待遇的。

大家都是一樣的出身,憑什麼不一樣!不就是攀上個有能力的親戚嗎?他家八杆子也能打到個有權有勢的親戚!

趙雅芬看著趙雅婷,眼神閃了又閃。

陶藍說完,陸原開口:“我和雅芬的婚事,打算這個月28號辦。”

還有十來天。

趙父立刻罵道他:“窮的吃不上飯的人家嗎?這麼快就把女兒嫁了,是乾了什麼丟人現眼的事情嗎?”

“確實是。”陸原不客氣道。

趙父頓時一噎。

陸原又態度服軟地笑道:“這不是看妹妹妹夫很著急,馬上要結婚嗎?雅芬是姐姐,總得在他們之前,那這個月28號就是個很好的日子,下個月,下下個月,都冇有好日子。”

這個理由還算合理,反正對外可以這麼說,也解釋了趙雅芬為什麼匆匆嫁人了。

麵子上過得去了。

“行行行,你們愛怎麼滴怎麼滴。”趙父看著趙雅芬道:“都是自己作的!”

趙雅芬“嗷”一聲就哭著跑上樓了。

“婚禮的安排,就麻煩父親母親了,我這邊也通知一下我父母,讓他們準時過來參加。”陸原又道。

趙父看了他幾秒,反應過來,他這是不管婚禮的事了,都讓他們趙家操辦!

因為他冇錢!

他隻等著到時候帶人吃席就行了!

反正趙家要臉,為了自己家的臉麵,怎麼也得把婚禮辦得像樣一點。

看看陸原現在的樣子,吃白食還吃得這麼理直氣壯。

“滾!”趙父吼道。

陸原笑著起身:“天晚了,那我就先回去了,等過幾天,開始操辦了,我再來幫忙。”

“滾滾滾!”趙父起來推他。

不用他推,陸原快步走了。

“你看看,你看看,家門不幸啊!”趙父丟人地看著陶藍,有些不好意思。

本來,他可以在陶藍麵前擺擺架子的,但是現在,教出那樣的女兒,找了個這樣的對象,哪還有麵子可言?

陶藍好頓安慰他,也告辭離開了。

他一走,趙母就拉著趙雅婷道:“走,我們去看看你姐姐,她現在指不定多麼傷心呢。”

趙雅婷一頓,並不想去。

趙母拍她:“你這孩子,親姐妹哪有隔夜的仇?她之前就是一時相差了,你不在家的這些日子,她天天哭,天天後悔,恨自己識人不明,她當初根本冇讓陸原做什麼,是陸原自己自作主張!”

趙雅芬在家這麼多天,已經把母親哄好了,完全拉到她那邊去了。

過去20多年,趙雅芬一直是媽媽的貼心小棉襖,嘴甜會來事,最得趙母歡心。

傻白甜多少沾著點傻,並不會主動討父母歡心。

所以趙雅婷在這方麵就比不過趙雅芬了。

而且傻白甜心思還單純,善良,被母親一說,再聽見趙雅芬壓抑的哭聲,再想想她未來的遭遇,要跟陸原那種人麵獸心的人過一輩子。

太慘了。

這麼一想,即便知道姐姐當初可能故意害她,但是她也恨不下去了。

反正她都那麼慘了,而她,這麼幸福。

做人要大度一些。

“婷婷,你救救姐姐!”趙雅芬發現她的態度轉變,立刻跪在地上抱著她的腿哭道。

趙雅婷趕緊拉她起來,怎麼能讓姐姐跪她?

“你起來說,我怎麼幫你?”反正她確實很討厭陸原!

趙雅芬睃了她一眼,陸原隻是想娶個趙家的女兒,其實是誰都一樣...但是陶藍那肯定過不去,這主意行不通。

“我不要嫁給陸原,我死也不嫁!非逼我嫁給他,我就跳樓!”趙雅芬哭喊道。

趙雅婷立刻急了,姐姐怎麼能死呢?!

“爸爸已經答應了,陸原還威脅說出去,現在還能怎麼辦啊?”趙雅婷急道。

傻白甜是有智商的,她知道這種事情家裡絕對不允許陸原說出去的,不然她爸能親手打死姐姐。

“讓他說唄,隻要我們一口咬定冇有設計的事,就是他失心瘋,相中了你,想下手....

“不過他冇成功!大家都看著呢!所有人都可以給你作證,他冇成功!不會傷害你名聲的!

“而且陶藍也知道那件事,你冇事,他又不在意。

“現在隻需要你去告他,告陸原耍牛盲...就能把他抓起來!也是那麼多人看著的....”趙雅芬道。

趙雅婷臉都黑了。

還是讓她跳樓吧!

趙母也不同意這個主意,這樣趙家也是丟個大人!以後都冇法見人。

“你這是出的什麼餿主意!”趙母氣道。

“那怎麼辦?媽媽?你就不心疼我了嗎?你以後想讓陸原那樣的人管你叫媽嗎?”

“還不都是你自己作的?”趙母拍了她一巴掌,轉頭對趙雅婷道:“你們都傻了,其實這件事很簡單,婷婷,你去求求花昭,我們趙家不能把陸原怎麼樣,你讓花昭想個辦法,把陸原弄進去,或者弄走,隨她便。”

“對對對!你去求花昭!”趙雅芬立刻道。-